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这就是我李白 > 第三百八十二章

第三百八十二章


  秋天总是让人感受到寂寥之意,感受到索然无味。
  “哎,太白,你怎么又在这自顾自的喝酒啊?”元演道,“你还没完了,你说咱们都是正值壮年的男人,正是上进的时候,你非得像个老头子一样,整天在这喝闷酒也不出去,隔着老远就感受到你这股子寂寥。”
  “你和崔宗桓,每日都跟着太守巡视军营,就我一个大闲人。”李白喝了一口酒道,“我就整天喝口小酒,教教徒弟就完啦。”
  “你这样就真像个老头子了。”元演看着李白摇摇头道,“对了,秋猎就要开始了,你准备准备吧?”
  “准备什么?”李白问道,“秋猎我就跟着混混就完了。”
  “你这是干什么?”元演道,“还能不能有点年轻人的朝气了?对了,还记得上次秋猎我们一举赢得了五年的山林权吗?”
  “记得。”李白道,“怎么,王家还觊觎那个山林?”
  “这倒不是。”元演道,“自从那次赢下五年的山林经营权后,父亲按时节允许百姓进山开采山利,五年的时间,许多百姓都习惯了,若是强行哪一年停了下来,百姓不乐意,若是哪个大家族强行占了这片山林,甚至会激起民愤。”
  李白点点头:“那这次的秋猎不就是玩玩而已吗?”
  “所以才让你好好准备。”元演道,“好不容易有个彻底放松身心的机会,你也该去好好放松一下。”
  “可我本来就很放松啊。”李白笑道。
  元演指着李白气道:“你还真是无可救药了。”
  李白起身笑着道:“我知道了,不过到底准备什么啊?”
  “也没什么。”元演道,“这次不是带着女眷吗?我媳妇是没见识过你做的野味呢,这个调料什么的,你不得准备准备?”
  “原来你是打的这个主意。”李白笑道,“好,这次我就给你们好好准备准备,让你们大饱口福。”
  “谢了啊!”元演拍拍李白道。
  “不用客气。”李白道,“我看这次把几个小家伙也带上玩玩吧。”
  “这个有点危险了吧?”元演道,“毕竟是个小孩子。”
  “没关系,这次我亲自去看着这帮小家伙。”李白道,“有我亲自盯着,什么也不干,就盯着他们。再说了,这些小家伙也跟我学了这么长时间的剑术,若不历练历练,怎么领会到剑术的精髓。”
  “你不会想让他们几个这么小,也学着怎么杀人吧?”元演瞪大眼道,“那可不行,这些孩子这么小,怎么能学着这个呢?”
  “没想让他们杀人。”李白道,“只是让他们见见血腥。”
  “你是想让他们跟着我们打猎?”
  “不,我是让他们亲手打猎。”李白笑笑道。
  在李白的劝说下,此次的秋猎带上了伯琴他们,三个小家伙和李白寸步不离,对这次能跟着一起去秋猎很是新奇兴奋。
  “师父,你太厉害了!”元鸢笑道,“去年我怎么求父亲和祖父,就是不肯带我去。”
  “我教给你们的剑术,若是只想着舞个剑这次也不用你们去。”李白道,“真正的剑术,是要见血才能练成的,你们先别急着高兴,到时候我会让你们好好磨练磨练,可别喊苦喊累,更别吓哭了。”
  “父亲,我也要去吗?”平阳喏喏地问道。
  “你又没学剑,姑娘家家的见什么血腥?”李白赶着马车,摸了摸平阳的脑袋,这次本来不打算带着她,又担心两个弟弟都去了,单留下平阳也不好,索性带着她一起去了。
  “父亲,我们要杀人吗?”伯琴问道。
  “先不杀人。”李白道,“先杀几只畜牲练练胆子。”
  元太守带领着太原各家族的人手一起来到了阳曲的山林之中,秋天的山林,无数的落叶铺成了地面,一片金黄的山林在阳光的照耀下分外好看。
  “天色已晚,先在这里驻扎吧。”元太守吩咐下去,王家的家主王仲羽脸上总是带着哀意,看样子这次王翰的死对王家打击很大。
  “王家主,节哀。”元太守道。
  王仲羽点点头,吩咐王家的人驻扎下来。
  “元演,崔宗桓,去给你们的侄子侄女去打点野味来。”李白吩咐道。
  “你还真把自己当成大爷了?”元演气道,刚才驻扎营地时这家伙就一直那里不动弹,啥也不干。
  “怎么,你不想吃不让儿子吃?你不想吃你媳妇不吃?你不想吃太守和老夫人不吃?”李白指着他道,“快去!”
  崔宗桓拉拉元演道:“快去吧,多打一些回来,这么一大家子呢。”
  “这个李白,气死我了!”元演道。
  “谁叫人家会做饭呢?”崔宗桓无奈道。
  元演看着李白轻松的样子一阵来气,拿起弓箭气冲冲地骑上马走了。
  李白笑嘻嘻地道:“两位嫂子,帮帮我搭个架子。”
  元演和崔宗桓的两个夫人笑着应下,帮着李白搭起了架子。
  元演和崔宗桓归来时,带了一大堆的野物,元演挑着一只野獐子,似乎把气都撒在了那上面。
  元演看着李白把一切都准备好了,走过去道:“算你还有良心!”
  “我是担心吃饭太晚。”李白道,“饿了全家人怎么办?去,把这些东西都收拾好了。”
  元演气得说不出话,站着不动。李白提起两只兔子道:“再不去真的吃不上饭了啊,总不能让嫂子弄吧?”
  元演看着李白亲自动手,也一起冻死手来。
  李白各种调料准备得很充分,有崔宗桓和元演帮忙,减了不少功夫。
  元家的营地飘来香味,王家的两个小胖子闻到这香味都快飘了起来。
  “父亲,这是什么啊好香啊。”
  “父亲,我想吃。”
  王鹏王浩两个小胖子拉着王灿撒娇道。
  “可那是元家。”王灿苦笑道,“前一阵子你们还不是和人家那两个小家伙闹得不愉快?”
  王鹏王浩两个小家伙低着头,掰着手指头一脸委屈。
  “算了,我试试吧。”王灿道,走到了元家的营地。
  “王灿你怎么来了?”元演啃着一根兔子腿问道。
  “是这样,能不能让我两个儿子也来吃点?”王灿不好意思道,“两个小家伙实在是馋的紧。”
  没等到元演这些大人们开口,伯琴就喊道:“叫他来就可以!”
  “嗯?”元演转头问道,“你们和他们不是有过节?”
  “父亲说,恭以敬,可以慑勇;宽以正,可以容众。”伯琴道。
  “师父道,君子务大,大者远者。小人务知,小者近者。”元鸢晃着头道。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