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云舒问道 > 第三十八章、坑鹏魔王,和尚现身

第三十八章、坑鹏魔王,和尚现身


  一声“上仙饶命”,被惊到的,不只是周云舒,还有喊处这句话的四翼天使艾斯丽。
  “怎么可能,我怎么会向一个洪荒的蛮子求饶!天哪,还喊什么‘上仙饶命’……好羞耻啊!我作为主虔诚的信徒,肩负着最为神圣的使命,怎么会做出这样丢脸的事情?啊,一定是这个可怕的恶魔,渎神的洪荒蛮子,他对我施展了可怕的魔法,扭曲了我的意志,一定是这样的……”
  不知道这位像是被吓得心智出了问题的女天使是不是真个脑子有毛病,居然把这些话用生涩的鸟语——异界语言,对洪荒这边而言,跟鸟语没什么差别——鸟人的语言嘛——当然了,凤凰所代表的飞禽一族,对此保留意见,却不是我们这里要讨论的了。
  且不说过程如何,至少这位异界的鸟人的一番看似中二可怜的做派,终究还是起了那么点儿效果。至少,周云舒扬起的长剑,虽然上面的气息越发凌厉,但终究并没有落下来,把她斩杀当场。
  诚然,周云舒是怔了一下。不为其他,仅仅是面前所见,着实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或许对于某些人来说,那位长着四只翅膀,却在自己站在面前的第一时间,将那鸟翅收了回去的女子,却是除了惊诧,便只剩下恶心了。
  对方虽然念叨着的是他们异界的语言,但大致跟地星上某项折腾过无数未成年或者已成年的炎黄苗裔的外语有异曲同工之妙。虽然细节不一,但意思大致也能听了个七七八八。也正是这么个原因,周云舒是当真难以想象,就这样的角色,其身后的世界居然能够成为洪荒世界的劲敌,甚至于从他所搜寻到的一些蛛丝马迹来看,分明是慎重至极的对手!
  道理上说不过去,那么自然是别有隐情了!正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对方如此荒谬到难以置信的举动,显然是藏着自己无法想透的玄机。只是不管怎样的阴谋亦或者算计,终究是需要力量支撑。既然如此,一剑斩之也就是了。
  于是乎,那位异界的鸟人“天使”,眼看着周云舒长剑悬空未曾落下,那张吹弹即破瞧上去分外姣好的脸蛋上露出的一丝庆幸的神色还未来得及完全绽放,就见着周云舒垂落下来的剑气好似长虹经天也似的落了下来。
  “啊——”一声尖叫,却只来得及喊出半声,那鸟人天使便被充塞于整个空间的剑气给压的半个字儿也吐不出来。只是到了这个时候,便是周云舒也没有发现,这个一副花瓶卖相,看似痴傻的异界鸟人,闭上的眸子里的那一股子狠厉与决绝。只是周云舒临头一剑,到底没能落将下来,而那鸟人天使,原本要发动的决死一击,也悄悄散去。
  却原来,在那千钧一发之际,周云舒新近入手,还没揣暖和的小空间,便在这个时刻,突然崩塌。周云舒当时心灵示警,谁还没闹明白寄件方生什么,却也第一时间收剑,随后袖里乾坤,混合着壶中日月一并施为,勉强将那近万的凡人收入袖中。只是饶是周云舒神通金苗,到底道行不足,一时间,袍袖鼓胀,显然是道法已然到了极限,未必能够维持多久。
  再下一瞬,空间炸裂,空间破碎产生的乱流肆虐不休。只是总算周云舒此前是这小空间的主人,心念所致,终究能够把空间破碎所产生的乱流消弭不少,至少,已经不足以对他产生威胁。
  “哼哼,果真还有援手!何方鼠辈,且站出来让周某瞧瞧……”
  周云舒话音还没完全落下,就听得一个桀骜中却又饱含着满满恨意的熟悉声音:“人族的小子,久违了!天界有路你不走,地府无门闯进来!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找死,须怨不得本王以众凌寡了!孩儿们,先给爷爷围起来!”
  四下里立刻便是一阵排山倒海也似的应和之声,成千上万的嗓音呼喝着:“尊大王爷爷号令!”一时间,妖气冲天,大大小小的妖魔,一个个半人半兽,显然化形都不完整,此时却都是气势汹汹,煞气逼人,很快就将此处围了个水泄不通。
  也是在这个时候,一条魁伟的身形出现。这厮卖相十足,英伟逼人。身上一口神剑出鞘一半,更映衬的这厮气度无双,玉树临风。只是遗憾的是,眉宇间的那一抹阴郁,终究是美中不足,犹如白璧微瑕一般,令人惋惜不已。这个时候,又是这种场景出现的,自然是周云舒在小仙界的第二个敌人,苍梧山之主鹏魔王了!
  这里那个惋惜的人,当然不会是作为敌人的的周云舒了。毕竟此地还有个异界来客。作为一条根正苗红的颜狗,艾斯丽这位长着四根翅膀的角色当真不愧于传说中对美好无限追求的形象,第一时间就叹息不已。也正是因为这一声叹息,让原本注意力一直放在周云舒身上的来人,将目光放在了她身上。
  “咦,你就是这两年搬过来的邻居?到了本王的地盘,居然也不递上投名状,委实是欺人太甚!不过本王素来心胸宽广,不与你计较这些许小事……”
  鹏魔王眼中闪烁着一种名叫做“好色”的光芒,看的艾斯丽一阵子心里发毛,只好一遍一遍的在心里嘀咕着:“洪荒蛮子,果真是盛产变态……”
  确实,艾斯丽此时已经遮掩了本相,化为人族模样。其容貌姣好,细腰丰臀,端的是一副妖娆诱人无比的模样,姿色虽不是鹏魔王生平仅见,但也是最为出类拔萃的那一小撮之中了。最重要的是,天使一族,自带一种“圣洁”的魅力,配合着那诱人的模样,鹏魔王这等不修心性的大妖,被其吸引然后生出占有的联想,简直再正常不过了!
  况且,鹏魔王的能为,暂时也看不出那艾斯丽的本相,只能判断出对方并非人族。既然不是人族,又是自己修行到了天仙境界,效法自己想要占山为王,可见跟脚也是不浅。这样的任务,娶了她也算不得什么——大不了,做一个妾室也就是了……
  且不说艾斯丽心里头在思量着什么,那鹏魔王却是继续言道:“当然了,作为回报,阁下也该有所表示。这样吧,本王便纳你为后,往后好生伺候本王,整个苍梧山都匍匐在你脚下,少不了你的福享,你意下如何?”
  艾斯丽心里恶心至极,只是心里却在这一刹那闪过了一个新的想法。“老邻居”鹏魔王的能为,她此前收集过的资料中有详细的情报。其一身能为相当可观,而且身为苍梧山之主,可以动用的资源太多了。若是能够借助鹏魔王的手,斩杀周云舒,便有相当大的可能保住自己的秘密,然后自己也可以借助鹏魔王的势力,为母界立下滔天功劳,等到“圣战”到来,必然得到父神无尽的赏赐,让自己蜕变为更强大的天使……
  只是相比于得到的,唯一需要牺牲的,可能就是自己的圣洁了。不过想想自己的圣洁已经被里斯艾玷污了,再次牺牲,也算不得什么了。更何况出发前,父神也曾有旨意,只要保持心灵的圣洁,其他的形式上的东西并不重要。身在异地,满目皆敌,务必要将天使的本性深深掩藏,否则是很难活下去的。活不下去,任务也就无法完成,导致的后果将会无比可怕。相反,只要一心为了母界,就是渎神,那也是父神的好孩子……
  想到这里,艾斯丽当即就下定了决心。更何况,眼前清新,周云舒虎视眈眈,鹏魔王别看一片“友善”,但眼中的欲望已经说明了一切。更何况,他的态度,从他那并不客气的失礼言辞中,已经表现的淋漓尽致了——艾斯丽并不知道,妖族中力量为准,素来也是直来直去,只要不是在惊醒什么阴谋算计,那么一定是想要什么就说什么。鹏魔王一番愿结“梁燕之好”的话语,其实已经是相当的客气与委婉了……
  休要看笔者在这里连篇累牍,说了近千字鹏魔王与艾斯丽之间的互动,但就时间刻度来说,其实也就那么寥寥几个呼吸罢了。这一对儿各怀心思但却像是王八看绿豆对了眼儿的狗男女,像是忘了周云舒这么个大敌还在一边儿一般,只是周云舒显然没有在一旁当一个看一出狗血戏码的合格的看客的觉悟。冷哼一声,剑气四溢,见一对儿狗男女都锁定了。
  “鹏魔王,经年不见,你别的不见长,这胆量却是大有长进……嘿嘿,你可知道,有些人的因果承负,你区区一只大鸟,事实被子也接不下来、承受不住的?”
  出于某种心里,周云舒并没有第一时间点明艾斯丽的真实身份,而以鹏魔王的秉性能为,在没有见到鸟人本相之前,怕是也根本认不出对方的跟脚。甚至于,周云舒猜测,鹏魔王这般狷狂性子,对于天庭不说是不屑一顾——主要是没那份能耐,多半也根本不会去关注。很可能更不能不知道天庭在追捕通缉这些异界来客……
  周云舒很是期待,不知道鹏魔王这已经一脚踏入深坑的鸟儿,会不会把另一只脚也踏了进去?若是能够就这样坑死鹏魔王,周云舒表示,他会很开心,怎么着也要好生庆祝一二才是……
  也正是怀着这样的一种心态,周云舒才没有上来就刀剑相向,以一敌二——话说,周云舒虽然自信能够以一敌二依旧将对方镇杀,但再加上这漫山遍野的妖魔,只怕还真的是力有未逮。既然如此,挖一个陷阱,也是情理之中了。
  甚至根本不需要周云舒做什么引导,不论是苍梧山上的妖魔,还是异界来客艾斯丽,都无疑是他的生死对头。而就眼下的情况分析,艾斯丽明显不是周云舒的对手,而且与鹏魔王一方并没有太过明显的仇怨——鹏魔王要是真的计较对方没有拜山就占据一方的话,也就不会等到今天才动手了。
  综上分析,那位异界过来的鸟人,只要不是蠢货,就一定会想办法跟鹏魔王联系在一起,合力绞杀自己——反正也只有自己窥破了她的秘密。杀了自己,驱散神魂,也就能最大程度上保住其间谍的秘密……
  只是周云舒自己也没有想到,鹏魔王这厮居然这般上道,都不需要他再做什么,自己就跳出来把一只脚踩了进去。所谓“宜将剩勇追穷寇”,周云舒当然要适当的再推一把。
  鹏魔王这厮果真也不负期望,冷森森得笑了一阵,然后用一双狭长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周云舒,差点儿让周云舒以为自己的小算盘被对方看破了,暗自懊悔不已,敢情是自己操之过急,加上用法不当,起了反作用。
  孰料那鹏魔王冷笑之后,转回头却是阴恻恻的道:“哼哼,姓周的,上回让你侥幸逃得一命,你这厮不知铭感大恩,却反倒再来我苍梧山横生事端,又欺凌本王未过门的妻子,当真是好大的狗胆!今儿个,是三山五岳也没有能救你之人。你若是想,跪下求饶,或可留你元神转世。如若不然,身死道消魂飞魄散就在眼下!”
  周云舒却是丝毫也不着恼。以他和鹏魔王的深仇大恨,就是骂的再恶毒一百倍,也实属正常。只是可怜鹏魔王异界药王,骂人的水准却着实让人失望。翻来覆去,除了威胁和让人求饶,便再没有什么新鲜的花样了。当然了,最重要的,却是鹏魔王这厮说出了异界的鸟人天使是他未过门的妻子之后,周云舒便完全没有跟他计较什么的心思了。只是为了确定把这厮坑死,周云舒还是顺水推舟,再推了一把。
  “你是说,这位是你的未婚妻?”周云舒指了指那位异界的鸟人天使。那鸟人天使立刻对鹏魔王投了一个妖娆万千的眼神,不管洲运输的目的是什么,她只要搭上鹏魔王,诛杀了周云舒便是。
  鹏魔王正要应上一句,然后霸州运输挫骨扬灰,抽魂炼魄,岂料在这个时候,异变突起,他的话语还没出口,就被堵了回去。原地又出现了一个肥头大耳,宝相庄严的大和尚!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