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这就是我李白 > 第六百四十一章

第六百四十一章

    国子监内如今一片热闹,不知是由谁先提起的,一时之间涌出风声,国子监的监生要为李林甫立圣人碑。
  
      国子监祭酒班景倩正在为这群不知被谁点起这股邪火的国子监监生头疼,又传来了消息。
  
      “祭酒,这些监生不知怎么的,非要闹着为李宰相立圣人碑,还有的说要建一座生祠。”国子监副祭酒忧心道,“本朝从未有如此先例,该如何是好?现在只要是说一句反对的话,这些个监生就说我们是对李宰相不尊重,该如何是好?”
  
      “这不是给李宰相添乱吗?”班景倩揉着太阳穴道,“我去找李宰相告知此事,你先看着这些监生不要闹事,尽量拖延住。”
  
      副祭酒苦着脸道“不行了祭酒,那些监生有人看着咱们国子监大门,不让出去。”
  
      班景倩一听脸色难看地道“这明显是有人在暗中煽风点火,不知道是谁在暗中鼓动,构陷李宰相。”
  
      副祭酒听了纳闷道“构陷李宰相?就算为李宰相树块碑,也是为了表达一下对李宰相的崇敬之意罢了,只是建生祠就太过分了。”
  
      “你没听过树大招风这句话吗?”班景倩道,“国子监,正是因为有李宰相曾任职国子监司业,咱们和李宰相有这份香火钱在,国子监才能一直如活水一般不断有人才涌入,翰林院一空,李宰相马上就让我们国子监顶上。李宰相对国子监照顾有加,这件事情虽然是知道的人不少,可是这事不是可以摆到台面上来说的。这些监生不知所谓,闹这么一出把此事闹大,不是把李宰相放在火上烤吗?”
  
      副祭酒明白过来,问道“那我们现在应该如何是好?”
  
      班景倩思虑道“不能让风声传出国子监,在国子监里面闹一闹还好说,对了,你去跟那群监生说,要立碑可以,但是先要想好了碑文内容,撰写好了还要商榷,若是有失公允或者贬低了李宰相,拿他们是问。”
  
      “好主意。”副祭酒点点头道,“我这就去。”
  
      班景倩挥挥手,自己也一起出去,国子监的大门还有监生在看守,见到祭酒过来,拦下他道“祭酒要往何处去?有什么事我们可以代劳。”
  
      “你们好大胆子,我要出去你们也敢拦我?”班景倩怒道。
  
      “祭酒恕罪,我们是担心祭酒出去和圣上告状。”一名监生道,“万一祭酒搬出了圣旨不让我们给李宰相立碑,我们的一番心意就白费了。”
  
      “愚蠢!”班景倩脸色和缓道,“我岂能不理解你们要为李宰相立碑的心情?只是立一块碑而已,李宰相本就对本朝贡献甚多,劳苦功高,立一块碑文又如何了?圣上又怎么会为了这点小事亲自下一道圣旨阻拦?”
  
      班景倩似乎是恨铁不成钢地道“你们这些孩子,是真的蠢还是假的蠢,李宰相和我们国子监有着香火情在,又帮助我们国子监这么多,你当我是看不见的?我这要出去,是想去把李宰相请过来,让李宰相看到你们这些孩子的心意。”
  
      两位监生笑了笑,道“原来班祭酒是要去请李宰相,抱歉班祭酒,是我们错怪你了。我们还正担心我们这样的身份如何去把李宰相请过来,班祭酒去请李宰相,定能够请来。”
  
      班景倩笑道“那是自然,你们还不去帮着他们撰写碑文?你们不想展露自己的才华,让李宰相看到吗?”
  
      “自然是想的。”两名监生笑道。
  
      班景倩笑呵呵地道“还不快去?等下李宰相来了,你们连碑文还没有撰好就太不像话了。”
  
      两名监生点点头,一人道“那就拜托班祭酒了,我们这就去帮忙了。”
  
      班景倩笑笑道“去吧。”
  
      班景倩急忙前往中书令府,向李林甫报告此事,道“李宰相,国子监的监生们要跟宰相立碑一事很是蹊跷,我担心是背后有人指使。”
  
      李林甫闻言之后久久不语,他思考着,是谁要将自己和国子监的关系公之于众?
  
      班景倩道“李宰相,此事该如何是好?”
  
      李林甫道“随我去国子监。”
  
      班景倩点点头,李林甫去了国子监之后,国子监的监生本来很是高兴,却被李林甫劈头盖脸地一顿斥责。
  
      “我何德何能,值得你们立碑作传?”李林甫怒道,“你们是整日里很闲了?这么多事情要做,这么多事情要学习,你们都是大唐未来的股肱之臣,如今却为这种虚浮的事情去操心。看来是平日里你们太闲了。”
  
      李林甫对国子监祭酒班景倩道“国子监监生停三月薪俸,祭酒监管不力,停半年薪俸。”
  
      李林甫此言一出,所有的国子监监生都垂头不语。
  
      “诸位,你们的心力应该放在大唐的国事之上。朝廷供养着你们不是养着你们去为别人立碑的。”李林甫苦口婆心地道,“如今我大唐正是用人之际,诸位将来都是要进入朝廷为官的,还是应该抓紧学习为官之道啊。”
  
      国子监众监生都诚恳称是,李林甫好言劝慰一番,便离开了国子监。
  
      李林甫走在路上,回到府后李林甫唤来一人,道“去查,国子监有没有杨国忠的人。”
  
      那人点点头,离开了宰相府。
  
      李林甫在偃月厅来回徘徊,思虑着究竟是谁坏了自己好事?杨国忠,太子都有可能。
  
      李林甫再怎么想,也没想到煽风点火之人曾是他自己的人。国子监也是有罗网在的,李白便是指使了罗网的在国子监的暗子,去煽风点火。
  
      对于罗网在李白手底下听命,李林甫并不在意,罗网李林甫算是放弃了,可是李林甫还有一个更为神秘的组织在手,这个组织无人知晓,组织的人也虽少,都是精中选精的人选。
  
      何况,李林甫对那位义子罗希奭也极为放心,相反对他一手提拔出来的曹吉温却并不放心。
  
      御史大夫的王鉷的府上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安禄山。
  
      “安大夫怎么来到了我这里?”王锯问道。
  
      安禄山笑道“既是同僚,我上任之时就没有来拜访过王中丞。今日特来拜访。”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