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这个废物你惹不起 > 第八百二十八章

第八百二十八章


  南城王国方面,有三个万人队,三位万夫长。
  这三位万夫长,皆是拥有九级灵根的高手。在张秀秀的父亲张海担任城主的时候,对这三位万夫长很是优待,这三位万夫长,也深感张海之恩。
  后来,张海退位,把城主的宝座,传给了女儿张秀秀。当时在场的,有许多官员许多侍卫,那些人都看明白了:张海的传位,并不是心甘情愿的,有着被迫的成分。
  由于这个原因,三位万夫长,对于张秀秀,可说是口服心不服。要不是敌军压境,国势危急,三位万夫长,都想刁难一下张秀秀。因为三位万夫长相信:张秀秀可以下诏斩杀文官,却不敢下旨斩杀他们。要知道,在双城大陆,讲究的是实力为尊,张秀秀只不过是四级灵根,三位万夫长根本就瞧不起她。
  很快,探马来报:北城王国的一个万人队,直逼南城而来!
  张秀秀从小就没有把自己当作储君,更没有想到自己会有朝坐在城主的位子上,因此,没有治理国家的经验,她听到北城王国的一个万人队杀了过来,立即向严俨请教。
  严俨淡淡地说:“急躁什么?俗话说得好:‘兵来将挡,水来土屯’,北城王国的一个万人队攻了过来,你就派出一个万人队,在城外摆下阵势,准备迎敌就是了。”
  张秀秀听了,却是大摇其头,说:“国师大人,此计不妥。”
  严俨问:“哪里不妥了?愿闻其详。”
  张秀秀说:“第一,我就算听了你的计策,指派一个万人队出去,那个万人队的万夫长,也未必听从我的命令。第二,就算那个万夫长听从了我的命令,出城作战,也不是敌方也一个万人队的对手!”
  担心严俨听不懂,张秀秀接着说:“在双方兵力相当的情况下,敌方远道而来,孤军深入,是疲惫之师。而我方背靠坚城,以逸待方,按说占了优势。但是,你是知道的,我这个城主的位子,有些得来不正。”
  严俨说:“你说的第二条,先抛在脑后。我让你派一个万人队出城,主要是针对第一条的!”
  张秀秀一愣,说:“要是那个万人队的万夫长不听我的话,我岂不是下不了台?”
  严俨说:“没有什么下不了台的!那个万夫长要是不听话,直接杀了便是!”
  严俨的语气,是得杀伐决断,似乎在他眼中,杀掉一个万夫长,如同宰一只羊。
  张秀秀脱口而出:“杀掉一名万夫长,不是那么容易吧!要知道,三位万夫长之中,不论是哪一位,都拥有九级灵根。”
  话一出口,张秀秀突然想到:北城王国的先锋段不达,也是一位拥有九级灵根的高手,还不是被白云子三招就给斩了?
  严俨淡淡地说:“就按我说的办!我让白云子和青竹跟着你,哪个万夫长不听你的话,斩之可也!”
  当下张秀秀带着白云子和青竹大师,召见了南城王国的三位万夫长。张秀秀开门见山地向一位名叫李焕苹的万夫长说:“李将军,北城王国的一个万人队,直逼而来。我命令你:率本部人马,出城迎敌,不得迟误!”发布这道命令的时候,张秀秀板着脸,显得很严肃。
  但是,李焕苹却是一副不以为然的语气,说:“城主陛下,敌人气势汹汹而来,锐气正盛。我们应该避其锋芒,怎么可以直撄其锋?依臣看来,应该据城坚守。敌人远道而来,粮草不足,不利于持久战,必然攻城。我们利用坚城,可以重挫其锋,然后乘其惰而击之,必获大胜!也不是微臣看不起城主陛下,城主陛下年轻,不懂兵法……”
  李焕苹说得滔滔不绝,完全没有想到,白云子倏地拔剑出鞘,杀向李焕苹!白云子的出手十分狠毒,一出手,便是夺命三剑的第一招“小鬼索命”。
  白云子的出手,张秀秀早就心中有数,但是,白云子的出手之快,招数之狠,还是出乎张秀秀的意料!
  白云子的出手,自然也出乎三位万夫长的意料,更出乎李焕苹的意料!尽管白云子的出手快如闪电,而且招数狠毒,但是,李焕苹久经沙场,作战经验丰富,当白云子使出那一招“小鬼索命”的时候,李焕苹急速后退。
  但是,由于白云子从独孤倾城布置的幻境之中,学会了“天网步”,因此,在天网步之下,李焕苹的后退,根本毫无意义——当李焕苹后退的时候,他的线路,早就在白云子的意料之中,白云子的身法,如鬼似魅,脚上使出了天网步,料敌于先,一下子就封住了李焕苹的退路!
  说时迟,那时快!白云子使出了第二招“判官决死”。当白云子使出这一招“判官决死”的时候,李焕苹根本就是退无可退,避无可避。
  白云子的剑尖,准确地刺入了李焕苹的要害,一股血箭,喷了出来。
  拥有九级灵根的李焕苹,被白云子两招便斩了!
  白云子这么容易就得手了,一来攻了李焕苹一个出其不意,二来呢,白云子在使用了“夺命三剑”的同时,还运用上了“天网步”,这两种武功一结合,就爆发出了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结果,只用两招,就把拥有九级灵根的李焕苹给斩了!
  就在白云子向李焕苹出手的时候,另外两名万夫长,就是想救护李焕苹,也根本没有机会,因为白云子的动作太快了,无论是剑法还是步法,都快如电光石火。
  就在白云子斩了李焕苹之后,另外两名万夫长也同时拔出了佩剑,不过,他们都没有向白云子出手,而是都指定了白云子。
  就在这个时候,张秀秀恰到好处地发话了:“李焕苹不服从我的命令,白师傅这才出剑斩之!你俩也想不服从我的命令吗?把剑收起来!”
  两名万夫长相互交换了一个眼色,这才把剑收了起来。
  张秀秀缓缓地问:“你俩谁愿意带领本部人马,出城迎敌?”
  受到了李焕苹被杀的刺激,两名万夫长,皆是自告奋勇,愿意率领本部人马,出城迎敌。
  张秀秀却摇了摇头,说:“我改变主意了,下令紧闭南城四门,没有我的命令,谁要是擅自出城迎敌,虽胜亦斩!”
  不到十天时间,北城王国的四个万人队,抵达了南城,在南城的四门,分别摆下了一个万人队,摆出了要围攻南城的架势。
  张秀秀一点儿也不慌乱,因为她现在有了主心骨,这个主心骨就是严俨。
  张秀秀再次来到了严俨的屋子,这一次,严俨没有在冥想,而是在喝酒。
  严俨的下酒物很简单,只有一盘熟牛肉,一盘煮的花生米。他喝的酒,也是双城大陆一种较为平凡的酒,名叫“老年醉”。这种酒,在民间或许是上等的酒,在宫中,只是下等的酒,只有一些太监才喝,但凡一些有地位的太监,也不喝这种“老年醉”。
  张秀秀自小长于深宫,是知道“老年醉”这种酒的,她忍不住说:“国师的酒菜,未免太简单了一些!”
  严俨没有看张秀秀,似乎是自言自语:“我喝的不是酒,是寂寞。”
  张秀秀不禁一愣,只觉严俨的话,透出了一种高大上,很有格调。
  张秀秀自己搬来了一个凳子,放在了严俨的对面,自己取了一双筷子,一个酒杯,说:“国师,我能陪你喝酒吗?”张秀秀以为,严俨一定会答应的,那么,她就借着喝酒,与严俨联络一下感情,要是她趁机喝醉了,严俨留她住下,她也就达到目的了。
  不料,严俨摇了摇头,说:“不可以!我喜欢一个人喝酒!”
  说这话的时候,严俨的脸上,平静如水,但是,他的心里,却是闪过了一抹痛苦。
  因为在前八世的时候,严俨每一次喝酒,多数时候,都由独孤倾城陪伴在侧。而且,只要是独孤倾城陪伴在侧,下酒的菜肴,就一定是独孤倾城亲自动手整治的。
  独孤倾城这个人,简直就是惊才绝艳,她要是不是天才,世上就没有天才了。她是天才中的天才,美女中的美女。任何一项武功,只要独孤倾城学了,她就一学就会,一会就精。任何一门技术,只要独孤倾城学了,她也是一学就会,一会就精。严俨自以及是世上少有的聪明人,但是,严俨自认为智商不及独孤倾城。作为九世为人的严俨,见过了无数的聪明人,但是,在严俨看来,所有的聪明人,都不如独孤倾城聪明。独孤倾城没有学过“窥心术”,却有着穿透人心的本事。
  独孤倾城的烹调之术,也几乎是举世无双了。因为不管多么高明的厨师,都有寿终之时。而独孤倾城,是不死不灭之身,在漫长无比的岁月里,她吃过了无数的菜,也做过了无数的菜。独孤倾城这个人,几乎没有缺点,如果贪吃算缺点的话,独孤倾城特别馋,属于特别好吃的那种女人,但是,不管独孤倾城多么能吃,她的身材,总是保持着那种“增一分则太肥,减一分则太瘦”的状态。
  在严俨的记忆中,他和独孤倾城,喝过无数的酒,也吃过无数的独孤倾城炒过的菜。
  只不过,严俨还是没有想到:在关键的时刻,独孤倾城竟然背叛了他!
  此时此刻,而对张秀秀的时候,严俨脸上的神情,波澜不惊,但是,严俨的心里,却掀起了惊涛骇浪。
  听到严俨说“不可以”,张秀秀有些意外,却没有沮丧,她看着严俨,问:“我可以做你的弟子吗?”
  严俨斩钉截铁地说:“不可以!”
  张秀秀又问:“你可以永远留在南城王国吗?”
  严俨依然斩钉截铁地说:“不可以!”
  张秀秀再问:“我可以陪你住一晚上吗?”
  严俨斩钉截铁地说:“不可以!”
  张秀秀又问:“我可以不陪你喝酒吗?”
  严俨斩钉截铁地说:“不可以!”
  话一出口,严俨才知道失言了:张秀秀问的是“我可以不陪你喝酒吗?”结果,他掉入了张秀秀的文字陷阱,回答了“不可以”。
  张秀秀长叹一声,说:“既然你说不可以不陪你喝酒,我就只好陪你喝酒了。”说着,张秀秀拿过了酒壶,把她面前的杯子倒满了酒,向严俨说:“来,干杯!”
  严俨没有与张秀秀“干杯”,他喝尽了自己杯中的酒,说:“说吧,什么事?”
  张秀秀喝尽了杯中酒,把两个杯子都倒满了,说:“下雪了!”
  张秀秀向外一看,果然,不知何时,天已阴了下来,飘起了雪花,雪花很大,称得上是鹅毛大雪了。
  张秀秀想了严俨吟过的诗,说:“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严俨淡淡地说:“你的记忆倒好。”
  张秀秀笑道:“只要你说的,我都记着。”
  严俨没有说话,对于张秀秀这么公开的表达情意,严俨表示沉默。
  今生今世,除了骆洛神和秦落雁,严俨决定,不再接收任何一位女人了,即使这位女人,有着闭月羞花之容,沉鱼落雁之貌。
  在严俨看来,有着仙姿玉貌的女人,不一定有着一颗善良的心,譬如前八世的独孤倾城。
  在前八世的时候,严俨的女人很多,但是,最受他宠爱的女人,唯有独孤倾城,但是,对严俨伤害最大的女人,也是独孤倾城。
  尽管张秀秀也是一流的美女了,却哪里比得上骆洛神和秦落雁?自然更比不上独孤倾城。况且,就算比得上独孤倾城又能怎么样?现在的严俨,早就把“心灵美”看得比外貌美要重要了。。
  看到严俨回避了自己的示爱,张秀秀也就不再纠缠下去了,她也算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心里很清楚:要是还不识趣,继续向严俨表达情意的话,严俨可能就要向她下达逐客令了!
  于是,张秀秀很聪明地引开了话题,她说:“国师,北城王国的四个万人队,已将南城给团团包围了,我们该怎么办?是坚守呢,还是出击?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办!”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