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这就是我李白 > 第一百二十九章 李皓

第一百二十九章 李皓

    “太白有意否”张若虚道,“我也可以帮你修书一封,我想许厚延那小子应该会给我几分面子。”
  
      “多谢先生。”李白欣喜道。
  
      “你现在就去安陆了”孟县尉道。
  
      “还好几个月呢,我先去襄阳一趟。”李白道,“到时候找到浩然兄,带着他一起去安陆相聚吧。”
  
      “也好。”孟县尉道。
  
      孟不凡不知道大人再说,只是朦朦胧胧听出李白要走的意思。
  
      “太白叔叔你要走吗”孟不凡仰着小脑袋问。
  
      “对啊。”
  
      孟不凡嘟起嘴来,不满地道“你走了谁陪我玩呀”
  
      李白等人听了哈哈大笑,“合着我就陪你玩了,让你父亲听了还不赶我走”李白哈哈笑道。
  
      “太白叔叔讲得学问比先生好多了。”
  
      “先生教的可比我好。”李白笑嘻嘻地道,“等我走了,你可要跟着先生好好学习。以后登科及第,做个大官,让你父亲长长脸”
  
      孟县尉笑着道“他啊,就听你的话。”
  
      李白也觉得自己似乎很受小孩子喜欢,当然,他也喜欢小孩子。
  
      送别宴后,李白背上行囊,行礼道“告辞了,孟少府,张先生。”
  
      孟县尉和张若虚一同行礼“告辞。”
  
      小家伙孟不凡也学着大人的样子,拱手行礼“告辞。”
  
      李白一笑,转离开孟府。
  
      李白出了扬州城,心绪和离开金陵城不大一样。离开金陵时,总感觉有些遗憾似的,总想着迟早有一天必须回来再做点什么;离开扬州,却是轻轻松松的,不像离开金陵一般心心念念的想着什么,并不执着于再回来一趟,即使扬州繁华程度是金陵的数倍。
  
      李白忽然想要骑马,他清点了行囊的银两,只有一千个大钱,只得作罢。这点钱别说买马,买头驴也不够。
  
      李白想着还是坐船去算了。
  
      从扬子江往西逆流而上,就到了襄阳。
  
      李白清早进了襄阳城,没有和往常一般先定了客房,而是四处打听孟浩然的住所在哪里。
  
      孟浩然的名声在襄阳城无人不知,李白随意找人打听,就有人知道。
  
      “孟山人啊,你去鹿门山寻他。”
  
      李白又打听了鹿门山在何处,谢过之后就又出了城去寻鹿门山。
  
      鹿门山和襄阳城有着三十里的水路,李白乘着舟,听着潺潺的水声,看着两岸的青山,不赞叹道“这里确是一个隐居的好地方。”
  
      李白下了船,交付船钱,按照船夫的指点下上山去寻孟浩然。
  
      “孟山人和他兄弟年轻时经常坐我的船的,你顺着这条山路,往上走到半山腰,有一个院落,他应该就在那儿,前几我还拉了一个客人来这里寻孟山人。”
  
      李白谢过,上了山,鹿门山不似蜀中的山崎岖难行,山路石阶颇为舒缓,李白一口气爬到半山腰,果然见到卧在山腰的一处院落,院落前生长着稀零的野草,一条人为踩出的小路弯弯曲曲地直达院门口。
  
      李白走近,还未进去就听见孟浩然的大嗓门,高谈论阔地说着什么。
  
      “真没想到,你们竟然是堂兄弟,真是缘分”孟浩然喜不自胜地道。
  
      李白在门外喊了一声“浩然兄可在这里”
  
      孟浩然正开怀笑着,听见一愣“太白的声音”他忙不迭地起,走向院门,打开后果然见到李白李白风尘仆仆地站在自己眼前。和孟浩然聊天的那人也站起子。
  
      “真是你”孟浩然惊喜地拉着李白进来,“我正说起你。你看这是谁”
  
      李白一进门就看见站在院子中那个穿着一袭白衣,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男子。
  
      “皓兄长”李白惊讶地道。
  
      “太白,许久不见。”李皓的笑容如风般和煦,道,“你个子长这么高了。”
  
      李皓是李白叔父家的儿子,自从在蜀地两个叔父带着家人跟着李客去了任城,就再也没见过。
  
      “叔父呢,还好吗”李白问道,“你怎么在这里”李白他乡遇亲人,心很是激动,有一肚子的话想问。
  
      “家父还在东鲁。”李皓笑道,“我现在担了襄阳的县尉一职。今忙里偷闲,来拜访浩然兄。”
  
      李白仍旧抑制不住心的激dang),道“我们都有多少年不见了近二十年了吧”
  
      李皓微微颔首,“是快二十年了。你不是那个跟在我们股后面,偷偷溜去醉阁看姑娘的小孩了。”
  
      李白想起小时候的囧事,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
  
      “好了,你们兄弟俩一会儿再叙旧。”孟县尉道,“太白,少府,快坐下说话。”
  
      李白和李皓坐了下来。
  
      “三哥,你们一家和四叔一家到了东鲁后过得怎么样”李白问道。
  
      李皓看着李白的剑眉大眼,道“我们家和四叔一家跟着二伯到了任城,家父觉得一家人都在这个小县城非长远之计,就带着我们一家去了东鲁。四叔一家南下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家父寄寓在一个好友家中,带着从蜀地的钱财开了一家酒馆。”李皓道,“后来听说二伯辞职回了蜀地,大伯也跟着回去,朝廷下来一纸诏书,让家父继任任城尉一职,后来家父升迁,去了东鲁。”
  
      “那兄长怎么来了襄阳”李白问道。
  
      “家父托了关系,让我来在韩刺史手下当个幕僚,承蒙韩刺史赏识,派我来做了襄阳县尉。”李皓笑道。
  
      “生不愿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啊”孟浩然道,“这确实是一个才之人。”
  
      “太白,你最近怎么样”李皓问道,“听浩然说你在金陵遇到了麻烦。”
  
      “对啊。”孟浩然心急问道,“你只是在扬州来信说已经无事了,事究竟怎么样了”
  
      “一切都是蔡常说所为。陷害我的是他,害死方儿祖母的也是他。”李白提及此事,心里不难受,“张刺史的女儿越小姐嫁给他后死在他的虐待下,方儿为越小姐殉了。”
  
      李白想了更多,眼神很是悲伤。
  
      “蔡常说等人也受到了惩罚。”
  
      孟浩然安慰道“一切都过去了。”
  
      李白饮了一杯酒,点点头,道“过去了”
  
      “太白,你今后有何打算”李皓皱着眉道,一股子长辈般的怀油然而生,他不能看着李白整飘无定所的样子。
  
      “过几我要去安陆。”李白道,“哪里有父亲留下的商铺,我想在那里打理一阵子。顺便”“顺便娶了许家的姑娘”孟浩然激动地道,“你终于想开了,那个姑娘多好啊,般配,般配”孟浩然傻呵呵地笑着。
  
      “安陆许家”李皓问道,“宰相许圉师的门楣”
  
      “是啊”孟浩然笑道。
  
      本章完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