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云舒问道 > 第三十七章、帝后闲话,上仙饶命

第三十七章、帝后闲话,上仙饶命


  “话虽这么说,但把敌人放在自己的地盘上搅风搅雨,总觉得不是那么回事儿”昊天上帝摇摇头,言道:“罢了,说这些个做什么,没的自寻烦恼。回头还是交给二郎真君处理吧……他不是养了条狗么,正好合用——不合用,那就来一顿狗肉火锅。”
  王母娘娘摇摇头:“你呀,就是矫情得很!”对于昊天上帝摆出来这般面孔,她是一点儿也不奇怪。在人前,昊天上帝自然是那个威严端庄的天帝陛下,但在自家人面前,却本来就是一副惫懒性子,无数年来,早已司空见惯了。
  “也不能什么事儿都交给二郎,他镇守灌江口,那里本身便是一处节点吗,哪里还有精力分心,去照顾这些小虫子?再说了,那佛门不是还有一头谛听神兽么,交给地藏王吧,佛门若是想要证明自己,这不就是送上门来的功劳?左右那厮也是闲的发黄,居然去平心姐姐那里跟东岳皇弟、太乙天尊胡搅蛮缠,当真没有一点儿大局观念……话说谛听怎么好吃来着?”
  昊天上帝笑了笑,言道:“王母言之有理。那边就这么办吧,正好也看看佛教这位菩萨的成色。哼哼,只是咱们这边儿也得找人盯着点儿,我怕那秃子不肯真个出力。若是无甚作为,最后真的让逃出了一两条漏网之鱼,也是个麻烦事儿!”
  “这个好说,把事情交代给西天佛老便是,若是事有不谐,直接问罪佛门。这个当头,咱们强硬一点儿,反倒是能消解他们的疑虑。再者说了,大战在即,佛门总要时不时的敲打一下才好……”说到这里,王母娘娘似乎有些恼意:“想到接下来不久就是布局,在耍一趟西游的猴戏,本宫心里就十分不自在!”
  “话是这么说。”昊天上帝微微颔首道:“但这时候扩大佛门,也是在给咱们这边儿增加助力。咱们又不是演戏的,不过是变着法子走个过场便是。以往数个纪元,哪一次佛门逾越了规矩?《那西游释厄传》终究不过是凡人的话本小说,你还是不要代入太深了的好!”
  “哼哼,难道就不是那帮秃子们传下去,几经恶意渲染,然后传下去的么?若不是看着流传的都是不成仙道的凡人,本宫真想把聚仙旗插在灵山之巅!”
  “好了,好了。消消气就得啦,那玉清师兄被说成了嫉妒兄弟,乃至于勾结外人的角色,没看人家也没怎么治气么?”
  “哼哼,二师兄确实没有置气,只是不小心,崩碎了灵山几次罢了……算了,不说这些个了,这桃子千万年也没什么变化,吃着也是乏味,还是大师兄的九转金丹有嚼头,赶明儿讨两葫芦回来,给二郎和三丫头送几颗过去当糖豆嚼着,总比啃桃子要来的有意思。”
  “你这又在生哪门子的气,没头没脑的!”昊天上帝摇摇头,又啃了一口桃子:“这不挺好的么,又甜又脆,你们女人啊,就是喜新厌旧……啊,当朕没说……”
  “哼!”
  且不说昊天上帝王母娘娘借助昊天镜遍查三界,一边商议着更深层次的算计,然后不知不觉就跑题了十万八千里,不知把楼歪到了何处。虽说两界之战,容不得半点儿疏忽大意,天帝天后也是要全力以赴,但对手毕竟只是一些过河的小卒子,还是他们这边儿出于某种算计给对方一种成功瞒天过海的假象,那么自然就不需要倾注所有的精力了。
  要知道,在最开始的时候,昊天上帝以及一些核心大佬便“配合”对方把小仙界让出了一条口子,就像是真的是对方竭尽所能之后在不惊动洪荒世界这边儿把小卒子送了过来,但实际上,在对方刚刚过来,还没来得及扎下根的时候,这边儿的大佬便不声不响的抓了黑翅膀鸟人一只,然后这一回借助耗费了很大力气与资源,在不惊动异界之人的同时,把“策反”过来的黑翅膀鸟人送回去,算是埋下一枚棋子,配合这边儿的行动。
  这一回把周云舒拉入局中,便是他们布局的一个比较重要的环节之一。也唯有周云舒这样,自身天机混沌之人,去做一个引头的才能保证后续计划的万无一失。只是可能洗涤神魂难免减智商,这厮在出卖苍梧山这个据点的时候,居然很快就被看破了!
  好在洪荒这边儿的大佬都有第二手预案,不管怎样,都能保证消息不会传出,倒也算的上是有惊无险。至于周云舒的存在,这些大佬除了昊天上帝王母娘娘,不说一无所知,但能参与进来的,却也寥寥无几——反正,佛教那边,大抵是不知道周云舒的特殊的。而能够追踪定位周云舒的,除了手持昊天镜的昊天上帝,只要周云舒自己不愿意,便真的再无他人了。
  请循其本,回归苍梧山这里。却说前两年,天庭这边儿察觉到了异界想要悄悄撕破一条口子送些小虫子近来,便开始设下了计划,一步步收缩山神土地,明面上是为了备战,培养战力,所以减小禁锢,暗中却也在同时执行着这么一个计划。
  与其让异界之人锲而不舍的偷偷摸摸搞小动作,还不如配合一下,将之放在明面上来,反倒是能把威胁减小到最低!相应的,为了保证真实,也为了不让对方的谋划真的得逞,这边儿也要不断地给潜伏进来的找麻烦,这种戏中戏的手段,细说也没什么意思,大致便是如此而已。
  而这些异界之人潜伏进来,自然是有着它们自己的使命。正如前文所言,他们是需要在小仙界买下自己的种子,到时候两界完全相撞的时候,便能够借着这些种子起到奇兵天降的效果,直接在小仙界这边儿腹地开花,怎么着也能让洪荒世界这边儿闹一个灰头土脸,错失先机。做得好的话,便是一鼓而下,拿下小仙界也不是不能想象一下!
  而埋下种子的手段么,便是从最底层的生灵开始,套路大多都差不多,先是悄悄弄来一些普通人族,将之放在危险环境之中。然后自己再以仙人的形象出现,一步步扶危济困,把自己的理念掺杂在一些似是而非的道理之中,一步步替代掉“仙神”的概念,然后再施加度化。听起来,像不像某个宗教曾经干过却没成功的事儿?
  是的,在整个世界都是敌人的环境下,这些异界之人,哪怕有着先天至宝庇护,气机不至于泄露,但也是危机重重,一个不慎,就会暴露自身,弄不好就是身死道消,任务自然也就不必说了。在小仙界死亡,可是没有机会再回到什么天使转生池之类的玩意儿里面重来一遭的……
  也正是因为这么个原因,这些异界之人才会小心翼翼。他们选择的凡人,都是那种极度不如意的“难民”,而且都是小范围出手,动静也不大。落脚的地方更是要再三确定——若不是苍梧山这里有鹏魔王的势力存在,他们还真的这里……
  只是很不幸,事业才刚刚起步,初步得到被卷来的人族的认可,还没来得及把异界的一些东西掺着水慢慢灌输,便被周云舒误打误撞的找上了门来。这其中的憋屈自不用说,反正小心翼翼已经成了习惯,大不了再蛰伏一段时间也没什么。哪知道周云舒这厮却是个好奇心重的货色,一推演,便惊动了先天至宝——的分身的示警,再然后么……
  就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原来异界中人彼此都有一种隐秘的联系。这里本来是一位两对翅膀的四翼天使,一个名唤作“艾思丽”的女性……鸟人负责,前几日才有一个堕天使过来协助。是的,没错,这个堕天使,也就是洪荒这边儿“策反”过来的“自己人”,一个叫做“里斯艾”的家伙。
  这厮在艾思丽察觉到周云舒的探查之后,先于艾思丽一步便做出了反应,启动了“紧急预案”魔法结界,把这片空间独立出来。虽说这个魔法结界的初中,是在事不可为,而有自身已经暴露的情况下启动,把一片空间切割出去,困住敌人的同时,自己则是借助悄悄送进来的先天至宝的分身脱身而出,然后湮灭空间,从而把敌人也一并干掉。从设计之初的理念来说,无愧于洪荒世界的宿敌,当真是完美的无可挑剔。
  只是凡事都怕万一!尤其是在有一个居心叵测的“自己人”的时候,再精妙的算计,也将成为一个笑柄,甚至于是坑死自己的陷阱!
  于是乎,里斯艾在启动结界之后,耸耸肩膀,表示自己只是稍微有些紧张了。不过结果不坏,这不已经把敌人困了进来么?你看,敌人气机隐隐,玄之又玄,分明是洪荒世界那边的玄仙境界,对应着咱们的四对翅膀的八翼天使,打肯定是打不过的,不这样做,难道坐以待毙么?
  艾思丽对里斯艾的观点表示认同。虽说对于堕天使有一种本能的厌恶,但毕竟都是一个世界阵营的,而且对方之前的举动也是最为合适的做法,便只哼了一声,表示认同。然后正要借助先天至宝分身的伟力脱离这片空间,然后顺手湮灭空间,坑杀周云舒。
  岂料在这个时候,被自己所信任的同伴里斯艾截断了“圣力”的流转,让自己的身躯一下子僵住了。虽说僵住仅仅以顺,但那里斯艾这混账,居然摸走了自己的至宝分身,对自己做了个恶心的笑脸,极为猥琐的吻了吻自己圣洁的嘴唇。等自己恢复行动能力的时候,这个肮脏恶心的堕落败类,居然一个人传送出去,居然跑了!
  于是乎,可怜的小天使艾思丽大人,出于深知自己不可能是洪荒世界玄仙对手的考虑,只能暂时避敌锋芒。在无法离开小空间的时候,也只能藏在空间里的一处核心隐秘所在,等着自己也不知道在等什么的未来。
  别误会,艾思丽可不是怕死,只是要留存有用之身,继续为母界做事罢了。真要是想那些勇敢的骑士那样热血上头就冲杀过去,除了送人头什么都做不了!死固然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尤其是死后不能回归父神的怀抱,简直可怕极了!但艾思丽却绝不是怕了这个,她只是不想死的毫无意义而已……
  于是乎,艾思丽也就只能在这个隐秘的地方,恨恨不已:“可恶肮脏下贱的堕落天使,你这个碧池生的畜生养的,怎么可以亲吻艾思丽纯洁的嘴唇!天啊,那是艾思丽要留着的纯洁侍奉复审的,怎么可以毁在你这么个肮脏下贱的玩意儿身上……哦,该死的,你这背叛母界的混账,你不得好死,灵魂将承受撒旦的火焰,在地狱里灼烧三千三百万年……”
  且不说异界的四翼天使艾思丽,周云舒除了最开始被困在小空间里楞了一下,再然后,则是恢复了自信模样。诚然,对方的这个“陷阱”着实狠辣,丝毫不在意那近万的普通人族的生死,这一点让周云舒尤为恼火,但再怎么气氛,却也不得不暂时忍下,不敢轻易出手。
  但接下来,却没有遇到想象中的袭杀,反倒是让周云舒看破了小空间的大致运转模式。虽说像是一种从未见过的陌生体系,但无奈其手法太过粗浅,只是略略观察,他就心中有数了。这个时候,自然而然的,周云舒也有了相应的对策。
  所谓“釜底抽薪”,便是说要让滚开不再沸腾,只需要把锅底下燃烧着的柴火取走就成。周云舒要想对付敌人,但又不能够误伤了这近万的皮痛烦人,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做一做这釜底抽薪之事,直接把这小空间的所有权夺走,那么敌人自然就困不住自己,也不会因为交战就伤害到凡人了。
  事实上,这种龙傲天流的话本小说才会出现的桥段,却因为对方的手段太过粗浅,而且也压根没有袭杀过来的动作,才让周云舒这种不是办法的办法,成了神来一笔!
  于是乎,但见得周云舒信手勾勒道道玄妙符文,另一只手则是长剑紧握——他可不会放松警惕,万一敌人就是趁他炼化小空间的时候出手呢?须臾功夫,小空间易主,周云舒则是身形一闪,出现在那艾思丽面前。
  “啊,上仙饶命!”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