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这就是我李白 > 第三百零四章 劝说杨洄

第三百零四章 劝说杨洄

    诺依看见李白安全回来,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你就不该让我知道,免得我这么担心。”
  
      “没事的。”李白道,“来生火做饭了。”
  
      “吃什么啊?”诺依问道,“要做什么新菜吗?”
  
      “牛排。”李白笑道。
  
      李白处理好了牛肉,切成几块,片上花刀腌制起来。
  
      “牛排?”诺依问道,“这是牛肉吗?”
  
      李白点点头。
  
      “牛肉很贵啊。”诺依道。
  
      “偶尔奢侈一顿。”李白笑道,“也不能老是吃贱肉啊。”
  
      李白用有限的材料精心制作了一块牛排,诺依看着道:“这么一大块怎么吃啊?”
  
      李白一拍额头,忘了现在没有刀叉,李白无奈地道:“你等我会,我给你切好。”
  
      李白拿着刀费劲把牛排切好,再送到了诺依面前,李白看着剩下的牛肉,无奈道:“剩下得做别的了。”
  
      诺依吃了一小块,道:“好吃啊,这牛肉煎一煎真好吃。”
  
      “是吗?”李白笑道,“那我再做几块,剩下可以打丸子。”
  
      “嗯。”诺依点点头笑道。
  
      过了两天安生日子,薛锈来请李白,一起去杨洄那里。
  
      “我已派人查到了杨洄所在之处,劳烦先生陪我去一趟。”薛锈道。
  
      自从杨洄在府上公然养了几个外室,就被赶出了驸马府,什么时候咸宜公主消气了,才能回去。
  
      “好,事不宜迟,我们这就走吧。”李白对诺依道,“今天可能晚些回来,你不用等我,自己去买些吃的。”
  
      “嗯。”诺依点点头。
  
      李白转身跟着薛锈出去,两人乘上马车,李白道:“薛驸马,我们可以挑着人最多的地方走。”
  
      “好。”薛锈点点头道。
  
      两人经过许多闹市,来到一处偏远的坊间。
  
      “家主,到了。”车夫道。
  
      两人下了马车,李白左右看看,“这个地方这么偏远。”
  
      “是啊。”薛锈道,“杨洄在这里买了一处宅院,来养外室。”
  
      李白点点头道:“我们进去吧。”
  
      薛锈点点头,走在前面道:“待会儿就全靠先生了。”
  
      李白道:“我尽力而为。”
  
      李白上前扣响大门,不久后一个女子开了门,似乎认识薛锈一般,朝着他点点头。
  
      “他在里面吗?”薛锈问道。
  
      “在。”那女子点点头道。
  
      “去通报吧。”薛锈道。
  
      那女子进去通报,薛锈道:“杨洄怎么也想不到,他身边的女人都是太子的人。”
  
      李白不语,等候着杨洄出来。
  
      杨洄推开大门,看着李白和薛锈两人,“薛锈你是来落井下石的?太白,我怎么也想不到你和他在一起?忘恩负义的狗东西!”
  
      薛锈上前气道:“杨洄,事到如今你还敢猖狂吗?”
  
      李白伸手拦住薛锈,道:“杨驸马,我们不是来笑话你的,而是来帮助你的。”
  
      “帮我?”杨洄不屑地笑道,“怎么,你以为我和寿王有了点矛盾就会背弃自己的主子吗?”
  
      “有了点矛盾?”李白啊了一声,看看四周,道,“堂堂驸马爷,沦落到这么偏僻的地方,连自己府上都不能回去。”
  
      “关你何事?”杨洄浑身带着酒气道。
  
      “杨驸马也是个体面的人,被人逼到了如此地步,不觉得憋屈吗?”薛锈道,“只是因为在外面养个外室,寿王就如此待你,这是对待国士的做法吗?”
  
      杨洄默然不语,道:“那也是我的事情。”
  
      “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薛锈道,“杨驸马,我也是驸马,最清楚你的痛苦,娶了皇室的女子为妻,连个妾都不敢纳。这般就算养个外室又如何了?”
  
      “杨驸马,我有话直说了。”李白道,“以前你有恩于我,我只想报了这恩,还你一个人情。”
  
      “你以前对太子那般作为,太子还愿意去接纳你。而你为寿王做了这么多,只是因为几个女子就把你赶出自己的府邸,孰高孰低,以杨驸马的精明你还看不出来吗?”李白道,“就算寿王有能力,更得圣心,就算他日后登上大位,又如何待你呢?杨驸马,你也不愿意竹篮打水一场空吧?”
  
      杨洄低头不语,眼神露出挣扎。道:“可是我以前这么对不起太子殿下,你怎么能保证太子登基后,不会秋后算账!”
  
      薛锈道:“杨驸马大可不必担心,太子殿下金口玉言,只要你肯投向太子殿下一边,太子殿下就会既往不咎,甚至他日太子登上大位,你我皆会封王。”
  
      杨洄露出动心的神色,道:“真的?”
  
      李白道:“骗你我们就不会这般大摇大摆地来了。不瞒杨驸马,我们来时有许多人都看见了,以寿王的情报,不会不知道。”
  
      李白接着道:“就算你没有投向我们,你以为寿王还会相信你吗?”
  
      薛锈此时明白了李白来时挑着人多地方走的用意,对李白更加敬佩。
  
      “你这是逼我?”杨洄怒道。
  
      “杨驸马息怒,我只是帮助杨驸马作出最好的选择。”李白淡淡地道,“杨驸马,你只有这一条出路,放着一条光明大道不走是为什么呢?”’
  
      杨洄挣扎再三,终于点头道:“好,我答应你们。”
  
      薛锈惊喜万分,道:“杨驸马果然是个明智之人,我回去禀告太子殿下,过几天,我就带你去太子殿下那里。”
  
      杨洄对此有所犹豫,道:“太子殿下真的不会在意过去我所犯之错吗?”
  
      “不会的。”薛锈道,“太子殿下气量过人,杨驸马能够回转心意,他会很高兴的。”
  
      李白也道:“杨驸马,你对我有知遇之恩,我绝不会害你。还请相信我。”
  
      李白躬身行了一礼,很是诚恳。
  
      薛锈道:“这次确实李公子极力劝说,太子殿下才同意的,毕竟太子殿下也担心会再次发生上次之事。”
  
      杨洄急忙道:“我保证不会再做出上次之事,这样,只要太子殿下肯垂怜见我,我会告诉你们一个惊天秘密。”
  
      “不必着急。”李白道,“寿王那边得知你已经投向太子那边,可能会做出改变。”
  
      “此事他们一定会做的。”杨洄自信地道,“因为此事一成,什么都难以改变了,无论我是哪方的人,都无足轻重了。”
  
      “而且此事已经难以阻挡了。”杨洄道,“我现在见不着圣上,有心无力。”
  
      薛锈好奇道:“是何等大事?”
  
      李白道:“难不成是政变?”
  
      薛锈大吃一惊,却见杨洄点点头道:“还有兵变。”
  
      “这是要谋反啊。”薛锈颤声道。
  
      “此事事关重大。”李白道,“我看薛驸马尽快安排太子殿下和杨驸马见面吧,到时候把时期,地点和相关人物一并告诉太子殿下,尽快作出安排。”
  
      薛锈点点头道:“是,我尽快告诉太子殿下,此事若真,到时候我们就能让寿王万劫不复,杨驸马,你就是首功之臣。”
  
      “这件事,还要多谢二位。”杨洄行礼道。
  
      “不必客气。”李白和薛锈道。
  
      “这是我应该的。”李白道。
  
      薛锈道:“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大家共奉一主,从前的事一笔勾销。”
  
      杨洄再行一礼。
  
      “杨驸马在这里有什么难处,尽管和我提,我一定无所不帮。”薛锈道。
  
      “是啊。”李白道,“我也会尽力帮忙,看这里还挺偏僻的,杨驸马需要的不少吧?”
  
      “多谢两位好意,我早有准备,也不缺什么。”杨洄道。
  
      “那我们先告辞了。”李白和薛锈一同行礼道。
  
      “告辞。”杨洄回礼道。
  
      薛锈回去时道:“此事多亏了先生,要不然也不会如此顺利。”
  
      “锦上添花罢了。”李白道,“杨洄所说事关重大,薛驸马还是尽快和太子殿下商议吧。”
  
      “一定。”薛锈道,“没想到寿王竟然做出如此冒险行径。”
  
      “冒多大险就能有多大收获。”李白道,“此事若无人阻止,谁都无力回天了。”
  
      (本章完)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