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这就是我李白 > 第六百九十五章

第六百九十五章

    李白看了伯禽的一眼,心想这孩子怎么这么在意翠丫头了?
  
      李白对张翠翠道“我不是要怪罪翠丫头,翠丫头,跟我详细说说事情的经过。”
  
      张翠翠给李白详细地讲述了事情的经过,李白听后道“既然是这样,那么是那个刘家公子挑衅在先,翠丫头只是自卫而已了。”
  
      “可是,我还从刘家那里拿了不少财物,给了穷人送去。”张翠翠低声道。
  
      “拿了多少?”李白道。
  
      “一百贯钱。”张翠翠低着头道。
  
      “还给他们就是,按照大唐的律法,这些事情都是罪不至死,多拿出些钱财,连坐牢都不用的。”李白道,“这件事刘家有错在先,翠丫头所犯的罪,不至于官府这么大力气来捉拿。”
  
      “看来这件事,不是冲着我们夫妇,就是冲着你来的了。”公孙离道。
  
      李白点点头道“应该是冲着我来的,公孙大娘你离开了长安这么些年,哪有这么长时间了,还有仇家来寻仇的?”
  
      公孙离道“那你怎么办?总不能公然和官府做对吧?”
  
      李白笑道,丝毫不以为意“先讲理,讲不通了,再动手。”
  
      李白道“我估计着,如今长安城也得到了消息了,说不定已经有好几方的人马,已经赶往金陵的路上了。”
  
      公孙离道“你在长安城得罪了多少人?”
  
      “都得罪了。”李白叹道。
  
      公孙离道“可是你不是一直在圣上身边,怎么连圣上……”
  
      提及这件事李白也郁闷,他也不清楚为何圣上突然就要杀自己,看着不像是过河拆桥的人啊?难不成帝王都是狡兔死走狗烹的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公孙离道“这该如何是好?若是真的有好几方的人马,你我能地挡得住吗?”
  
      “一步步来。”李白道,“先把翠丫头的事情解决了,使得他们不能拿着孩子要挟我们。”
  
      “父亲,那现在该怎么做?”伯禽问道。
  
      李白道“等那位刘刺史带人来,我们必须说清楚道理,翠丫头,你可能要受点苦。”
  
      “没事的。”张翠翠道,“义父,给您们添麻烦了,哪怕你们把我交出去了,也没什么的。”
  
      伯禽道“那可不行啊,父亲。”
  
      李白道“放心,事情总会有办法的。”
  
      庄子里的一个管事来到公孙离的宅子上报道“家主,孙校尉又带着官兵来了,这次刘刺史也来了。”
  
      公孙离道“他们怎么会又来了?太白,你说我们怎么做?”
  
      “拜托公孙大娘和宁兄去看看这次他们所为何来?”李白道,“伯禽,带着翠丫头藏起来,我在暗中跟过去看看。”
  
      伯禽点点头,拉着张翠翠进了密室。
  
      李白暗中跟着宁玉夫妇去了庄子大门那里,大门前,已经站满了官兵,前面骑马的两个,正是刘刺史和孙校尉。
  
      公孙离身后跟着整个庄子的佃户,他们和上次一样,拿着农具。
  
      “哟,孙校尉你怎么又带着人回来了?”公孙离道,“这次又是这么大阵仗,又是要做什么啊?”
  
      孙校尉看了身旁的刘刺史一眼,道“公孙大娘,这次不是我要来,是刘刺史亲自来了。”
  
      公孙离才刚刚看到一旁的刘刺史一般,装作惊讶的样子道“这位是刘刺史啊,恕我有眼不识泰山了,竟然不知道是刘刺史亲自来了!那刘刺史怎么肯光临寒舍了?”
  
      刘刺史冷笑道“早听说公孙大娘不是个简单的女子,今日一见,果真如此。”
  
      “刘刺史真是说笑了,我只是个半老徐娘,简单的很。”公孙离笑道。
  
      “公孙大娘,我就不和你客套了。”刘刺史道,“你若是识趣,把人交出来,我可以对你们窝藏嫌犯的事情既往不咎。”
  
      公孙离纳闷地对孙校尉道“孙校尉,你回去不跟刘刺史汇报工作吗?你昨日不是派了这些兄弟来了,可曾在我的庄园找出你要的嫌犯了?”
  
      孙校尉面露难色,这话让他没法接。
  
      公孙离见孙校尉的样子,笑着对刘刺史道“刘刺史,孙校尉可能是忙坏了忘记了这事,昨日孙校尉就来过来啊,说咱们庄子藏着官府捉拿的嫌犯,我心想这怎么可能呢?就让孙校尉尽管去搜捕,孙校尉可没搜出来什么。刘刺史,我们是良善的百姓人家,怎么会窝藏嫌犯?”
  
      刘刺史冷笑道“公孙大娘果然是八面玲珑之人啊,巧舌如簧。”
  
      刘刺史看了一眼孙校尉,只觉得此人不堪大用,接着道“公孙大娘,你这里有没有尝着犯人,你我心里都清楚乎,难不成真的让本刺史把你这庄园掘地三尺,拆个干净,你才肯把人交出来吗?”
  
      “刘刺史,您这是故意和我们庄子过不去啊。”公孙离道,“这大唐可有律法说了,官府能够无理擅闯良善人家的宅子了?这个世道,还有没有王法了?刘刺史,您要是这样,我就要去长安告御状了。”
  
      刘刺史看着公孙离,表面不动声色,可心里还是对这个棘手的女子恼怒得很。
  
      “公孙大娘,本官是一郡太守。”刘刺史道,“去一个人家搜捕嫌犯,你以为圣上会理会你吗?只要你让本官今日带人再去搜捕一遍,本官若是找不出人来,自然退去。”
  
      “再搜捕一遍?”公孙离气笑道,“昨日搜了一遍找不到人,今日就再来搜捕,焉知今日搜捕不到,明日会不会再来?”
  
      “本官可以保证,若是这次本官也搜捕不到,就此罢休,永远不来打扰你的庄子。”刘刺史道。
  
      公孙离心想,这个刺史这么下保证,莫非有把握能搜到翠丫头?不行,不能答应他。
  
      “不行。”公孙离道,“我信不过你。”
  
      刘刺史道“本官一州太守,说话算话。莫非公孙大娘心里有鬼不成?”
  
      公孙离冷笑道“刘刺史是新上任,可以去打听打听,我公孙离说的话,可有做不到的?我公孙离不想做的事,谁能逼我做?”
  
      “这么听来,公孙大娘是要逼迫本官来硬的了。”刘刺史道,“众人听令!”
  
      公孙离笑道“怎么,要动手不成?”
  
      刘刺史道“我自然是知道公孙大娘不会在意这点人手,所以我通知了苏都督,让他派一支军队过来。”
  
      公孙离脸色一变,道“刘刺史也真是看得起我啊。”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