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这座大门通异世 > 第四百四十八章 贿赂

第四百四十八章 贿赂

    江流儿上次重伤濒死,卢兴文就是江流儿的主治医生,这次江流雨被焦螟虫毒素诱发炙心之毒,卢兴文同样是主治医生。
  
      这两次合作,格丽伊和卢兴文已经颇为熟络,经常交流医术上的问题。
  
      卢兴文今年四十一岁,是一个留着小胡子,长相普通的中年大叔,四十岁就已经是医院里的主任医师,在医院中的人际关系也很好。
  
      他倒是有可能而且也有这个实力。
  
      想到这,格丽伊不再犹豫,立刻拨通了卢兴文的号码。
  
      提示音响了快一分钟,电话那头才传来卢兴文迷迷糊糊的声音。
  
      “喂”他似乎是正在睡觉,嗓音有些沙哑。
  
      “卢医生,我有件事想要拜托你。”格丽伊强行让自己的语气镇定下来,不慌不忙的说道。
  
      电话那头,卢兴文刚睡觉就被电话吵醒,虽然心中有些不满,可作为医生这也是常有的事,很快便让自己清醒过来。
  
      揉了揉有些涩痛的眼睛,他勉强看清了手机屏幕上的姓名。
  
      “哦,是格丽伊医生啊,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卢兴文打了个哈欠,模糊不清的说道。
  
      格丽伊一愣,看了眼手腕上的腕表,这才发现现在已经是凌晨一点了,怪不得之前任治的声音听起来这么疲惫。
  
      格丽伊歉意地说道“抱歉,我没注意到已经这么晚了,你先休息吧,等明天我去医院找你。”
  
      卢兴文有些摸不着头脑,按理说大半夜的这么着急给自己打电话,一定是很重要的事情,现在却又说等明天再说,真是莫名其妙。
  
      不过他也没多想,挂断电话之后蒙着被子又睡着了。
  
      格丽伊叹口气,把通讯器放到一边,简单洗漱之后也上床睡觉了。
  
      第二天,格丽伊早早的便起来了。
  
      洗漱过后简单吃了点早饭,然后立刻去了医院。
  
      卢兴文的办公室在一楼,似乎是格丽伊昨天晚上说今天有事要找他,所以卢兴文今天来的也很早,刚好和格丽伊在门口遇到。
  
      “卢医生,昨天晚上我没注意到时间,大半夜的给你打电话真是对不起。”格丽伊不好意思的笑道。
  
      “没事没事,你不是说有事情要和我说吗咱们进去说吧。”卢兴文推开办公室的们,率先走了进去。
  
      坐定,卢兴文问道“不知道是什么事情”
  
      “是这样的,我已经找到了和江流雨适配的心脏移植源体,想让你帮我向医院申请一间手术室进行心脏移植手术。”格丽伊解释道。
  
      “这样啊。”卢兴文摸了摸自己的胡子,面露难色“不是我不想帮你,可是这手续手续实在是太繁琐了,你也看到了,我这事情多的实在是脱不开身。”卢兴文指了指办公桌上的一大叠文件。
  
      “不不不,这件事只有你能帮我,我在这医院里熟络的且有这个资格的医生只有你一个人,而且以你的身份来说,相信这对你并不是一件难事。”格丽伊慌忙说道。
  
      卢兴文要是不帮她,那格丽伊估计很难在两天之内走完流程,申请到一间手术室。
  
      卢兴文没有说话,只是整理着自己的文件,默默摇了摇头。
  
      卢兴文会拒绝在格丽伊的预料之中,以私人身份申请手术室实在是太麻烦了,无缘无故的别人不愿意帮忙也正常。
  
      扭头看了看墙壁上的摄像头,格丽伊用一个摄像头拍不到的角度从怀中掏出一个信封,里面鼓鼓囊囊的。
  
      在这种情况下掏出一个信封,一看就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这是格丽伊在拓疆城工作的时候攒下的工资。
  
      卢兴文注意到了她的动作,也看到了她怀中的那个信封,神色一凌,有些生气的说道“格丽伊医生,请你自重,难道在你看来我就如此不堪吗”
  
      格丽伊没想到卢兴文的反应竟然这么大,她听别人说请人帮忙的硬通货就是钱,所以便这么做了。
  
      她的手僵在那里,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卢兴文生气了,那这件事估计真的就没希望了。
  
      卢兴文关上电脑屏幕,透过黑色屏幕的反光看了看背后的摄像头,拿起一张x光照片,起身说道“这里光线不好,你跟我到窗户看看这张图。”
  
      格丽伊神色一喜,瞬间领悟了他的意思,窗户那里是摄像头的监控盲区
  
      把钱揣好,起身跟他来到了窗户处,然后把信封递了过去。
  
      卢兴文轻咳两声,接过信封后装作漫不尽心的放进了口袋,笑道“放心吧,这件事我帮你办了,你要什么时候使用”
  
      格丽伊笑了笑,看来她还是太嫩了,刚才竟然真的被卢兴文逼真的演技给骗了过去。
  
      “明天中午十二点开始,结束时间不确定。”
  
      心脏移植手术是大手术,最少也要五个小时,在加上江流雨的特殊情况,这个时间很可能会无限延长,所以她也不确定具体的时间。
  
      “恩,大概明天上午九点,我会把申请下来的手术室号码告诉你,你直接过去就行了。不过我要告诉你”卢兴文神色一变,严肃的说道“我只是负责帮你申请手术室,一旦发生任何意外情况都是你自己的责任”
  
      “放心吧,一律后果我自己承担。”格丽伊点点头,真诚地说道“谢谢你。”
  
      卢兴文作为手术室的申请者,一旦手术过程中出现什么意外,导致人员的意外死亡,他作为申请者,很有可能会被追责。
  
      所以即便他收了钱,格丽伊还是很真诚的感谢他帮自己。
  
      格丽伊在背后做的事情江流儿并不知道,他此刻正在病房中寸步不离的守在江流雨身边。
  
      仅仅两天的时间,江流儿已经长出了细密的胡茬,浊黄的眼中布满血丝,心事重重的靠坐在床头的地板上。
  
      两天时间,虽然江流雨的情况一直很稳定,但丝毫没有要苏醒的意思。
  
      “吃点饭吧。”格丽伊推门进来,手中端着一些饭菜。
  
      江流儿看了看她,感激的点点头。
  
      这段时间格丽伊对江流雨异常照顾,几乎也是寸步不离的守护在她身边,同时也在用言语开导江流儿。
  
      江流儿接过饭菜,坐在旁边的小桌子上吃了起来。
  
      格丽伊拉过一把小板凳,坐在对面看着他吃饭,眼中掠过一丝满意的笑意。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