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雪狼出击 > 第二十章 不期而遇 1 探寻

第二十章 不期而遇 1 探寻



    瑞贝卡想到了那天晚上的路边巧遇,那次临机采访,想到了那个年轻的金发女子满含愤恨的双眼,想到了那些人身上浑身沾满的鲜血,更想到了本不应该出现在那个区域的中方工作人员,瑞贝卡此时后悔莫及,她原以为那几个人只是因战乱从基地那里逃脱的人,但现在瑞贝卡知道了,当时的她是距离真相如此之近,而真相却又从自己手边轻易地溜走了。

    ‘……我们有证据会让你看到的,我们知道真相……!’

    瑞贝卡清晰地记得,那名年轻的金发女子对自己当时的提问是多么的恼怒与气愤,这种情绪的宣泄绝对真实。

    瑞贝卡几乎是风一般的跑回了酒店,在做完那个新闻综述的报道之后,几乎整个一个下午的时间她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仔细地查看当时拍摄到的每一幅画面、每一个细节,瑞贝卡现在可以百分之百的确认,新闻官维迪奇所说的沙托夫亲手杀害的第三方工作人员,就是中方之前派出到那个基地里的工作人员,南国没能公布这段影像为自己正名,应该是受到了中方的压力,也许中方需要对这一事件进行评估与调查,担心过早的公布会不利于调查的展开。

    瑞贝卡庆幸自己当初出于担心涉及到个人**的考虑,将被采访到的对象都做了模糊化处理,这多少可以避免那些侥幸的生还者受到二次伤害,但瑞贝卡现在却要急于找到这些影像中的具体人物,因为他们的身上藏着一个惊天秘密。

    瑞贝卡从那段并不太稳的采访录像中,查到了她想要的信息,她记住了那几名中方工作人员的相貌,更将瑞贝卡的肖像打印了出来,尤其重要的是,瑞贝卡在那个女人的胸牌上,读解出了那名金发女人的姓名-----科舍列娃。

    做完这一切,瑞贝卡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她要去中方领馆去寻找那些曾经见过的面孔,为此,瑞贝卡特意向中方领馆发出了采访要求,和她预料的一样,她的采访要求被拒绝了,这给了她上门争取采访的理由,瑞贝卡心知自己肯定会被再次拒绝,这并不重要,瑞贝卡只需要一个借口接近到那里,她要借采访之名守候在那里辨识自己曾经见过的那几个人,瑞贝卡要争取尽量从他们嘴里套出点真相出来。

    而几乎在同时,洛迪利用那些报道,也确认了科舍列娃的身份,并且他还确认了科舍列娃是被中方派出的营救人员给带走了,这大大出乎洛迪和沙托夫的预料,这一下就让他们对科舍列娃的最终下落的猜测变得迷离起来,他们无法断定这个叫科舍列娃的女人仅仅是搭便车而后独自离去,还是被中方保护了起来,但无论如何,现在这名叫科舍列娃的女人和那个叫瑞贝卡的记者已经是一种潜在的威胁了,洛迪随即抄起电话,通知留守在那边的一个行动小组密切监视瑞贝卡的一切行动,同时命另一组人马要在那片安全区内的难民聚集地仔细排查,尽量找出科舍列娃的具体下落,他们要防患于未然。

    瑞贝卡的努力白费了,她在领馆的外围似乎见到了游走在领馆里面的那几个曾经打过照面的工作人员,但守护在领馆周围的警戒安保人员根本不让她有进一步接近的机会,眼见天色见晚,瑞贝卡只得先回酒店准备做进一步打算。

    领馆这里离瑞贝卡居住的酒店只隔了几条街道,瑞贝卡放弃了让人来接的打算,她准备步行回去,顺便再整理一下自己的思路。

    低头走着的瑞贝卡刚刚拐出领馆所在的这个街区,远处另一端迎面走过来两名年轻女子,而其中的一个人影引马上起了瑞贝卡的注意。

    对面过来的这两个人中,其中戴墨镜的这个女人自己似曾相识,瑞贝卡快速地在自己的脑海里搜索着对这个人的记忆,猛然间,瑞贝卡想起来了,这个女人就是中午自己匆匆跑出电梯时差点撞上的那个戴墨镜的年轻女子,见这名女子正朝中方领馆这里走来,瑞贝卡一下意识到了对方的真实身份。

    从那边过来的正是在酒店里观看完蒋舒和科舍列娃携带出那些影像资料,梳理出基地惨案全部过程之后正往回返的梁青和小研,此时的梁青和小研手里拿着的正是可以指正沙托夫一伙在基地犯下的杀戮罪行的确凿证据,梁青拿回这些一是要在队里进行分析,再有就是担心这些东西放在亦凡那里会给亦凡带来危险和麻烦,只是梁青没想到,在这里她和小研竟与瑞贝卡不期而遇。

    双方距离很近,并且梁青从对方的表情中也看出对方认出了自己,梁青心里多少佩服这些记者那敏感的辨识能力及机敏的反应,旁边的小研也意识到了什么,小研轻轻地碰了一下梁青。

    梁青最初是想躲避开对方,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但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妥,另外梁青的心里也有一个隐约的感觉,她觉得瑞贝卡可能会对这件事紧追不舍,尤其是现在的电视新闻上连篇累牍的都是与瑞贝卡那次临机采访相悖的一些报道,瑞贝卡不会不追究基地那里的真实状况到底是什么,更何况瑞贝卡有当时采访的录像,可以很容易地查找到当事人,这间接地会为那些从基地里逃出来的人带来危险。

    留在领馆这边的蒋舒、方进可以不用担心,但那个对着采访镜头说出自己手里有证据的科舍列娃肯定会是瑞贝卡穷追不舍的采访对象之一,进而也许会牵扯到领馆这边,从一个女人的本心来讲,梁青也不愿意让刚刚脱离虎口的科舍列娃再次陷入到危险当中。

    梁青没有选择避开瑞贝卡,而是和小研迎着瑞贝卡径直走来,梁青心里打定主意,如果瑞贝卡不问此事,那她们就当一次擦肩而过,如果瑞贝卡提及基地的事情,她就要给对方一些警告,让对方不要插手此事,以免横生枝节。

    瑞贝卡惊讶于越走越近的这两名年轻女子的从容与淡定,聪明人从彼此的眼神里就能读出对方的一切,尽管瑞贝卡看不出这名戴着墨镜的女人心里所想,但在她身边的另一个同伴的眼神里却明白无误地表明,对方已经认出了自己并知道了自己的将要干什么,瑞贝卡微微一笑,紧走两步上前拦住了梁青和小研。

    “对不起,这位女士,请恕我冒昧,我想我们在今天中午前后恍惚见过一面,当时我差点冲撞到你,很抱歉。”

    瑞贝卡在找题目和对方搭讪,而为了取得搭讪的效果,瑞贝卡特意直接使用了中文。

    这一招确实有点出乎梁青、小研的预料,虽然她们知道瑞贝卡有华裔血统,但没想到对方竟可以直接讲中文。

    “呵呵,瑞贝卡女士,你的中文真好,出乎我的预料,但我想你守在这里不是为了向我说抱歉吧。”

    梁青微笑着回应瑞贝卡的发问。

    “谢谢你的夸奖,我看到与我同宗同族的华人都会首先使用汉语,这会让我有一种被认同感,并且也方便交流,请问女士贵姓?你是中方领馆在这里的工作人员吗?”

    看到对方并没有冷硬、直接地拒绝自己,瑞贝卡心底一阵狂喜,她要充分利用这个机会。

    “你叫我琳达就可以了,你有什么事吗?”

    梁青既没肯定也没否认瑞贝卡的问询,而报出的‘琳达’之名也是梁青在初到米国学习的时候,为了交流方便在某一时段曾经使用过的一个名字,这下正好派上用场。

    瑞贝卡本想打开自己手里的微型采访机进行录音,但被梁青给制止住了。

    “对不起,瑞贝卡女士,我不接受采访,我们可以做些沟通、交流,但请别录音,好吗。”

    梁青语气轻缓,但却没有商量的余地,瑞贝卡并没有坚持,她将采访机重新收好。

    “对不起,琳达女士,我不想冒犯,我也知道一些规矩,我只是想向你求证一些信息可以吗?”

    瑞贝卡很诚恳,见梁青点头,瑞贝卡接着问道:

    “想必你们都见过了这一天铺天盖地的新闻报道,你们应该也看到了昨天晚间我在做难民追踪报到的时候,在路上恰巧遇上那几名中方的工作人员,并对他们进行了随机采访,而正是这一次的不期而遇,让我知道有一个与现在的报道完全相悖的描述,这里面的真相很有可能就隐藏在被你们营救出的那几位难民身上,我见到了他们身上别着的基地身份卡,我想见见这几个从基地里逃出的工作人员,向他们核实几个关键问题,要知道,真相对每一个受众都是极为重要的,大家有权知道真相,你能告诉我他们几位现在在什么地方吗?或者请你们帮着我联系到那几个人也可以。”

    瑞贝卡说完就目不转睛地盯着面前的这两名年轻女子,但瑞贝卡真的没从这二人的脸上看出来什么。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