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医然是你 > 第七十五章:她的眼里有光,真好

第七十五章:她的眼里有光,真好


  下午出去路过小家伙的房间,申姜趴在窗沿上看了他一会,见他还在睡,猫着身子放轻脚步,那样子跟做贼似的。
  裴陆见她这样,坐在床上忍不住笑,抬手拍了拍正熟睡的小家伙屁股,故意大声道:“小亦啊,赶紧醒醒,再不醒申姜阿姨就不带你玩啰。”
  他这么一叫,吓得申姜脚下不敢停留,越走越快,最后干脆一步下两个楼梯。
  她这样的下楼梯动作,吓到了靠在一楼楼梯口等她的梁京墨,忍不住蹙眉,“我们不赶时间,你慢点下楼梯。”
  客栈的楼梯很窄很陡,他张开手做出随时接住她的动作。
  “裴医生太坏了,明明裴亦在睡,还故意叫醒他。”
  梁京墨失笑,“师兄的心智年龄比裴亦大不了多少。”
  这点申姜很是同意,跳下最后一个楼梯,拉着他就往外走。
  喜欢孩子归喜欢,可毕竟不是自己的,总怕哪里做的不好,或者一个不注意磕到碰到,心时刻悬着。一个上午下来,她都快感觉神经衰弱了。
  坐在阳台喝茶的言静舒,瞧着门口拉着梁京墨疾走的申姜,那样子跟后面有人追似的,她忍不住笑,感受着喉咙里的回甘。
  裴陆帮小家伙盖好被子,下床穿好鞋,也来到阳台坐下,瞥见远处木桥上手牵手的俩人,接过言静舒递过来的茶抿了一口,“是真的不一样了。”
  一向冷静自持的师弟,真的不一样了。
  以前,他总觉得这个世上没有什么可以扰乱他的,后来才发现错了,原来在心爱人面前他也可以褪去冷静自持,甚至是没有理智可言。
  “我现在怀疑那家伙当初为什么学医了。”
  要不然怎么会那么轻率就说出放弃医生这个职业。
  “医者不能自医,这句话是有其存在的道理。”
  如果有那么一天真要她在职业跟家庭中做一个选择,或许她也会为了家庭放弃医生这个职业。目前没有这些问题,那时因为两老身体健康,能帮着他们带裴亦。
  活在这个世界,不是所有上职业战场的人后方都是无忧的。
  医者不能自医的下一句是人不渡己。
  他们首先是个普普通通的人,其次才是医生。
  过了木桥,又走了几个巷子,然后他们站定在一家院子门口,白墙青瓦,明朗而雅素,墙头冒出一簇青竹。
  申姜偏头看梁京墨,“YourColor,这里做什么的?”
  “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推门而入,迎面飘来的是各种颜色图案的布,有种是他们住的客栈里有的。
  走在鹅卵石铺的小路上,看着高高低低竹竿上挂着的作品,申姜眼花缭乱。
  午后的阳光正好,洒在这些花布上,有种满屋斑斓的感觉。
  “你们来了,乔洲刚刚还打电话给我,问你们有没有到。”
  来人是这家染坊的主人,乔洲的朋友,叫南川。
  南川的奶奶从小就学习草木染,并以此为生,凭借这门手艺养大了一双儿女。
  如今南川从大城市毕业回乡和朋友一起开了这家染坊,也算是继承了奶奶的手艺。
  终朝采绿,不盈一匊。
  终朝采蓝,不盈一襜。
  除了继承奶奶的手艺,南川其实更想让诗经里描写过的颜色复苏,因为这个时代是化学物质染色的时代,缺少健康无污染的自然色彩。
  “我是梁京墨,这是我女朋友申姜。”
  南川笑容热情,朝梁京墨伸手,“南川,常听乔洲提起你。”
  梁京墨浅笑,握上南川的手,“他也常跟我说起你。”
  男人们熟络起来速度一般都很快,不像女人们的慢热。
  跟着南川来到后院,只见树下藤椅上坐着一位慈祥的老奶奶,满头白发挽起,鼻梁上挂着老花镜,满是岁月痕迹的双手正捆扎着纯棉的白布,身边围坐着几个孩子,手里同样拿着纯棉的白布,看上去像是在授课。
  南川解释道:“这些孩子的父母觉得我们推出的课程有意思,给他们报了名,以后的、每个周末都会过来跟着奶奶学习草木染。今天刚好是第一节课,申小姐要不要加入试试?”
  听南川这么说,申姜收回目光看他,有些没想到,“我也可以加入?”
  对新鲜的事物,不要说孩子,申姜也是雀雀欲试的。
  “当然,等他们的课结束,我让奶奶单独教你,速成的那种。”
  申姜看向梁京墨,将外套脱下来给他,“那我去了,你一个人可以吗?”
  “去吧,不过第一个作品要送给我。”
  外套搭在手腕上,梁京墨替她将散落的发别到耳,拍了拍她的肩膀。
  “梁医生,你这样我压力很大的。”
  “有压力,学习起来才有动力。”
  好吧好吧,梁大医生都这么说了,她只能全力以赴了。
  南川弯下身子凑在奶奶耳边说了几句,又指了指拿着小马扎的申姜,奶奶眯着眼看了看她,而后面带慈爱笑容朝她招手。
  孩子们下课后,申姜跟着奶奶继续学,因为时间有限,怕奶奶累了,她只学了两种花纹的扎法。奶奶说的很细很耐心,偶尔也会说起他们那个年代的往事,每每听到有趣的点,申姜唇角都会抑制不住上扬。
  “申姜。”
  突然被梁京墨叫了一声,笑容还挂在唇角,申姜回头,然后只听咔嚓一声,手机相机定格了她回头的瞬间。
  申姜还没反应过来,问他:“怎么了?”
  梁京墨靠在墙上,看着照片里的她,抬眸摇了摇头,“没事,你继续。”
  奶奶抬手指顶了顶老花镜,看了一眼梁京墨,笑着点了点头,继续授课。
  第一个作品出来,申姜戴着手套没拿出去晾干,迫不及待的展开看,问奶奶是什么样的花纹时,她说凡事需要点神秘感,要不然制作的过程没惊喜。
  太小用不上,太大不知道用哪,所以申姜染的是几条桌布,展开的时候,手短不能完全展开,低下头看也只能看到部分图案,看不到全貌是怎样的,她只能抬头看梁京墨,“怎么样,好看吗?”
  见她踮起脚尖脸都快贴上没干的布,梁京墨手指抵住她的额头,力道成功让她脚尖稳稳落地,拿过一旁放置的手套从她手中接过染好的布,全部撑开给她看。
  蓝色为底色的天空,白色的云朵,很简单却也很舒服。
  申姜确定是喜欢的颜色和图案,一点点将视线移到收礼物的人脸上,她双手背在身后与他视线交集在一起,耳朵微红,“你喜欢吗?”
  梁京墨唇角勾着笑,“你靠近点,我再告诉你。”
  申姜依言靠近,站定。
  梁京墨将桌布对叠,所有动作发生只用了三秒。
  申姜根本没有时间反应,想躲却躲不开,心想,这人越来越过分了,现在一点也不分场合地点。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梁京墨才放来她。
  申姜扶着他小臂,往后退一步同他拉开点距离,眼神里不无嗔怪,见作案的人还在那笑,模样真是讨厌极了,朝他小腿踢了一脚。
  梁京墨也不躲,承受她可以忽略的攻击力道,“喂,梁太太,这还没结婚呢就家暴,可不是什么好的行为,我只是如实回答你的问题而已。”
  懒得理他了,申姜打算继续去拿另外几条桌布晒。
  转身的时候发现,因为刚刚两人贴的太近的缘故,他白色衬衫上沾染了不少围裙上的蓝色染料,鼻子哼了哼气,活该!
  顺着她视线看去,梁京墨也不在意,笑着去晾晒手里的布。
  要送的人不少,所以除了第一条桌布是免费拿的,剩下的几条申姜都付了钱。
  南川一开始坚持不收,后来申姜跟他聊完自己的想法,也只能收了。
  “你觉得我刚刚跟南川说的那些可行吗?”
  将手里的袋子换了只手,梁京墨牵着她的手,“可行,前提是你们招收学员数量足够多的情况下,目前的话可以考虑跟乔洲他们合作。”
  “我也这么觉得,毕竟他们是专业做亲子游的公司,还有自己的营地。”
  长期生活在钢筋混泥土城市的孩子,需要拥抱自然。
  学校围墙里的知识世界固然重要,没有围墙的自然世界孩子也很需要。
  离开父母的庇护,离开电子产品,孩子们会有怎样的成长,同样值得期待。
  “这个夏天,你们可以先试试水。”
  “我也这么想的,回去跟铁哥他们聊聊。”
  “时间不早了,我们得出发去下一个地方。”
  原本以为两天都呆在古镇的,这会听他这么说,申姜有些好奇,“去哪?”
  “去乔洲合作的一个营地。”
  “明天在哪玩吗?”
  “嗯。”
  到了地方申姜才知道晚上是烧烤加露营,长这么大睡帐篷她还是第一次。
  搭建帐篷的地方是一块很大很大的草坪,除了他们,还有另外一拨人。
  不过在他们正烧着串的时候,另外一拨人已经吃饱喝足,开始篝火晚会了。
  裴医生一家人抛下他们,去凑热闹了。
  烧烤区域彩灯闪烁安静,草坪区域篝火音乐狂欢。
  这样精彩的一天,申姜以前从未想过。
  坐在凳子上,看着站在烧烤炉前烤串的梁京墨,还别说他身上的衬衫就是为了晚上烧而烤牺牲的,而且她相信,如果他改行去开烧烤店,赚的绝对比现在多。
  瞧那动作,完全不输给烧烤店老板。
  “要辣还是不要?”
  “微微辣。”
  不辣不好吃,太辣吧,最近熬夜脸上长了不少痘还没下去。
  梁京墨将烤好的鸡翅递给她一串,“尝尝看好不好吃。”
  色香俱全,味道应该不会差到哪去,申姜咬了口,有些烫,她拿手扇了扇,外脆里嫩,意外的好吃,朝他竖了个大拇指,“给你点个赞,很好吃。”
  “我也尝尝。”
  申姜站起来,将鸡翅没咬过的那边凑近他。
  梁京墨微微低下头就着她的手咬了一口,确实很好吃。他几乎不吃烧烤,跟朋友医院同事出去,大多数时候只喝点酒聊聊天,或者象征性点几串素的,不过今晚意外的很喜欢,又咬了一口。
  “还想吃什么?”
  全程基本都是她在吃,他在烤,怪不好意思的,申姜将手里的竹签扔了看他,“要不你休息会,我烤给你吃。”
  “我不是很饿,烤给你吃就好。”
  烤炉碳火温度很高,与其坐在担心她被烫到,还不如他来烤。
  后面烤的,基本都是一半进申姜肚子,一半被她喂进了梁京墨肚子里。
  吃个尽兴之后,草坪那气氛已经达到了最高潮。
  梁京墨洗完手,牵着她往草坪区域走去。
  明亮的篝火,带动节奏的音乐,每个人脸上热情洋溢,跳动着舞步。
  申姜偏头看身旁站着的梁京墨,火光映照下,他侧脸的线条很柔软,同样注视着篝火下的人群,唇角勾起一抹浅浅弧度,他的手此刻紧紧握着她的。
  这样的他,让她想起了同学聚会那次。
  说着违心的话,那晚的他应该不比她好过到那去吧。
  察觉到申姜的目光,梁京墨偏过头来看她,整张脸在火光映照下,像是镀了一层淡淡的金光,清朗俊逸,含笑的眸子倒映着火光和夜色,璀璨迷人。
  看着这样温柔的他,想起下午的那个吻,她只觉心跳加速,脸颊温度也在上升。
  音乐声很大,他怕她听不清,特意凑近了些,“怎么了?”
  声音柔软的不像话,撩人心扉。
  “你……”
  只是还不待她说第二字,就被裴亦拉着加入狂欢的队伍中。
  隔着火光,他们视线对上,两两相望,仿佛这片天地就只剩下了他们。
  凌晨醒来,靠坐在床边,梁京墨垂眸看窝在被子里跟个猫似的申姜,手指描画着她的眉眼,伸手拿过床头柜上的手机,拍了一张她的睡颜。看着照片里的她,想起昨晚追着她问被裴亦拉走前没说完的话,他不禁笑着抬手遮住眼,不怪他失控,任谁被自己女朋友夸好看,都会心情愉悦,然后心情愉悦的他就忍不住欺负她了。
  点开微博,配好图,单手敲好字,漆黑如墨的眸子里倒映着“她的眼里有光”几个字,然后点击发送。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