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这就是我李白 > 第三百四十五章 携儿女同游

第三百四十五章 携儿女同游


  李白很是苦恼,这小家伙实在是太喜欢了魏颢了,搞得李白都觉得伯琴不是自己的亲儿子而是魏颢的。
  好在魏颢看出了李白的窘迫,每次都对伯琴这个小家伙教育一番:“是事你父亲,你应该听他的。”
  伯琴倒是真成了姥姥不疼爷爷不爱的人了,只觉得自己的整个世界都不变了,所有人都不喜欢自己了。
  小依有时候看不下去,想劝劝李白不要对伯琴太过严厉了,伯琴毕竟还不满三岁。可是却被魏颢拦下,他知道这样其实是对伯琴好。
  李白自己也逐渐改了些策略,对伯琴宽松起来,以免真的让自己的亲儿子恨上自己,那就得不偿失了。
  相处了半月有余,在魏颢日益对伯琴严厉,李白反而对伯琴好了起来的情况下,伯琴终于更加亲李白一些。
  李白心里长舒了一口气之余,也很感谢魏颢,若不是他帮助自己教育伯琴,李白还真怕伯琴和自己日益疏远,从小在他心里埋下一颗不好的种子。
  李白和两个小家伙相处的热络起来,李白就准备动身,回到安陆了。
  准备了差不多之后,魏颢和小依也定居下来,日子步入正轨。李白放心地带上了两个小家伙回了安陆。
  两个小家伙离开之时,还很是不舍,毕竟和两人相处了这么长时间,两个小家伙很有感情。
  哭闹了一番之后,李白带着儿女出了任城,小伯琴似乎刚反应过来似的,嘀咕道:“父亲带我们去哪儿?总算是离开了可恶的魏叔叔了。”
  李白驾着马车,对里面的小伯琴笑道:“怎么,你不是很喜欢你魏叔叔吗?”
  “他言而无信。”小伯琴道,“答应我的糖葫芦还没给我买。”
  李白听了一愣,笑笑:“糖葫芦有什么好吃的,你看这一路,父亲给你做好吃的。”
  “好吃的。”两个小吃货一听两眼放光。
  “父亲,你会做什么好吃的啊?”平阳和伯琴一左一右扯着李白的衣角。
  “你们想吃什么?”李白笑道。
  “想吃肉肉。”小伯琴嘿嘿笑了起来,嘴角留着口水。
  看着两个小家伙这么可爱,李白笑道:“那就吃肉。”
  一路上,李白并不着急回去,打算带着两个小家伙顺便游山玩水,自己在长安时,元丹丘邀请自己去玩一玩,李白打算带着儿女去那里骗吃骗喝,再去太原,去元演那里再去骗吃骗喝。李白的如意算盘打得很好。
  之后的日子,李白他们若是不能找个留宿的地方,就在荒郊野岭呆一夜。李白带着两个小家伙跟着自己去山林,要么设下陷阱,要么直接去打猎,却是不敢让两个小家伙离开自己的视线,这毕竟是在唐朝,万一碰上个豺狼虎豹,山贼什么的,两个小家伙可危险。
  一次,李白埋伏下陷阱,逮了一只野兔,小伯琴拍手叫好。
  “我们把它放了吧。”李白道。
  “不要。”小伯琴鼓着脸看着自己父亲,很是生气。
  “为什么啊父亲?”平阳抬头问道。
  “这只兔子是只刚生下小兔子的母亲。”李白道,“我们要是吃了它,小兔子没有母亲多可怜啊。”
  平阳听了急忙点点头,“那赶快放了他吧父亲。”
  “恩恩,放了她。”小伯琴道。
  李白一笑:“我们去抓鱼吃。”放了兔子之后,李白带着姐弟俩个去捉了几只鱼,烤了挑出刺给他们吃,李白来前就打算好了,因此准备的调料什么的很是充分。
  两个小家伙跟着李白游山玩水,一路下来李白带着他们净吃肉了,两个小小家伙丝毫没有长途跋涉的样子,相反很是红光满面,都胖了不少。
  一次,李白带着儿女在一处林子住下,打了猎吃了饭,之后,李白和儿女烤着火给他们讲着故事,一边听故事一边往火里添柴的小伯琴,突然抬起头问道:“父亲,小兔子都有母亲,我们母亲呢?”
  正在讲故事的李白一愣,脸上表情有些灰暗,道:“你们母亲,她去了很远的地方。”
  平阳也问道:“我们还能再见到母亲吗?”
  “会的。”李白道,“不过要很久以后了。”
  “姐姐都见过母亲。”小伯琴低着头撅嘴,往火堆里扔了个树枝,道,“我都没见过。”
  “会见到的。”李白疼惜地把两个孩子搂到身边。
  两个小家伙依偎在李白身边,渐渐有了睡意,李白安抚着两个孩子,抱着他们去了马车,给他们铺上了被褥,轻手轻脚地给他们盖上。
  “父亲……”伯琴发出梦呓,“我要母亲。”
  李白心中一疼,亲了亲两个孩子的额头。
  李白坐在马车上,打开葫芦喝着酒,看着天上的星星,怅然良久。
  “萱儿,若是你还在多好。”李白低沉道。
  李白驾着马车,终于到了嵩山这边,元丹丘在信中说他在这里,另外还邀请了岑勋来。
  李白一左一右牵着两个小家伙,上了山。
  元丹丘在这里的住所,也是一个不大的道观。
  “父亲,我们身上都是臭臭的。”平阳撅着嘴道,“都怪你。”
  李白砸一下嘴,自己来时,忘了给几个孩子多准备几件换洗的衣物,说起来还真是自己失职了。
  “没关系了。”李白道,“等上山我们洗个澡,换个衣服。”
  小伯琴好奇地左右看看,小孩心性,对什么都很好奇。
  李白带着儿女敲开门,元丹丘从里面出来,看见了李白手牵的两个小孩子,惊喜道:“小家伙们也来了?”
  “嗯。”李白点头,对两个孩子道,“叫这人叔叔。”
  “叔叔好。”两个小家伙脆生生地叫道。
  元丹丘满心欢喜,看着两个可爱的小家伙很是稀罕,道:“我还是第一次有人叫我叔叔。快进去,叔叔要给你们准备一些礼物才对。”
  李白带着两个小家伙进去,平阳很是乖巧地跟着李白,有些认生;伯琴却是个跳脱性子,这里看看那里瞧瞧,看着香炉就要上去摸一摸。
  李白拉住他,道:“注意礼仪,为客不要乱动主人家的东西。”
  伯琴被李白拉了回来,低下头。
  “李太白你这话也太见外了。”元丹丘不满地道,“你也真是,孩子还小嘛。”
  “就是要从小教导。”李白道,“你这有没有洗澡的地方,我们再不洗澡就臭死了。”
  “有。”元丹丘道,“正好岑勋的夫人郝弟妹也来了。这个长得这么好看的小侄女,就让她呆着去吧?”
  元丹丘看着平阳笑道。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