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医然是你 > 第三十一章:曾经攻城略地,现在却只想逃离

第三十一章:曾经攻城略地,现在却只想逃离


  坐在客厅的落地窗前,申姜手掌摩挲着双腿,将眸光投向窗外,所及之处的风景比在车上瞧见的还要好看。
  曾经,只要是踏足他的领地,她就会像一个野蛮的侵略者,攻城掠地,不放过一片角落,可如今的她只觉双手双脚无处安放,每分每秒都想逃离。
  梁京墨靠在厨房的琉璃台上,盯着客厅里的申姜看了许久,直到水烧开的声音传来,他才收回视线,从头顶柜子里拿出一个纸张包裹的杯子,清洗过后倒了杯水往客厅走去。
  站在申姜的身侧,梁京墨将水杯递送到她的面前,“喝完水,去卧室休息会,到了午饭时间我叫你。”
  “谢谢。”收回视线,申姜瞧着那修长的手指,接过杯子。
  手插进兜里紧了紧,梁京墨转身往主卧的衣帽间去,从抽屉里拿了新的毛巾和洗漱用品放进了客房的洗漱间里,离开前检查了一下灯和热水,还有地上的防滑垫,待确定一切都没有问题才出了客房。
  “新的洗漱品我给你放在了洗漱间,你去洗洗休息吧。”
  “好,我马上去。”收回窗外的视线,申姜滑动轮椅将茶杯放在茶几上。
  梁京墨往厨房去,站在冰箱前,盯着里面少得可怜的食材看了一会,随后眸光放在了保鲜膜上,抬头瞥了一眼她打了石膏的腿,突然出声:“等一下。”
  听到他的声音,申姜脊背一僵,没有回头。
  然后,只听一连串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直到梁京墨在她跟前蹲下,瞥见他手里的保鲜膜,整个人才放松了下来。
  只是,这样一幅场景,引得申姜深深凝望着他的发顶,还有那已变得宽厚温暖的肩膀,再次让她回想起了高中那会的他,屈下膝盖帮她系鞋带的他,屈下膝盖背她的他,屈下膝盖蹲了一个晚上只为安慰她的他。
  那样的青春,那样的他。
  那时的他有多温柔,有多么的好,此刻的她就有多怀念。
  梁京墨双手一点点卷起申姜宽松的裤脚,拿过放置在膝盖间的保鲜膜一层层帮她裹好打了石膏部位,直到确定水渗透不进去,他才站了起来,俯看她毛躁干枯的发顶道:“有什么需要喊一声,我就在厨房。”
  申姜点了点头,推着轮椅往客房去。
  关上客房的门,入眼申姜最喜欢的是那铺满阳光的飘窗,坐在轮椅上瞧了一会,才开始拿出包里的东西往洗漱间去。
  因为摔伤了腿不方便,说真的,其实从住院到现在,她还真就没有好好洗过一次澡,有时候闻着身上的味道都会觉得自己已经发馊发臭了,好在是冬天不是夏天,味道也不容易散发,像今天这样腿部被完好贴着保鲜膜,不用担心弄湿了石膏,放心洗澡还是第一次。
  暖黄的大灯,洁白无垢的瓷砖,大大的镜子,没有见过牌子的洗漱用品,柔软已经清洗过的毛巾,望着镜子里的自己,申姜笑了笑,洗去满身的疲惫。
  房间里弥漫的味道,跟他人一样。
  一大早就开始折腾,申姜是真的累了,头发也没擦干,从柜子里的包里拿了一条毛毯,抱在膝盖靠在飘窗上看风景,而后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梦里,她真的就回到了高中那会,那会的他们,那是她生命里最值得怀念,最值得放置在心底的时光。
  最后一道菜做好,梁京墨来到客房门前敲门,敲门几下见没人应答,又喊了一声还是没人应答,他伸手拧了一下门把,发现没锁,推开一丝缝隙,就这么点缝隙,也让他瞧见了抱住双膝坐在飘窗上睡着了的申姜。
  之前有接触过一个少年病人,晚上睡觉时常会蜷缩成一团,白天大多数时候也都是抱着双膝坐在床上望着窗外,后来听他的心理医生说这是极度缺乏安全感的表现,跟他生长的家庭环境有很大关系。
  有好几次晚上路过她的病房,她也是蜷缩成一团睡觉。
  还有,像半夜不睡觉站在窗前直到凌晨更是常态。
  没有叫醒她,梁京墨合上了房门。
  泡了一杯咖啡,梁京墨站在落地窗前等着房间里的人醒来。
  这一睡,醒来的时候也不知道是几点了,申姜扒拉几下头发,以为还是在地下室伸手作势拿桌上的手机,摸了一片空气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在梁京墨家,拍了拍自己鱼一般记忆的脑袋。
  这一拍额头,想起梁京墨好像说午饭时间喊她来着,抬眼看了一下墙上的挂钟,三点,天呐,再过几个小时可以吃晚饭了,她赶紧扔了身上的毛毯,坐上轮椅出房间。
  客厅跟厨房都没有人,申姜犹豫了一下要不要敲主卧跟书房的门,最后想想还是算了,打算折回客房,等听到动静了再出来。恰好这时传来了关门声,回头便看见了提着好多东西的梁京墨,站在门口换鞋。
  她赶忙推着轮椅迎上去,伸出手接过他提着的东西。
  倒是梁京墨因为手指尖传来柔软触感,抬眸见是她,倒是愣住了,这样有她的场景他不是没有想过,只是想象中的与现实中发生的不同。
  将装满零食的袋子递给她,梁京墨指了指茶几方向,“将袋子里的零食放进茶几下的抽屉里,然后过来吃饭。”
  申姜领,滑动轮椅来到茶几前瞧了瞧,原本以为只是一个精致好看的茶几,手指放在底部摸了摸,然后轻轻一扣一拉,内存十足的抽屉便暴露了出来,别说一袋子零食,就是两袋子的都能放下去。
  这时,她的脑海里想起了自己曾经说过的话:
  “以后我要是有了房子,一定要买个能塞好多零食的茶几,这样看剧看到了精彩片段又想吃零食的时候,不用花时间跑去拿。”
  维持着拉开抽屉的动作,就好像那次顺利滑开他的屏保一样,申姜偏头看打开冰箱正往里面放东西的梁京墨,心情复杂,来不及转化,在他察觉看过来时迅速收回视线,一包包将零食放进抽屉里。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