腾博会国际首页 > 重生之夺天女帝 > 第三百八十六章 有福气的孩子

第三百八十六章 有福气的孩子


  见两人都看向了自己,幻月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太过冲动了。
  但是一想到,反正自己现在已经打算公布身份了,现在说好像也没什么。
  于是,她便快步的走到姜成玉的身边,一把将她拉到了自己的身边。
  “不许你伤害我母亲”,幻月冲着那黑衣男子说道。
  “你叫她什吗?”。
  “母亲,怎么了?”。
  “哈哈哈哈......”。
  面对这十分怪异的笑声,幻月一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他接下来的话立马就解释了他发笑的原因。
  “四妹,我只是想要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而已,你不至于用这种低级的手段来搪塞我吧”。
  “你这人怎么说话呢?”,幻月生气的说道。
  “你不必再跟我演戏了,我四妹我是最了解的,虽然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拒绝我,但是说她已经有孩子了,这我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说完,他又转而对着姜成玉说道:
  “四妹,我知道我这两天可能是逼你逼的太紧了,你放心,我回去一定会好好反省的,既然今天还有外人在,那我就先走了”。
  说完,他又加了一句:“桌上的果子别忘了吃啊”。
  说完,他便转身离开了。
  等到院子外面的门彻底关上了之后,幻月这才拉着姜成玉问道:
  “母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刚才那个人是谁?”。
  听到幻月的疑问,姜成玉深深的叹了口气,然后来到药台前一边捣着药材,一边缓缓的说道:
  “他是我的义兄姜文鹤,是我父亲在外面捡回来的孩子,从小跟我们几个兄妹一起长大,他跟我们很合得来,我们也从来没有将他当成外人看待过,可以说跟亲兄妹一样。
  从小,我跟他的关系最好,我经常跟在他的身后,而他也一直保护着我。
  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对我逐渐产生了兄妹以外的感情,而我却一直都没有发现,直到我离开你们回来之后,他来跟我表明态度我才知道。
  我一直把他当亲哥哥,对他从来没有超出哥哥以外的感情,再说了,当时我已经有了你和你的父亲,这更加让我接受不了他的这份感情”。
  “所以,他就一直过来逼迫您?”。
  “也不算是逼迫吧,毕竟我们之前的兄妹情义还是在的,但是他毕竟不知道我已经与你的父亲偷偷成了亲,所以,他就一直以为我是因为接受不了这份情谊的转变,才拒绝他的”。
  “那他对您的这份感情应该很深吧,要不然,他也不会经过了这么多年,经过了这么多次的拒绝,还仍然坚持等待着您”。
  “是啊,我刚开始还以为只要我拒绝他几次,他就会放弃的,没想到,他竟然坚持了这么多年”。
  说完,姜成玉不禁的又叹了一口气。
  幻月看了她一眼,然后继续说道:
  “母亲,我刚才听你们提到了您的头发,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
  “哎!其实这件事情都怪我,当年我封印了你父亲的记忆和你的血脉之后,元气便受到了很大的损伤,再加上姜文鹤对我又穷追不舍,弄得我实在是受不住了。
  我那个时候的状态很不好,但却又偏偏遇到了我的雷劫,我当时差点没能承受的住。
  经过那一劫之后,我的头发一下子全都变成了白色,而且皮肤也变得衰老了许多。
  这些年我也想了很多的办法,研制了很多的丹药,但是都没能改变我这一头的白发,皮肤也只是改善一些”。
  “您就是因为这个,才躲在这么偏僻的宅院里的?”。
  “有一部分的原因吧,最主要的还是怕接触的人多了,会不经意间泄露你们的消息,所以我才会选择住在这里的”。
  “没想到,这些年您竟然受了这么多的苦”。
  姜成玉见幻月很是担心的看着自己,于是赶紧整理了下心情笑着说道:
  “我这点苦算什么,虽然你不说,但是我也知道,这些年,你和你父亲受到的苦肯定要比我多的多”。
  幻月笑了笑:“虽说以前经历的事情比较多,但好在都已经过去了,不过,也多亏了以前的那些磨难,要不然,我也不会成长成现在这个样子”。
  “也对,我的月儿如今都已经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而且还拥有非常不俗的实力,将来,也不知道哪个有福气的孩子能够娶到我们这么优秀的月儿”。
  说道这里,幻月莞尔一笑,然后有些害羞的说道:
  “母亲,其实这次,我是带着他一起来的”。
  “他?”。
  “就是您刚才说的有福气的孩子”。
  “什吗?不会吧?他现在在哪?赶快带过来给我看看”。
  “他现在还在分配给外族人居住的宅院里呢,我来的时候没有告诉他”。
  “是吗,那他对你好吗?他是个怎样的人?”。
  幻月看着姜成玉一脸好奇的样子很是好笑,于是便赶紧制止着说道:
  “哎呀母亲,您就别再问了,反正我现在已经决定留下来了,他也会一直跟着我的,相信用不了多久,你们就会见面的,到时候,您不就全知道了嘛”。
  “对对对,现在还不是见面的好时机,眼下的当务之急,还是该好好的想一想,要怎样将你的事情告诉族长才是”。
  说完之后,两人便一起陷入了沉思。
  回去之后的姜文鹤越想越不对劲,刚才那孩子喊成玉时的表情和两人亲昵的程度,好像并不是演出来的。
  这么多年了,为了能让成玉接受自己,他真的是什么办法都用上了。
  以前他也猜想过,她在外面是不是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毕竟她在外面待过那么长的一段时间。
  可是,她亲口跟自己说过,她根本就没有喜欢的人,要是她不想接受自己的话,完全可以用喜欢的人来当借口,但是,她却矢口否认了。
  以他对成玉的了解,她应该不会说谎的。
  可是,为什么每当他想起那孩子的眼睛时,总是觉得像在那里见过似的。
  对,那是成玉的眼睛,那孩子虽然长的不怎么样,但是那双眼睛,却像极了成玉的眼睛。
  “难道,他真的是成玉的孩子?”。
  姜文鹤不可思议的嘀咕道。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