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医然是你 > 第七十七章:徐有志,你最好不要去找他

第七十七章:徐有志,你最好不要去找他


  回到A市的第二天晚上,凌晨三点左右的时候申姜手机响了,梁京墨闭着眼伸手拿床头柜上的手机,迷迷糊糊看了一眼号码,见没有备注名字直接按了挂断,然后抱着她继续睡。
  只是很显然,对方并没有打算放弃,挂断两次都是没有一秒又拨了过来,第三次响起,怕吵了申姜,梁京墨轻轻松开圈住她腰的手,拿过手机出房间,按了接听放在耳边往阳台去。
  电话那头没有说话,只传来男人痛苦的声音不间断传来,梁京墨大概猜到是谁了,没有说话。
  “申……姜,送……我去医院。”
  这段时间,对于徐有志他尽量不接触,避免她不高兴,但这样的情况,显然不能不管,“她在休息,我是梁京墨,告诉我您哪里不舒服?”
  梁京墨是医生这件事,徐有志是知道的,“腰部……位置,绞痛,站不起来,吐……了……两次。”
  应该是结石,具体情况得做了相关检查才能清楚,病情也可大可小,梁京墨转身往衣帽间走,边走边道:“我这边最快速度赶过去需要二十分钟,您可以坚持住吗?”
  “可……以。”
  挂了电话,梁京墨拨了通讯录里的另一个号码,简单跟对方说了几句后进衣帽间换衣服,出门前去主卧看了一眼正在睡的申姜,将纸条压在她的手机下,而后出门。
  梁京墨赶到地下室的时候,门已经打开了,屋里的地上除了丢满的烟头和泡面盒矿泉水瓶,还有几滩呕吐物,狭小的房间散味本来就很难,这会各种味道混合在一起难以形容,他忍住胃里面的翻涌,压制住喉咙里想吐的感觉,朝趴坐在地上的徐有志走去,在他身旁蹲了下来,“您还能动吗?”
  这一刻,他庆幸电话是他接的。
  徐有志手按住疼痛部位,缓慢地摇头,太痛了,痛得他死去活来,恨不得拜天拜地。
  扶起徐有志坐在床上,梁京墨在他面前微蹲下身体,将他的双手搭在自己的肩上,而后双手绕到他的腿弯下,将他背了起来。
  “您抓紧了。”
  到了医院,已经有医护人员在急症门口等着,大概情况交待清楚之后,徐有志被推去做检查了。
  外套上沾染了呕吐物,但凡与申姜无关的事物,像这样的他根本无法忍受,甚至是有严重洁癖,脱掉外套,他站起来将它扔进垃圾桶里。
  “梁医生。”
  听到声音,梁京墨微闭的眸子睁开,见刘医生拿着检查单子出来了,他起身迎了上去,“刘医生,病人情况怎样?”
  刘医生扯下口罩,将单子递给他看,“结石位于左侧输尿管下段管腔内,而且还不小,药物排除的可能性不大,建议手术取石。”
  “那就安排手术吧!”
  “好的,”能让这位优秀的后生亲自打电话的人可不多,刘医生不免多问一句,“病人是?”
  “女朋友的舅舅。”
  “哦,明白了。”
  这位优秀的后生有多喜欢女朋友那可是全院皆知了,听说从高中一直喜欢到现在,中间分开了八年,也算是苦尽甘来,不容易啊。
  也正是因为他,搞得医院的那些小丫头们每天都嚷嚷要找跟他一样男朋友,上哪找去呀,真是的,还以为看偶像剧呢,要找之前先把两位当事人的坎给过一遍再说。
  这手术虽然不大吧,但病人是他女朋友的舅舅,那他可得好好做出一朵花来。
  “刘医生,抱歉,占用了您的休息时间。”
  没办法,电话一结束,他脑子里想到的人也只有他。
  刘医生摆了摆手,笑着道:“是你电话来得及时,再晚一分钟我就在回家的路上了啰,那会你再怎么拜托都没用的。”
  年纪大啰,熬长时间不行,比了年轻的小伙子们,这会还在医院是为了一台棘手的手术。
  梁京墨微微一笑。
  “我进去了,手术需要点时间,你去给他办理住院手续吧!”
  “嗯,辛苦您了。”
  刘医生戴上口罩,调侃道:“真觉得辛苦我了,下次带你的宝贝女朋友一起请我吃饭。”
  梁京墨点了点头,“一定。”
  手术结束,徐有志麻醉还没醒,送进病房之后,梁京墨嘱咐责任护士两句,要是他醒了,就给他打电话,然后往家赶。
  梁京墨什么时候起床的,申姜完全不知道,醒来的时候看到压在手机下的纸条,才知道他去了医院。
  收拾好出卧室,就听见关门声传来,她往玄关走去,就见他正在换鞋,上前接过他手里的早餐,“你几点去的医院?”
  “三点左右,你先吃早饭,我去洗个澡换身衣服。”
  “好。”
  泡了两杯牛奶,申姜才坐下来吃饭,想起昨晚下班的时候李琛说今天有两个人面试,她打开邮箱点开收件箱看了看,光看简历的话其中一个还可以,具体的还得等到面试完才能确定。
  刚从邮箱退出来没一会,手机就突然卡了,手指随便在屏幕上点了几下,过了会反应过来时,弹出了来电显示,两个未接和一个已接,都是同一个号码,时间也都是在凌晨三点左右,盯着那串号码她脸色不由地微变,放下手机。
  梁京墨洗完澡换好衣服出来,见她握着勺子坐那发呆,轻轻弹了一下她的额头,“想什么呢?”
  申姜眼眸微闪,垂眸喝粥,“在想今天的几个客户。”
  徐有志的事梁京墨没打算瞒着申姜,毕竟他们的关系好不容易近了一大步,他不希望因为他让他们的关系再次回到原点。
  等她吃完早餐喝完牛奶,他才缓缓开口:“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暂且喊他徐先生吧。徐先生凌晨的时候输尿管结石突然发作,打电话让你送他去医院,我接了,然后送他去了医院。”
  申梁嗤笑,有120不打非得给她打电话,博取同情吗?
  “石头已经通过手术取了出来,一周后出院,好好休息调养,差不多一个月左右可以完全恢复。”
  “我知道了。”
  申姜站起来,拿着杯子走到洗碗池边,打开水龙头冲洗。
  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梁京墨更猜不到听完他说的这些,她心里到底是怎么想他的,只能站在她的身边,说出自己当时的想法,“但凡你不想接触的人和事,我都不会去接触,只是徐先生那样的情况,我去的话能够更快的解决,你不要生我的气好不好?”
  他的言语里满是小心翼翼,听得申姜的心一揪,明明反过来的人应该是她啊,转动杯子的手停了下来,“我没有生气,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他。”
  如果电话是她接的,她也做不到不管徐有志死活。
  梁京墨松了口气,将下巴放在她的肩上,“那就不说,等你想好怎么说了,你再跟我说。”
  “你再给我点时间。”
  “好,我们慢慢来。”
  终究,没过几天,打扫完地下室房间后,申姜还是决定去医院看徐有志,买了点水果和吃的。
  “血缘”这两个字,有时候她的真讨厌。徐女士经常会说:他毕竟是你爸爸,他毕竟是你舅舅。身边所有人也都这样,甚至背地里还有说她冷血无情的。
  难到因为血缘,他们就可以肆无忌惮,不顾别人死活吗?难到因为血缘,他们对她,对外婆,对徐女士造成的伤害就可以视而不见吗?
  不可以,他们想怎样无所谓,同样她也有选择不原谅的权利,因为伤害就是伤害,她更做不到跟他们握手言和。
  这个他们,是所有的人。
  进了病房,申姜没有坐下,从包里掏出刚取出来的两千块钱,放在柜子上,“交完徐女士的医药费就剩这么多了,出院后你回B市吧,我会给你备用钥匙。”
  原本视线停留在两千块钱上的徐有志,回过神来看向申姜,“你妈怎么了?”
  “房子的念头我劝你打消,否则我不介意走法律途径,我的六亲不认你是见识过的。”
  “我问你妈怎么了!”
  “我妈怎么了,你不清楚吗?”
  申姜深深地盯着徐有志看,以他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本事,这么多天就甘心在地下室躺着睡觉,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他怕了,他怕去看徐女士。
  “我不清楚!”
  徐有志不再看她,躺下睡觉。
  也行吧,他要装,那就继续让他装好了,反正她有大把的时间跟他耗着。
  不过,离开前,她不得不提醒一下他,“还有,你最好不要去找梁京墨,他跟我只是男女朋友,如果你记不住我说的,那我就想办法让你记住!”
  徐有志这下是真的气急了,掀开被子坐了起来,怒目而视她,“那你也给老子记住了,老子是你舅舅!”
  “我一直都记得,”申姜朝他淡笑,眼神更是淡淡,“我一直都记得我的舅舅在外婆去世的那天舍不得外婆跟着一起去了!”
  “你……”徐有志气的发抖,操起柜子上的水果就朝申姜扔,“滚,你给老子滚出去。”
  水果并没有砸到申姜,被她躲了过去,看着满地滚动的水果,她不再看徐有志一眼,转身离开病房。
  病房的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了,门外的刘医生吓了一跳,刚才那一声响他有听到,正想推门进去看看,谁知门就开了。
  申姜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不过看到刘医生的时候,还是朝他扯出一抹弧度,“医生,他就麻烦您了。”
  “不麻烦。”
  瞥了眼地上的水果,刘医生就那么盯着她离去的背影看了一会。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