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重生后我成了自己的情敌 > 第398章 意外袭击

第398章 意外袭击


  和邵青的会面,虽然因为不熟,免不了有些客气尴尬,不过总体来说还好。
  邵青就是听到邵景天有继承人来看一眼。
  邵景天选定了,按照他们邵家的规矩,他不会管。
  他也相信邵景天。
  见过后,邵青还算满意。
  不管是对小祈还是对时珞感官都不错。
  为什么也想见见时珞,是因为她是养大小祈的人。
  俗话说,爹傻傻一个,娘傻傻一窝,孩子的母亲还是很重要的。
  虽然这样想,不过邵青不会无理的各种询问,就是寒暄几句。
  他也很不习惯尴尬的对话,和邵景天都不熟,不到半小时,就提出了告辞。
  不过走之前,他想让小祈跟着他去一趟。
  “你跟我走,我帮你画幅画。”
  邵青看着小祈的脸,不住点头,“你长得好。”
  他不吝啬夸奖小祈,因为小祈不错,他倒是有了兴趣。
  小祈忍不住看向时珞和邵景天,邵景天笑笑。
  “去吧。”这可是难得的机会。
  邵青是灵感至上,除非他想画,没人能逼他作画,给多少钱都不行。
  他高兴了画,不高兴了谁也没法勉强谁。
  看他难得起兴趣,邵景天自然支持小祈去了。
  时珞听邵景天这么说也就朝小祈点点头。
  “麻烦您了。”小祈客气。
  “不麻烦,麻烦什么。”邵青起身迫不及待道,“那我们走吧。”
  他和邵景天时珞随口告辞也没有多寒暄,拉着小祈就要走,“今天就给你补上成年礼。”
  都走到门口了,邵青忽然停下。
  “对了,礼物。”
  邵青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盒子递给时珞,“这是给你准备的礼物,喜欢就多戴戴。”
  将小盒子给时珞后,邵青拉着小祈兴致勃勃走了。
  时珞拿着小盒子,只来得及说一声谢谢。
  “不用担心,难得他有兴趣,就让他画吧,也算是他表达喜爱的方式。”
  邵景天虽说和邵青不熟,可也是父子,有些方面还是了解的。
  “他以前也经常帮你画吗?”时珞看着小祈坐上车好奇问邵景天。
  邵景天摇头,“没,没有经常,就三幅画像。”
  邵青给邵景天画过的三幅画像,一张是才出生,邵景天的出生让知道自己有继承人的邵青很高兴,所以兴致勃勃画了第一幅。
  不过画了之后,邵青很快就对每天只会哭哭睡睡拉拉的小孩没兴趣了,一直没再管过。
  直到邵景天出事。
  那一年邵青连续一个月都在家,陪着邵景天。
  可惜父子两也不熟,邵青又不是能安慰人的,到最后也没熟起来。
  不过邵景天到底是儿子,他也心疼,后来又给他画了一幅。
  那一幅画带着安抚。
  再后来就是邵青成年。
  成年代表的意义不同,邵青特意回家,画了邵景天送给他当成年礼。
  邵景天想着那三幅画摇了摇头,“他画画挑剔,不喜欢就不会画,我有个弟弟,他妈妈一直想让他帮忙多画两张,不过到现在也就一张成年礼,别的再没有了。”
  时珞一顿,有个弟弟?他妈妈?
  听着有点豪门秘辛的感觉。
  时珞刚想问,邵景天的注意力却被路过服务员手里的冰淇淋吸引了。
  “时珞你想不想吃?”
  时珞听他一说不由自主看过去。
  冰淇淋小蛋糕什么的,真的无法抵抗。
  最后时珞就点了冰淇淋小蛋糕。
  话题岔开了,时珞也没特意再问,而是听邵景天的打开了邵青给的盒子。
  盒子里是一条手链,点缀着粉钻,简单却很漂亮。
  时珞看了一眼就喜欢上了,“真好看。”
  “喜欢你就戴吧。”邵景天伸手,“我帮你。”
  时珞也不矫情,点点头戴上。
  看着接口的吊坠上好像刻着小小字母Q,时珞好奇:“这是品牌标记吗?”
  邵景天看了一眼,“不是,是我爸的标记。”
  时珞挑眉,“你爸的标记?这是他...设计的?”
  对于邵青的称呼,时珞有点不知道该怎么称呼。
  邵景天点头,“嗯,可能他随手设计的,他有时候随手画了,自然有人做出来,不过平时他很少动。”
  多少人挤破脑袋想拿到的独家设计,因为邵青从来不放在眼里,反倒越发难得。
  时珞消化他的消息,“他还会设计首饰吗?”
  “不止首饰,衣服还有鞋子包包都有涉猎,全凭他的兴趣。”
  邵青是画家,可除了是画家,还是设计师。
  时珞这才知道,原来邵青还是S集团名下那些耳闻熟详的大牌名下神秘的设计师。
  而这服装首饰鞋包品牌,都是之前慢慢崛起的。
  这些毫不意外都归功于邵青。
  邵青的‘不务正业’导致了这些事业的发展。
  时珞才知道邵景天为什么对小祈在娱乐圈那么无所谓。
  因为他们邵家的传统就是这样,他们的子弟不管在哪个行业都能如此发光发热。
  邵青就是如此。
  冰淇淋上来,时珞一边吃着,一边看小祈发来的消息。
  小祈说邵青开画了,但是忽然送了他一些衣服和首饰,时珞看了消息让小祈收吧。
  大概是他设计的吧。
  吃完冰淇淋,因为好奇,时珞和邵景天仔细看了一下店内的画。
  虽然水平不一,可风格多变,画也多,时珞觉得比看一场画展还过瘾。
  从楼下看到楼上,时珞还看上了一幅画,询问价格后看也不贵就买了。
  那位老板是善谈的,之后和时珞和邵景天交谈了很久。
  这一看这一耽搁,等将画包装好放到车上,已经到了晚饭时间。
  小祈那边还不定什么时候画好,邵景天和时珞就决定在外面吃饭。
  问时珞想吃什么,时珞想来想去只想吃一样东西——烧烤。
  很久没吃烧烤了,也是很馋了。
  最后两个人开车去了出了名好味道的烧烤城。
  除了不能吃骨头,注意不让邵景天看到刀,一切还是挺顺利。
  烧烤也不负所望,时珞吃得心满意足。
  “走吧,回去。”
  吃饱喝足,时珞心情好,刚要满足离开,不想异变突生。
  本来坐在他们旁边的一个男子,时珞他们站起身,他竟然也跟着站起身,然后毫无预兆的从包里掏出一把刀就朝着时珞捅来。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