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雪狼出击 > 第五十一章 雪山遇险 1 出乎预料

第五十一章 雪山遇险 1 出乎预料



    早在那支营救小队的临时营地的时候,阿布和肯特他们就都发现了有通往营地背后这片荒山野岭的撤离踪迹,但这条撤离线路与葛健、韩小兵二人驾车离去那一路的善后处理正好相反,最后从这个方向抽身撤离的曲仁河在开始一段并没有故意掩盖撤离踪迹,而是在出离去相当一段距离之后才把所有的痕迹彻给底地掩盖了起来并布上了阻兵地雷,这样安排同样是梁青设计的,利用的就是人的多疑心里。

    开始这一段的明显、没做丝毫掩盖的痕迹,让阿布认为这是这支营救队为将他们引入歧途而故意设置的陷阱,并且熟知这一代地貌的阿布很清楚,沿这条线下去,那座雪山就是这支带着伤兵、女人的营救队无法逾越的一条天险,即便他们能够翻越过那座雪山,人员也会损失大半,为预防万一,阿布已通知雪山另一侧的几支散落的部族武装帮忙搜剿这支营救队。

    紧接着阿布这些人又看到了梁青和大翟、秦汉三人驾车前那条河谷的车辙,那是通往三国边境的一条必经之路,梁青三人在最后紧急时刻做出的营救行动方案,却在某种程度上正印证了阿布内心的推测,这支营救队在其他方向的布置都是假象,沿那条河撤向伊国才是这支营救队的正确撤离方向,并且比尔现在追击的那几个缀后的阻击队员也是沿着那条河在向后退却,几处疑点的互相印证,阿布这才带人一同赶到了河谷那里,只不过阿布赶到河谷那里所能干的,只是为比尔及法德尔收尸。

    只是梁青他们驾车离去的这一路,并不是什么故设疑团,而是情况紧急之下的迫不得已。

    各方的真假乱象让乐子他们的撤离几乎没有受到任何的牵绊,他们所要克服的仅仅是环境的制约,但这种制约对在中越边境鏖战近一年的这些‘雪狼’队员来讲,根本算不上什么问题,原本担心这些被营救出来的人质会有些体能问题,但深知目前情况危急的这些人在强大的求生**的驱使下,竟也基本上能够跟上行进速度,相反倒是轮流抬着巴根的几名‘雪狼’队员相对困难些。

    和梁青通过话之后,乐子一行人又沿着山梁走出了一大段距离,虽然感觉行进的路线有上有下,但那只是感觉,真正的是他们在一直向远处的山顶攀登,远处的雪线越来越清晰了,他们感受到了那种冬日的寒冷。

    也许是度过了之前的那一段的紧张,也许是体能已到极限,这段相对平稳的旅程渐渐让众人的神经逐渐放松下来,体力也确实出现了一些问题,这支在山梁上参差不齐、光怪陆离的乱石间穿行的队伍前后拉开了很长的一段距离,但这些被解救出来的人质没有一个提出来休息的,即便是年纪稍大的项文涛和有伤在身的萨兰也都在咬牙坚持,丽萨走在这样的山路上早已力不能支,但好在小研一直在她的身边在帮她,费萨尔也跟在丽萨的身边,开始的一段时间费萨尔还能勉强的搀扶着丽萨行动,但到后来他自己已都自顾不暇了,只是勉强的能够跟上行走的速度。

    看着后面的队伍越拉越远,一直在前后照应的高健赶到打头的乐子那里。

    “乐子,再走一会太阳就要下山了,从清晨到现在这些人一直走到现在,体力已达极限了,你看前面马上就要进入到高寒地区了,而且我们已经走出来不短的一段距离了,我建议我们先休息一下,缓一缓再走,另外也要看看巴根的状况,我们要做些准备再上山,你说那?”

    乐子点点头:

    “你说的没错,这些人能坚持到现在也真是不容易,别说他们,我也都快累劈了,我只是想在太阳没有下山的时候能尽量的多往前赶一下,我们今晚恐怕要在雪山上过夜了,但愿我们能熬过这一宿。”

    乐子话音刚落,小研从后面急急地赶了上来。

    “高健,乐子,不能再走了,丽萨体力透支,已经在那里干呕了,我们要歇一下,现在队伍拉的太长,一旦天黑很容易走散,我们要缓一下再往前走。”

    “明白,正好这地方还避风我们就在这里歇着吧,恢复下体力再走。”

    乐子说完,自己又跑到了附近的一处制高点,他要再一次的确认一下这里的安全。

    看到众人渐渐地向这里汇集过来,趁着人没到齐的这会儿功夫,乐子拿出电话他率先联系了昨天一早分手的恩瓦尔。

    尽管是卫星电话,乐子也还是寻找了半天的卫星信号才算勉强接通,通话只能是在断断续续之中进行。

    昨天凌晨遇袭,费萨尔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被劫走,‘刽子手’穆萨一度万念俱焚,他一是后悔不该让费萨尔在这里耽搁的这么久,长时间的久居一地难免不走露风声,而穆萨之所以没有马上转移费萨尔,还是对这个部族的势力过于相信了,他料定一般人根本不会找到这里寻麻烦。

    打击接踵而至,另一路的萨兰在之后穆萨也联系不上了,费萨尔的被劫让穆萨对丽萨一行的安危已经不再过分挂怀,但萨兰的失踪却触动了他那颗敏感的神经,萨兰如果在交火中被打死还算是个不错的结果,一旦萨兰被俘落入到了米国人的手里,那自己经营多年的中东地区情报网将会灰飞烟灭,这是穆萨绝对承受不起的损失。

    再次强打精神的穆萨万般无奈之下动用了一些在巴国隐藏的很深的眼线,来多方打听萨兰的下落,同时对费萨尔依旧不死心的穆萨又向族长的大管事提出了让他们动员周边的族人来多方堵截这伙绑架袭击者的退路,穆萨心里很清楚,尽管这些人劫走了费萨尔,要想很快的跑出这个部族控制的这片区域,进而跑出这一大片群山,那也是不那么容易的,在没有确切的消息之前,穆萨还是想再博一下。

    刚刚安排好这一些列的行动,恩瓦尔的电话就打到了穆萨的另一个助手达瓦里的手机上,这个电话着实出乎穆萨的预料之外,也让穆萨近乎绝望的心情重新点燃起希望。

    听到只是恩瓦尔自己带着两个孩子逃出了那次袭击,并且在现场也没有看到萨兰的尸体,穆萨最为担心的一件事变成了现实,这个时候他是真的将仅有的那点希望都寄托在那两个中国人能够找到足够的人手将这些人给解救出来。

    “恩瓦尔,你现在要尽快向我这里汇合,我会让达瓦里带着一支小队前去接应你,我带着人也将随后赶过去和你会合,记着,这一路一定要小心,千万别再出什么差池了,一路上你要多和达瓦里联系,有什么事我们见面再说。”

    尽管穆萨和恩瓦尔这两方面都心急如焚,但糟糕的交通状况让他们之间的这几百公里的路程也是历尽周折,直到傍晚时分,恩瓦尔带着孩子这才与达瓦里带来的接应小队汇合在一起,已经因燃油耗尽带着两个孩子步行了大半天的恩瓦尔,在见到达瓦里之后,竟然嚎啕大哭了起来。

    稍后不久穆萨也带着人赶到了这里,随同穆萨一同赶到这里的还有丽萨的哥哥阿提夫,阿提夫是在自己被莫名其妙的被绑架走,又被莫名其妙的送回来之后猜出来费萨尔这边可能出事了,尽管他不清楚自己被绑走之后这些米国的情报人员对自己做了些什么,但看着自己身上那些明显的伤痕和浑身的痛处,阿提夫担心自己在神志不清的情况下向这些情报人员会说了些什么,因此一回到家之后,阿提夫稍微休息了一下就起身离开了叙国绕道前往巴国这支部落的领地。

    阿提夫同样也是晚了一步,在他赶到之前费萨尔隐居的这个庄村的时候,正好赶上这里里外大乱,问明情况之后,阿提夫连自己随身携带的行李和急救箱都没来得及放下,就和那名大总管赶到穆萨这里,在穆萨将阿布的这个临时据点清理完,并且刚刚与恩瓦尔通过话之后正要离开的时候,阿提夫也赶到了这里,想到恩瓦尔那里正好带着费萨尔的两个孩子,穆萨带着阿提夫一同赶往了与恩瓦尔汇合地点。

    在亦非临分别之前交给恩瓦尔的那张简易地图前,恩瓦尔详细地讲述了亦非的计划以及之后可能的撤离路线,在临近午夜的时候,亦非也给他们打来了电话,从亦非那里穆萨得知,费萨尔以及萨兰、丽萨等人都被挟持到了深山之中的那个秘密营地之后,穆萨紧张了一天的心情终于多少轻松了一点,起码现在还有机会。

    在和亦非重新确定了一下准确的行进路线和方位之后,穆萨这些人稍加休息,就一同开始向着亦非指定的那个方位行进,而当乐子的电话再次想起的时候,得到费萨尔以及萨兰、丽萨都被营救出来的消息之后,穆萨几乎从心底欢呼了起来,但紧接着听到乐子所说的接应路线的时候,穆萨顿时傻了眼了。

    ...
  
  混血女主播直播后忘关摄像头私_生活视频遭曝光!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