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这就是我李白 > 第二百八十三章 痛苦的一夜

第二百八十三章 痛苦的一夜


  李白在竹林里坐着,听着耳边竹林被风吹拂过后的哗哗声,似乎心中的郁气和思念也被风吹走了一些。
  愿这风能把我对你的思念带到天上,带到你身边,萱儿。
  李白在竹林里坐了许久,才起身回到了竹园。
  竹园的屋子里亮着一盏灯,李白看着院子里刚才的饭桌都被收拾干净,走了进去。
  诺依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旁边的铁架上,铁架下的炭火火快要湮灭,煨着上面铁锅里的排骨。
  李白看着诺依熟睡的样子,突然鼻子一酸,许萱以前也曾这么等过他。
  李白仰着头把泪憋回去,挤挤眼似乎要把眼泪挤走,他走到诺依身边晃晃她:“哎,起来了!”
  诺依睡眼惺忪,看见李白道:“你回来了。”
  “嗯。”李白道,“去里面睡吧。”
  “嗯。”诺依起身,懵懵懂懂地走到里面。
  诺依转身问道:“你睡哪儿啊?”
  “我睡外面。”李白道。
  “哦。”诺依迷迷糊糊地往里走,突然一声惨叫。
  “啊!”
  “怎么了?”李白问道,走进屋子里。
  “这屋好黑啊。”诺依道,“怎么不点盏灯?我撞到桌子上了。”
  “灯油挺贵的。”李白道,“等会我把灯给你拿来放你这屋。”
  李白拿走外屋的灯放到了里屋的桌子上,“快睡吧。”
  李白转身出了里屋,把竹屏风拉了过来挡住。
  诺依躺在榻上,却是来了精神。“你在外面不冷吗?要不要拿着被子?”
  “不用。”李白道。
  过了一阵子,诺依又问道:“你在外屋怎么睡啊?”
  “我睡躺椅上。”李白道,“你快睡吧。”
  “这灯太亮了,我睡不着。”诺依道。
  “那你灭了啊,灯油这么贵。”李白道。
  “那不行,太黑了我更睡不着,黑灯瞎火的你晚上对我图谋不轨怎么办?”诺依道。
  “我服了你了大小姐。”李白道,“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别和我说话了。”李白倒在躺椅上,他是真的困了,昨晚一晚没睡呢。
  “他应该不会进来吧?”诺依嘀咕道,“不行还是把这个放好。”诺依拿出匕首,藏在枕边。
  过了一阵子,李白睡得很香。突然感觉有人摇晃着他,睁开眼一看诺依举着灯站在自己身边。
  李白痛苦地道:“大小姐你又想做什么?”
  “我……起夜怎么办?”诺依脸色绯红,在火光的照映下更加充满诱惑。
  “榻下有夜壶。”李白无奈地道。
  “哦。”诺依举着灯回到了里屋,拉上了屏风。
  李白翻个身,接着睡去。
  “李太白!”
  “又怎么了?”李白痛苦又无奈地大喊道。
  “没什么。”诺依道,“我听着你那里没动静。”
  “睡觉啊大姐有什么动静!”
  “你不打呼吗?”
  “打你妹啊!”李白翻翻白眼,天啊,让我晕过去吧。
  “我没有妹妹。”诺依在里面嘀咕道。
  李白堵住耳朵,闭上眼努力睡着。
  第二天一大早,诺依又站在李白身边晃悠他。
  “李太白!”诺依道,“别睡了。”
  “又怎么了。”李白迷迷糊糊地道。
  “夜壶倒在哪里?”诺依问道,心里惊讶,太白不起夜的吗?自己昨晚没听见一点动静啊。
  “往竹林深处走,随便找个地方倒了。”李白翻个身闭上眼道。
  “你还不起来啊?”诺依道,“都快辰时了。”
  “起这么早干什么?”李白嘟囔道,“又没事。”
  “我饿了啊。”诺依道。
  “锅里有昨晚的排骨,你自己去热热。”李白道。
  “哦。”诺依回屋拿了夜壶,走了出去。
  李白接着昏昏沉沉地睡着。
  不久,李白听见动静,诺依回来了,“在哪里清洗啊?”
  “竹林前有口井。”李白道,“去那里打水清洗。”
  “哦。”诺依又出去了,不久又回来了。
  李白听着诺依进进出出,一阵头疼。
  李白努力让自己接着睡,过了一会儿却被一阵浓烟呛醒。
  李白起身看着屋子里的滚滚黑烟,咳嗽不止,道:“姑奶奶啊,你又在做什么?”
  “生火啊,你不让我热热菜吗?”诺依道。
  “你怎么在屋子里生火啊。”李白道,“怎么不去院子里啊?”
  “我懒得再搬回去嘛!”诺依也咳嗽道。
  李白忍住头疼,道:“算了我来我来。”
  李白走到诺依身边,把铁架上的锅放到外面,接着把铁架和炭火也收拾到外面。
  李白看着诺依,忍不住笑出声,诺依双颊都是炭灰,成了个小黑人。
  “你笑什么?”诺依问道。
  “不笑什么?”李白忍住笑道。
  诺依感到古怪,看着李白在外面生起火,问道:“在哪里洗漱啊?”
  “去井边打水,外屋有木盆和毛巾。”李白道,“不过毛巾是我自己用的,你不嫌脏就用吧。”
  “我嫌你不干净。”诺依道。
  “我还嫌你不干净呢。”李白道。
  “你这话什么意思?”诺依美目倒竖,质问道。
  李白知道她误会了,道:“就是字面意思。”
  “字面意思什么意思?”诺依哼了一声,拿着木盆去打水。
  诺依走到井边,自己动手打了一桶水,倒在木盆里,拿出自己的手帕,低下身子正要拿着手帕擦拭,突然看见自己黑乎乎的脸蛋,“啊!死李太白!不告诉我!”
  诺依拿着手帕赶紧把脸擦拭干净,一边咒骂着李白,“死李白,白什么白,心这么黑。李黑子!”
  蔡雄逛游着来找李白,看见井边的诺依,瞪大眼睛,又揉揉眼,情不自禁地走了过去。
  蔡雄听着诺依骂着李白,心道难不成是太白的妻子,太白艳福不浅啊。
  不过这女子怎么这么骂李白,难不成太白也是个畏妻之人啊。
  “姑娘好,在下有礼了。”蔡雄走到诺依身后搭讪道。
  诺依赶紧闭嘴,落落大方地对蔡雄行礼,“公子好。”
  “刚才听见姑娘叫太白的名字,姑娘是太白的妻子吗?”蔡雄道,“我和太白是好友,在下蔡雄。”
  “我不是,太白是我的……兄长。”诺依笑道,似乎刚才没有埋怨李白的样子。
  “兄长?”蔡雄惊讶问道,心里一阵窃喜,太白还有个这么漂亮的妹妹啊,真不仗义。
  “是啊。”诺依微笑道。
  “我正要拜访太白,太白在家吗?”蔡雄问道。
  “在呢。”诺依道,“我为公子带路。”
  “不用,我认识路。”蔡雄道,“姑娘接着洗漱就是。”
  “我洗漱好了也要回去。”诺依道,“一起去吧。”
  “好,好。”蔡雄点头道,看诺依的眼神有些痴了。
  “蔡公子走吧?”诺依轻咳一声道。
  “好。”蔡雄慌忙地点点头道。
  两人一起到了竹园,李白正盛好排骨,看着两人一同前来,问道:“你们两个怎么一起过来了?”
  蔡雄急忙解释道:“我来拜访你,恰好碰见了令妹。”
  “令妹?”李白疑惑地看了诺依一眼,恍然般道,“啊,对,忘了跟你介绍,这是我妹妹诺依。诺依啊,这是蔡雄。”
  “我已知道了。”诺依微笑看着李白。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