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医然是你 > 第八十三章:真是多灾多难的一天

第八十三章:真是多灾多难的一天


  自从天气热了,申姜都是吃同事口中的爱心便当,没办法啊,梁医生不准她吃外卖,说是不干净不营养还浪费钱。
  “姐,又热爱心便当呢!”
  又来了,申姜只能朝出门吃饭的小美微笑点头,现在她可是公司同事们调侃的对象,一个两个闲下来就左一个梁医生右一个梁医生的拿她寻开心。
  “叮!”
  饭热好了,申姜打开微波炉徒手端出来,手下一滑没抓住,玻璃饭盒掉落在地,菜、饭、玻璃碎片溅了一地,她有些蒙了。反应过来时,赶紧蹲下来将大的玻璃碎片捡起,一个不注意,大拇指被划开了一个口子。
  公司人都下楼吃饭去了,谁发出的声响根本不用猜,原本正在闭眼休息的李琛放下架在桌子上的双脚,疾步出办公室,见申姜蹲在地上发呆,就连手在流血都不没知觉,赶紧抽了几张纸在她身旁蹲下来,皱着眉头弹了弹还没回过神的她,“我说你今天是怎么了,早上打碎了玻璃杯,中午又把自己热好的午饭给碎了。”
  申姜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早上出门的时候看到阳台有只乌鸦就感觉心慌不安,总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
  李琛扶她站起来,笑她,“好歹咱也是读过大学的人,什么时候你也变得跟老太太们一样迷信了。”
  “但愿是我想太多了。”
  “你大拇指的伤口不小,给小美打电话让她带点消炎药和创可贴回来,这里交给我,你站远点。”
  热个饭都能这样,现在他都有点怀疑这些年她到底是幸运到怎么个地步才没把自己养废掉的。
  “啰嗦,我又不是小孩子。”
  拿过扫帚和垃圾桶,李琛看了申姜一眼,然后清扫,“在我这,你跟三岁小孩子没区别。”
  好吧,好吧,她竟无言以对。
  回到办公室拿手机,给梁京墨打了个电话,没人接听,她又发了个短信,让他忙完给她回电话。
  等她想起手机的时候已经到了下班时间,心里还是觉得不安,去酒吧之前她又去了一趟医院。
  梁京墨不在办公室,门上多了一道划痕,手机也打不通,这样的情况申姜更是不安,撞见一个小护士便问她,“您好,请问梁医生还在手术室吗?”
  小护士见过申姜的,看她样子应该还不知道下午医闹的事,“下午梁医生负责的一位病人来医院闹事,这会应该还在警察局做笔录。”
  申姜心里一紧,连忙问护士:“那他受伤了吗?”
  小护士点了点头,想起当时的情景都觉得惊险万分,“好在梁医生反应了,只是划伤了手臂,要是再慢那么一点点,那刀可就扎进心脏了。”
  光是想想,申姜都觉得当时情况危急,心又再次揪紧了几分,对小护士说了声谢谢,便打车往警察局赶去。
  凝望着窗外飞逝的风景,申姜面色有些发白,原来,生死在健康的他们面前也会因为外界的因素突然发生,更何况还是身为医生的梁京墨,他除了要面对手术病人还有医闹。
  梁京墨做完笔录出来,便看到了站在门口的申姜,这一对视他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下午的事发太过突然,他刚从手术室出来回办公室,准备换衣服去她公司等她下班,察觉身后有人,回头已经来不及了。
  持刀的病人家属来势汹汹,他几乎是下意识也是对危险的本能做出的反应,躲过了朝胸口袭击而来的水果刀,那一刀落在了他还未拧开的办公室门上,刮了一道长长的痕迹,还未等他反应过来,第二刀又再次朝他袭来。
  手臂上的伤就是夺下病人家属手持的水果刀划伤的,所有的变故发生只是眨眼间功夫,在那纷乱尖叫声交错的环境里,他的内心其实也是怕的,怕来不及娶她,怕再次留她一人面对所有的苦难。
  望着活生生朝自己走近的梁京墨,申姜双眼微红,“你先站那别动,我等会再回来找你。”
  后退,然后转身,她大步离去。
  即便经历过死亡,她发现自己还是做不到淡然面对死亡,尤其是身边的人,内心里满是恐惧,失去他的恐惧,那种恐惧跟失去外婆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站在十字路口的一头,她望着来往的车辆和人群,一切的一切都是陌生的,唯独他是熟悉的。
  没与他重逢之前,她总会期翼最好的自己与他重逢的那一天,即便举步艰难,至少还有渺小的希望支撑。重逢之后,想好好爱他,想依赖他,同时也可笑的做好了时刻抽身的准备。
  说到底,她还是自私的人,自私的想要他跟随她的脚步,按照她的节奏来走,让他一味的迁就自己,却从未想过他要什么,也不如他爱得深沉,爱得义无反顾。
  甚至……甚至她不愿承认自己将他划为了徐有志申军那一类……说到底,因为过去的那些事,她没有破斧成舟去爱他的心。
  如果今天真的发生点什么,她的世界怕是真要沉入黑暗中了,这一刻,她才明白过来,梁京墨于她而言是不能失去的一缕阳光。
  转身,抬眸,他已站在她的身后。
  申姜凝望着他,问他:“为什么要跟过来?”
  梁京墨如实回答:“怕你离开。”
  申姜喉头哽咽不再看他,将视线投向远方,“如果不论你怎么靠近,我还是一颗捂不热的石头,随时做好跟你分手的准备呢?”
  盛以凡就说过,她的心就跟石头一样,够硬。
  这句话,她终于说了出来,比预期的要早,梁京墨反而觉得松了一口气,上前将她揽入怀里,“那一定是我做的还不够好。”
  申姜哽咽,“梁京墨,你很好,不好的一直是我。”
  “你的所有顾虑我都知道,也都了解,”他将下巴搁置在她的发顶上,同她一样望着远方,“我也说过,我爱你不求你同等爱我,只需要偶尔回应一下就好。”
  至少,目前的很长一段时间,他们的状态都会是这样,他早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不过,今天的突发状况,也算是因祸得福,她开始重新思考他在她心中的位置。
  “这样对你不公平。”
  “爱情里本来就没有绝对的公平存在,更何况我喜欢爱你多一点。”
  然后一点点积攒,积攒到她离不开他的那天,才算圆满。
  看,他总能轻而易取的抚慰她的心,她转身双手抱住他,仰着头看他,一字一句道:“在我心里,你是很重要的,跟徐女士一样的重要。”
  这样的话很难得听到,梁京墨抬起未受伤的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因为她的话此刻他只觉心窝暖暖的,低头亲了一下她的额头,心里说不出的满足,眼里是道不尽的温情,“收到!”
  抹了两把眼睛,申姜退出他的怀抱,“你的手怎样了,我看看。”
  梁京墨不遮掩,乖乖伸出手给她检查,“包扎过了,不严重,过几天就好了。”
  都包扎了怎么可能不严重,没一两个星期肯定好不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个病人早就出院了,恢复的也还不错,我想一定是有人教唆病人家属来医院闹事。”
  余光瞥见她贴了创可贴的手,他抬手捉住,眉头微蹙,轻轻揭开看了看,口子还不小,还有干了的血迹染在上面,“手怎么弄的?”
  “中午热饭的时候,没拿住饭盒掉地上碎了,不小心割到的。”
  饭盒碎裂也不至于割到手指,一定是她去捡玻璃碎片了,重新给她合上创可贴,斥责的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等会去超市给你买个不易碎的饭盒。”
  明显感觉他周身的气压不对,申姜保持沉默不说话,由着他牵着走,心里感叹,真是多灾多难的一天。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