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这就是我李白 > 第三百四十六章 旌节到手

第三百四十六章 旌节到手

    夜色下的凤凰谷,月光笼罩草木,地面凝结成霜,周围的空气都变得寒冷了几分。
  
      李白所追踪的那个突厥人,已经被突厥人的首领所包围住了,那人都已经跑到了山谷口,却还是被围住了。
  
      李白在树上,很是悠闲地看着他们争斗,虽然说这人迟早会被拿下,但能多消耗一分对手的实力,就多消耗一分,何乐不为?
  
      “把东西交出来,还能给你个痛快。”一个带队的突厥人说着叽里呱啦的突厥语。
  
      “不可能。”被包围着那人道,“就算是毁了这东西,也不能够让你们带给古不思。”
  
      “你要毁了我们突厥人的圣物吗!”带队者被吓了一跳,还是想竭尽所能拿到旌节。
  
      “给了你们也是一条死路,为何不毁掉?”那人破罐子破摔道。
  
      “只要你把旌节交出来,归顺古不思王爷,我就饶你一条生路,说不定还能为你美言几句,让你享受荣华富贵。”带队者道。
  
      “所言可真?”
  
      “我以狼祖起誓。”带队者道。
  
      “好,我愿意交给你。”被包围的那人道。
  
      李白万万没有想到,这人竟然投降了,自己还指望着他们打起来,能够消耗一下他们。
  
      李白从树上飘飘落地,那几个突厥人突然见到一个大活人吓了一跳,随后警惕起来,问道:“你是什么人?”
  
      那个投降的突厥人认得李白,指着李白道:“你是设伏埋伏我们的人!你们小心,这人武艺很高,杀的我们兄弟最多,很是凶狠。”
  
      带队者看着李白,低声对一人吩咐道:“你去把旌节带回去。”
  
      李白笑道:“你们就别想了,旌节你们是带不回去的,今天你们都得死在这儿。”
  
      李白早就感受到了睚眦剑似乎到了此地之后,一直很兴奋的样子,似乎是煞气影响,李白也一直压抑着一股子杀性。
  
      “杀了他!”突厥人的带队者气得脸色铁青道。
  
      李白脸上挂上邪异的笑容,睚眦剑倒映着月光,照在一人眼前,那人眼前一晃,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忽然觉得喉咙一凉,才发现自己已经死了。
  
      天边悄然飘过来一朵白云,缓缓遮住了月亮,地上也有巨大的阴影遮了过来,李白他们所处的地方,一片漆黑。
  
      只见一阵子的刀光剑影过后,李白身上带着数道刀痕,脸上带着疲倦的笑容,而这十几个的突厥人都倒在了地上,李白走到一人旁边,捡起他怀里的旌节,一步一步地走了回去,每走一步都带着血迹,李白终究是受伤过重,倒在了地上。
  
      月光照在李白的身上,李白的脸色煞白,但始终挂着笑容。
  
      墓室,突厥人已经把尸煞处理掉,李将军他们又突然杀到,突厥人任谁没有想到他们会在这个时候又杀了过来,突厥人旧力已脱,新立未生,这时候一股子生力军出来打他们,突厥人都要骂娘了。
  
      突厥人毕竟是生猛,即使是这样和李将军的人马还是打的不可开交。
  
      李将军担心李白的安危,下令尽快解决战斗。
  
      突厥人已经完全没有了力气,在李将军这边损失了几十人的情况下,终于解决了战斗,李将军立刻下令去寻找李白,却在墓穴的洞口见到了浑身是伤的李白。
  
      李白再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了一间房间的榻上。
  
      “将军,白大哥醒了!”一人看见李白睁开眼,惊喜道。
  
      “醒了?”李将军走了过来,看见李白果然睁开眼,笑道,“你小子也真是厉害,我不得不给你一个服字了。”
  
      “我昏迷了多久?”李白问道。
  
      “三天了。”李将军叹道,“这次你也太拼命了,那十几个突厥人都被你杀了,而你自己也身披数创,失血过多昏迷了。”
  
      李白心里苦笑,自己还真不想拼命来着,而是当时受到睚眦剑煞气的影响,自己收不住手了。这睚眦剑似乎在满月下,煞气更重了,李白思索着,还是因为积攒的煞气太多了。
  
      “那帮突厥人怎么样了?”李白问道。
  
      “被我们全杀了。”李将军道,“不过,十股部队,只剩下了我们一队了。”
  
      “这次将军立了功,却被降了职。”先前照顾李白的士兵道,“我们都为将军感到不值呢!”
  
      “别乱说。”李将军斥道。
  
      那人低下头,李白问道:“发生了什么?为什么?”
  
      “我们终究左右不了上层的意见。”李将军一笑道,李白看着这笑容很是无奈,甚至带着一丝绝望。
  
      “旌节呢?”李白问道。
  
      “给了兵马使安禄山。”李将军道,“他很是不满,还斥责我坏了大事。我有个猜测……”
  
      “什么猜测?”李白问道。
  
      李将军摇头笑道:“不说也罢。”
  
      “旌节还是回到了突厥人手中。”李白冷冷地道。
  
      “你也是这么想。”李将军苦笑。
  
      李白胸膛剧烈起伏着,问道:“那些阵亡的将士呢?什么都没有吗?”
  
      “我已经上奏请求抚恤。”李将军道,“只是不知道会不会有,毕竟我们这次的莽撞,可能坏了朝廷的事。”
  
      “你就是因为违抗军令,才被降职的?”李白问道。
  
      李将军点点头。
  
      李白长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来。
  
      “此事应该有个交代!”李白道。
  
      “你先养伤吧。”李将军道,“你现在身体还很虚弱。”
  
      李白问道:“这里是在哪儿?”
  
      “长安城外。”李将军道,“我们原来就驻扎在这里。”
  
      李白点点头,不再说话。
  
      “你先休息,我们出去了。”李将军吩咐那人也出去,让李白静一静。
  
      李将军这些日子,也用了自己的渠道调查了李白的身份,才知道,李白这人竟然是前些日子在长安城搅弄风云之人。李将军询问的那人告诉他,千万不要招惹他,此人背景很深,更是隐晦地提到太子被废,吏部尚书王处策之死,都和他有关。
  
      李将军却没想到李白这么大能量,但也没有选择戳穿。他们在一起并肩战斗过,李白还帮助他很大忙,自己欠了李白一个人情。
  
      李白伤好之后,向李将军告辞,李将军很是不舍,道:“若是你肯留在军队,我一定会提拔你。你的机谋和武艺,将来成就必将在我之上。”
  
      “我也很想和你们一样,保家卫国。”李白道,“不过,我终究是坐不住的人。”
  
      “那便罢了吧。”李将军道,“我欠你一个人情,日后有什么需要,尽管找我。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李白行了一礼,离开了军营。
  
      李白此行,却不是离开长安,而是直奔长安城。他要给某人提个醒,还有一些问题要问。
  
      (本章完)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