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雪狼出击 > 第五十四章 峰回路转 2 即兴表演

第五十四章 峰回路转 2 即兴表演

    ()
  
      第五十四章峰回路转(2)即兴表演
  
      说话的同时,亦非开始呼叫梁青:
  
      “梁青,我们又失了,那些北朝人调来一架直升,抢在我们之前将冯少澜给转运走了,是一架贝尔212直升,你现在可以看到我们的位置吗?我需要你们马上给我们找出一条撤离通道。”
  
      尽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但在听到冯少澜被用直升转移逃离的消息后,还是很出乎梁青的预料,但这个结果梁青还可以接受,本来她就对亦非在各种反府政武装派系所控制的区域实施抓捕计划很是担忧,那里情况不明、地理不清、人不熟,即便能够成功实施抓捕,如何撤离险地将会是一个更大的麻烦,被激怒的武装势力势必会层层堵截追杀,回程的路径将会步步生险,现在这个结果起码可以让亦非等人的撤离相对轻松一些。
  
      “亦非,现在信号良好,我们可以确定你们所在位置,陈寒正把筛选出的路线传递到你们的pda上,建议你们尽量走熟悉的路线,避免冲突快速像我这里靠拢。”
  
      “收到,我们已经接到你们传递过来的数据,现在正开始撤离,梁青你不用担心我们这里,你要赶紧调集所有资源查找一下那架直升的下落,我这就告诉你这架救援直升的所属公司与电话号码。”
  
      亦非的这一反馈让梁青那本已失落的信心重燃希望:
  
      “你告诉我,我们马上查询,即使是有一线希望我们也决不放弃。”
  
      梁青说着拍了一下陈寒的肩膀,同时挥示意其他的几名技术支持人员打起精神。
  
      “‘速达’救援,好,我记下了,电话也记下来了,正在查询,很快就会有结果,还有什么?”
  
      伴随着梁青的复述,陈寒以及其他支援小组成员就开始忙碌起来。
  
      “梁青,查出确切位置之后务必通知我们,北朝人这次将冯少澜重新劫持走,如果我们再不能将冯少澜拦在这里,恐怕就真的没有会了,我们抓紧时间往回赶,你一有消息务必马上通知我们。”
  
      “好吧,你们首先要注意安全,我一有消息马上通知你们。”
  
      刚刚结束与亦非的通话,陈寒那里就已经检索出结果:
  
      “主任,‘速达’救援是约国红十字旗下的一个半公益组织,多应用于海上突发事件的救援行动,偶尔也应用于紧急医疗救援。”
  
      “可以进入到他们的服务器吗?找出他们那架直升的最终目的地。”
  
      “主任,这家公司没有自己的工作网站,互联网上只能找出有关它的一些简要介绍,我们无法察知它们所执行的具体任务。”
  
      “这家公司的地址、位置可以找到吗?在什么地方?距离我们这里有多远?”
  
      陈寒身边的一名年轻程序员小孙搬转一下自己的电脑显示器以便梁青等人可以更清楚地看到,他指着电脑显示器上的一个不规则角形说道:,
  
      “在这里,我已经对这家公司所在位置作出定位,它据我们这里与亦非队长目前所处位置已都显示在这里,这个星形点就是这家救援公司所在位置,而紧邻这个坐标点就是我们目前的位置点,主任,‘速达’救援就在我们附近。”
  
      这可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就在大家近乎绝望的时候,程序员小孙的这一番话重又让大家看到希望。
  
      “大翟、小研你们过来,小孙,告诉我距离多少?”
  
      “主任,网上查询到的位置距离我们目前所在的这处库区直线距离近十公里,那里是紧邻国际客运场的一处货运场,并承接私人商务飞行和特殊飞行服务,距离亦非队长发起攻击的位置有一百二十多公里,但我们无法得知这架直升在接上冯少澜之后将会在哪里降落。”
  
      小孙的这句话将大家刚刚燃起的热情再次浇灭。
  
      “不知道具体降落位置,我们就无法实施拦截行动,民用直升的时速是二百五十公里左右,这范围太大了。”
  
      梁青盯着显示器上的几个光标点,自言自语的叨念着,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在看着她,等着她拿主意,包括孟桐与张东两位局长也都在注视着梁青。
  
      “陈寒,核实一下‘速达’公司的救援电话与亦非通报过来的电话是否一致。”
  
      低头沉思的梁青突然眼睛一亮,她拿出自己的提电话向陈寒询问道。
  
      “电话一致。”
  
      得到陈寒的确认后,梁青迅速拨通‘速达’公司的救援电话,时间已是下午两点,距离与亦非通话已经过去二十多分钟的时间。
  
      屋里的人都在屏息静气地看着梁青讲电话,不知她的用意何在。
  
      “喂,请问你这里是‘速达’救援公司吗?我有万分紧急事情想要请求你们的帮助。”
  
      “是的,女士,这里是‘速达’救援公司,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吗?”
  
      屋里安静的可以让众人听到梁青与对方彼此间的对话。
  
      “是的先生,我需要你们的帮助,请帮帮我。”
  
      梁青说着,言语竟带有一种委屈的哭腔。
  
      “女士,请别着急,慢慢说,我听着那,你需要我们怎么做?”
  
      “先生,是这样,我的丈夫被派驻在约国工作,平时我们都是每天通几次电话互报平安,但这两天我却打不通他的电话,也得不到他的消息,情急之下我就向我丈夫的一个朋友打电话询问此事,这个朋友在我的再追问之下,吞吞吐吐地告诉我,说是我丈夫在前两天前往上班的路上突然遭到武装人员的袭击并被劫持,现在生死未卜,我丈夫所在的这家公司封锁消息不让对外界透露,得知这一消息之后我的心都要碎了,我马上向我丈夫就职的这家公司打电话询问,但他们说没有此事,说我丈夫一切都好,我无法确定他们说的是真是假,就请求他们让我和我先生通话,但这家公司的工作人员一直在推阻四没让我们通话,这让我很是怀疑,我就决定搭乘最早的班从新国赶到这里想一探究竟,我要当面向这个公司高层查实此事,在登前我丈夫的那位朋友突然悄悄给我打来电话,告诉我公司正在联系一家救援公司前往搭救我的丈夫,据他猜测公司准备支付赎金将我丈夫赎出来,不告诉我是怕此事传扬出去对他们公司影响不好,先生,据这位朋友将他们公司是雇佣你们这家公司前去执行此次救援任务,你们接到我丈夫了吗?我可以和他说话吗?请帮帮我,求你了。”
  
      梁青抽泣着将这一大套说辞叙述完,这一番如诉如泣的表演让屋内众人惊得是目瞪口呆。(https://)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