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这就是我李白 > 第六百七十章
    玄宗只要不是脑子抽抽,就知道李白的意思。这个东西,还是李白离开长安突然想到的,可是经过了那一场刺杀,李白心里本来也有脾气上来,心想着索性不管这事。李白的脾气从出生的时候哪里好过了?
  
      可是一想到那些到时候无辜受到战争牵连之苦的百姓,李白也就捏着鼻子继续做下去,这场战事,能够把范围缩小的越小越好,结束的越早越好。而且或许也是一个持久的战事,到时候就是看谁能坚持的更久,那就要看谁准备的更多。
  
      齐太守双目转动,道“臣听从钦差的安排。”
  
      钦差?李白听到这个词心里笑了,钦差就钦差吧,不过是李白自封的。
  
      李白满意地点点头道“还有一事要请齐太守帮忙。”
  
      “不知钦差还有何事?”齐太守问道。
  
      “我听闻令郎和崔家的小姐有了婚约?”李白一说完,看着齐太守的神情变化,解释道,“这是本人的私事,受人之托。”
  
      齐太守道“确有此事。”
  
      李白道“齐太守,我可是听闻了,崔家的女儿虽然是五姓女,可这个小姐有些不干净啊。”
  
      “不干净?”齐太守脸色陡变,声音都提高了几分。
  
      “是啊。”李白苦口婆心道,“我听闻这个崔家小姐和郑家的一个公子早就两情相悦,两人常常幽会呢,还是在晚上。”
  
      “我确实知道一些情况,听说过郑家的小子和那崔家的女儿有些情愫在,不过,还没到那个地步吧?”齐太守问道。
  
      “那谁敢保证呢?”李白摆出我就是危言耸听的样子,道,“你想啊齐太守,要是令郎八抬大轿娶了崔家女儿,回来洞房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枣子被人先咬了一口,如何能忍得下这口恶气啊?你们齐家出了这么多嫁妆娶回来的女子确实这样的,我想想都冤得慌。”
  
      齐太守脸色阴晴不定,道“那依李公子之言该如何?”
  
      李白道“趁着生米还没做成熟饭,干脆退了这桩婚约。”
  
      齐太守不是傻子,前面李白说受人之托来找自己帮忙,他岂能不知李白是受何人所托?不就是郑家的那个小子吗?只是郑家的小子何时和李白搭上了关系?
  
      要是崔家的女儿真的是处子之身不在,崔家的家主岂能这么信誓旦旦地跟自己保证自己的女儿如何好?一郡太守的怒火,不是一个没落的五姓家族能承受的,更何况这家族还是偏房。
  
      只是李白如今的身份却是特殊,要他真的是圣上派来的钦差,李白在圣上心目中的地位就难以想象了,一定是重中之重的,不然圣上怎么会把这么重要的工作交给李白。
  
      他自然不知道这活不是玄宗给李白的,是李白自己揽过来让玄宗同意的,要是他知道是这样玄宗还真的同意了,只会对李白更加敬畏,先斩后奏,全天下谁敢?
  
      齐太守深思熟虑之后对李白道“好的,就依从李公子所言,我和崔家解除婚约。”
  
      李白笑了,道“其实依照令郎的家室,娶一个偏房的五姓女也是迁就了,完全可以找个正房的五姓家族的女子。”
  
      齐太守道“就听李公子吉言了。”
  
      李白笑着告辞,离去的时候心满意足。
  
      齐太守无奈地等李白走后派人去请齐公子齐岳过来,对自己儿子说了此事。齐岳勃然大怒,道“父亲,您明知道我喜欢崔洁已久,为何还要听一个已经是白身的人的话?我不准!”
  
      “放肆!”齐太守给了自己儿子一巴掌,让他清醒一下。
  
      “你知道那位白身是什么人吗?白身?白身之人能有圣上所赐玉玦?能被圣上赐金放还而不是直接解除官职?这位诗剑双仙深得圣上青睐,他和圣上的关系远比常人所想象的还要亲密!我齐家岂能因为一桩小小的婚事得罪圣上身边的这位红人?”
  
      “可是父亲,我好委屈,我喜欢崔洁,已经到了非她不娶的地步了。”齐岳被打了一耳光的一边脸通红,哭着道。
  
      齐太守唉声叹气道“没有办法的事,郑家的那个小子明显和这位搭上了关系,再说,我也听说了郑家小子和你喜欢的那个女子早就传过两情相悦的风声。”
  
      “不可能,崔洁是喜欢我的。”齐岳喃喃道。
  
      “儿子,醒醒吧。”齐太守仿佛一瞬间苍老了十岁,道,“你真的以为就算你娶了崔家女子进来,你就能幸福了吗?”
  
      齐岳默不作声。
  
      “我会为你找个真正的五姓女子,正房嫡女。”齐太守道,“你回去吧。”
  
      齐岳木然,点点头。
  
      齐太守扶在桌子上,齐岳突然转身恶狠狠地道“父亲,有朝一日,我会让那李白付出代价!”
  
      齐太守心累道“若是真的有那一日,我也不能拦着你了。”
  
      齐岳回过头离去。
  
      李白回到了旅舍,见郑晓也在,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他是想着等你一回来问问信,看怎么样了。”杜甫道,“怎么样了?”
  
      “事情成了一半了,齐太守已经答应和崔家解除婚约了。”李白喝了一口水道,刚才在太守府,齐太守都没有给李白看茶。
  
      “真的吗?那太好了!”郑晓激动不已地道。
  
      “别着急高兴。”李白道,“我说事情成了一半,还没有真的成呢。”
  
      郑晓愣了一下,问道“还请李大侠明示。”
  
      “别叫我李大侠,你要么叫我李太白,要么叫我青莲居士,叫我李大哥都比这个强,我好歹比你大一些你不吃亏。”李白道。
  
      “李大哥!”郑晓赶忙道。
  
      “齐太守答应和崔家解除婚约,总得有个理由。”李白道,“我跟他说,崔家女子早就和你有染,失去了贞洁。”
  
      郑晓听了急忙道“没有的事,我和崔洁是清白的。”
  
      “你说清白?那你就把一个完整的爱人送给别人吧。”李白道。
  
      “这……”
  
      李白道“你傻啊,要是崔洁真的和你有染,齐家又解除了婚约,那崔洁不就只能嫁给你了?”
  
      “可这样,对崔洁的名声太不好了。”郑晓道。
  
      “是啊,要是这个女子真的为了和你在一起,承认下来。你还有什么理由不娶她呢?”李白道,“若是那个女子不想和你在一起,也会竭力证明自己的清白。”
  
      郑晓道“那我有愧与她。”
  
      李白没有说话,自己的这个法子,其实是对那女子是有些恶毒的。可是那女子真的能为了郑晓放弃名声承认下来,郑晓若是负了这个女子,李白第一个宰了他。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