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雪狼出击 > 第十三章 路遇 2 收到沉重

第十三章 路遇 2 收到沉重



    听到梁青的询问,蒋舒和科舍列娃几乎同时动了起来,蒋舒一边说着一边从身上携带的小包里拿出了两个胶卷,而科舍列娃也将斜挎在自己肩上的一架手持式摄像机摘了下来。

    “这些都是我们在基地受到袭击、躲藏起来的时候,拍下的那些人的犯罪记录,这里面就有枪杀秦同志的凶手,你们拿去吧,一定要抓住这帮刽子手。”

    蒋舒和科舍列娃忙不迭的将自己所携带的东西一股脑的交到了梁青的手里。

    梁青心里一热,差点落泪。

    秦汉在最后时刻肯定是意识到了危险逼近,自己有可能走不脱了,这才会对蒋舒她们有了这个交代。

    令梁青没有想到的是,科舍列娃所说的证据并不是什么无法说清的物证之类的,而是实实在在的影像资料,使用胶卷和影像记录下来的,这个绝对无可辩驳,梁青将这两个胶卷和那架摄像机托在手里,她感觉到了这份沉重。

    “蒋女士、科舍列娃女士,你们可以相信我吗?我可以把这个先拿回去吗?这对我们极为重要。”

    梁青恳切地对着面前的这两个女人询问道。

    没等蒋舒开口,科舍列娃抢先说道:

    “我们当然信任你,秦,他信任你,他在最后嘱咐我们说让把这个交给你,秦是英雄,没有他我们也活不到现在,我们相信你一定能找到凶手,替那些死难者复仇。”

    蒋舒在一边附和着使劲点头。

    “那好,这个就先交给我保管,我要马上让人对这里的信息进行分析,你们也别耽搁了,万凯,你马上把她们送到车里,之后片可不能耽搁将他们护送到安全地域。”

    “明白”

    万凯答应一声护送着蒋舒、科舍列娃朝车里走去。

    “高健,你过来一下。”

    梁青点手将高健叫到了近前。

    “高健,你回去后马上将这些东西交给小研和亦凡,做好备份以防万一。”

    “明白,我回去就办,要是没什么事我们现在就动身,你们路上也要小心点。”

    高健说着转身就要走。

    “等等,这样不好,不安全,梁青,你不是说亦凡和小研都在那个酒店吗?那里人多眼杂不安全,高健,你在半路上给小研打电话,让她出来在一个安全地点和你碰头,你们在路上不间歇地完成交接,你不要到那个酒店去,明白吗?”

    亦非是在刚才来的路上才听梁青介绍说亦凡也跟着过来了,一直沉浸在痛苦之中的亦非听完之后并没有太往心里去,可听了梁青刚才的安排之后,亦非突然意识到,亦凡的加入会对他们接下来的行动有大的帮助,他几乎是出于本能地向高健布置了安全防范措施,这些证据极为重要珍贵,酒店里什么人都有,在那里交接绝对不是什么好方式。

    “我知道了,临近的时候就给小研打电话,让她出来接应,地点让小研择机选择,办完这件事我再回使馆,你们放心吧。”

    高健说着带着人驾车离去。

    “你这个方式好,我要先给小研打个电话知会她一声,让她提前做好接应准备。”

    亦非带领的这支车队刚一起步,梁青就拨通了小研的电话。

    “观众朋友们,从我们的这一路采访了解到,那个神秘基地是这一次冲突的重灾区,那个地方肯定隐藏着一个可怕的真相在里面,这从刚才那几名从基地里逃脱出来的工作人员的口中得到了间接地证实,之前有相关媒体报道说,是因为基地里发生了对异族工作人员的排斥与杀戮才促使独立联盟的武装攻击了那个基地,但现在看起来实际情况可能与我们之前了解到的有很大的出入,至少与我们现在了解到的部分事实有出入,尤其是刚才那位女士所说,不知道大家注意了没有,那位女士最后说的是----是独立军的人制造了那里的血案、独立联盟的领导人沙托夫是刽子手,她们手上有证据可以证明着一切,请导播一会儿再回放一下那一段临时采录的画面,而我想说的是,真相到底是什么?到底是谁在欺骗大众视听?只可惜那名女子被一些身份特殊的人员给带走了,我们一时无法知道她所说的证据究竟是什么,对这一事件我们会继续跟进报道,请大家继续关注瑞贝卡的前方连线,稍后我们会对那个基地进行更加深入的采访,谢谢大家收看,再见。”

    瑞贝卡的随机短暂采访并不在直播时段,这让瑞贝卡有机会在转播车上将自己刚才的采访画面做了粗略的剪辑加工之后才传回了台里,并赶在晚间新闻里播发了出去,瑞贝卡机警地将所摄录到的带有明显国家标志的地方剪裁掉了,对闯入到镜头里的人像也都做了模糊化处理,包括对科舍列娃的采访都被打上了马赛克,瑞贝卡不仅仅是一名出色的记者,她还有其他方面的专长。

    只是她的这些处理并不太精细,在一些专业人士的细致辨别处理之后,一些人很快就确认了这些被掩盖掉的部分内容。

    瑞贝卡的采访画面通过各大电视台瞬间就传遍了世界各个角落,远在加国的一个滑雪胜地,在一家五星级的酒店里,聚集在一见宽大客厅里的几个人目不转睛地看完了这段新闻播报。

    “妈的,这个沙托夫就是一头蠢猪,迄今为止我就没有见到他漂亮地办成过一件好事,每一次都会留下一大堆的尾巴让我们来收拾,搞不好我们这一次要白忙活了,这个沙托夫就会为自己谋利,他根本不在乎我们的需求是什么,这样的人趁早换掉。”

    一个大腹便便的矮胖子狠吸了一口手里的雪茄,愤愤然的说道。

    “我看也不尽然,这不见得就是坏事,我们其实不在乎谁会取得那里最终的优势,我们要的是那里的纠缠不清,这是对我们最为有利的一种状态,这将会让我们留出来充足的应对时间,我觉得大可不必为这等小事着急上火。”

    一个白发老头似乎在劝解那个矮胖子。

    “你没听那个女人说吗,她手里有关于那头猪的犯罪证据,我们不知道她是虚张声势还是确实掌握着什么,假如她真的掌握了什么,一旦她将那些证据公开,没准这个沙托夫就会立刻下台,搞不好那些记者会顺藤摸瓜查到我们这里,这我们将要如何应对?”

    矮胖子显然意识到了某种潜在的威胁。

    “这也不至于吧,我们可以先做些事先的预防,实在不行到最后先下手为强,况且这些记者的话也不大可靠,没准这只是他们导演的一出闹剧,这些人的出现只不过是一种道具,为了就是提高收视率,我们先稳住了。”

    白发老头依旧是不慌不忙。

    “只恐怕那个女人说的说实话,也许她的手里真的有那些足以搬到沙托夫的证据,我们要早作打算,我从那个女人说话的语气与动作就可以清晰地判断出,那个女人绝对不是虚张声势,我们要想办法尽量找到那个女人,理清其间的头绪把这件事赶紧摆平,至于这个沙托夫,有机会还是换掉的好,这家伙总惹麻烦,这不是我们想要的状态。”

    一直站在窗前欣赏外面远山雪景的一个高个男人,背对着屋里双手抱胸,幽幽地说道。

    当亦非、梁青带人赶到那个基地附近的时候,时间已近午夜,沿着环山公路疾驶的车队在一个山口,突然被几束刺眼的探照灯光给笼罩住,坐在车里的‘雪狼’队员不由得抓紧了随身携带的武器。

    “你们已经闯入了军事禁区,所有人下车,举起手来接受检查,快!”

    隐藏在暗处的扩音器传来了不容置疑的命令,尽管事先已经与这里的指挥官沟通过,但亦非他们仍旧被告知,进入到这里之后一切要按给出的指令行事,否则就会被视为敌方而受到攻击。

    亦非和梁青缓慢地打开两侧车门,双手举过头顶缓步移到车外,其他队员也都照此行事,来到车外等待对方的查验。

    两名全副武装、头戴红色贝雷帽的军人从前方灯光的阴影中走了出来,他们来到了亦非、梁青近前,看了看亦非举在手上的、由南国内务府签发的通行文件。

    “来得正好,我们已经接到了上边的命令,刚刚我们的长官还向我们这里问起过,请跟我来。”

    佩戴者上尉军衔的这名军人对着阴影处一挥手,探照灯的灯光顿时熄灭,四周再一次笼罩在黑暗之中。

    “把你们的车灯关掉,跟上我。”

    这名上尉对着亦非等人吩咐一声,之后跳上一辆指挥车向着山里驶去。

    好在月光皎洁,让通往山里的小路不是那么的昏暗,又前进了一段距离,远处的山石林木之间,一大片昏黑的高低建筑散布在这一大片广阔的山坳之间,黑黢黢的屹立在那里,没有一丝的光亮,更看不出任何的生命迹象,这景象,让人感到阴森恐怖。

    又过了一道检查点,上尉带着亦非这些人,将车停在了一栋三层建筑的近前。

    “请下车吧,我们的长官就在里面等着你们,请跟我来。”

    亦非对着身后边的葛健、沈大鹏轻声交代了几句,而后和梁青一同走进了这幢小楼。
  
  混血女主播直播后忘关摄像头私_生活视频遭曝光!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