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雪狼出击 > 第二十七章 错愕 1 巧舌如簧

第二十七章 错愕 1 巧舌如簧



    听到拉希姆提到了穆萨的名字,埃里克不觉一愣,随即和身边的几个人交换了一下眼色,之后以目示意拉希姆继续讲下去。

    穆萨看到了几个人的反应,暗中冷笑一下,继而缓慢说道:

    “埃里克先生,你可能并不清楚,我在我的船在乌国装上最后一批货、并拔锚启航之后我就赶回了我在马斯喀特的家,本想好好的歇几天,可没想到,在家门口,还没等我迈进家门,穆萨的手下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并把我控制住了,他们应该事先知道了我的行程,而穆萨本人就坐在我的家里等着我。”

    “见面之后穆萨并没有和我兜圈子,他直接交代让我的船在抵达叙国港口装卸货物之后要按他的指令行事,否则我的妻小就会遭殃,为此穆萨还给我看了他们拍摄到的生活在另一个国家里的我的孩子和妻子的日常生活的照片,这种明显的威胁让我不得不答应与他们这些人合作。”

    “而后穆萨的一个手下萨兰亲自陪同着我连夜赶到了叙国,这分明就是胁迫,但我没办法抗拒,等我的船抵达港口、装上预定的那些货物以后,我和萨兰就登上了我自己的这艘船。”

    “后面发生的事你可能就清楚了,我的船在驶进公海之后萨兰命令我等待另一艘船的到来,我只有遵命照办,在将近午夜的时候一艘船靠了上来,也就是你说的那艘捕捞船。”

    “从这艘捕捞船上上来了一些持有武器的波斯人和一个女人及两个孩子,我不知道这母子三人是不是就是你说的那名武器专家的妻子和孩子,因为在这些人上船之前,萨兰就严令我们严禁与之接触,我们只有一名船员协助他们做一些登船的辅助工作,也就是操纵一下升降机之类的工作,其他的人都被隔离开了,我也只是从操控台这里远远地看个大概。”

    “他们这一批登船的大概有十几个人,绝大部分人都带有武器,也确有一些大小不一的木质箱子被吊撞了上来,但我不清楚里面装的是什么,他们不允许我们接触,我问及萨兰的时候他也只说是一些散装武器配件之类的,具体细节我并不清楚,因此也就无法确定这些箱子里面是不是有你所说的那种违禁武器。”

    拉希姆说着伸手一指刚才那一片散货区,埃里克这些人刚刚从那里经过。

    “这些人上来之后就把那一片区域给隔离了开来,我一会儿可以带你们去看一下,那些木箱有些也还在船上,我们都没动,你也可以查看,这就是我所知道的全部细节。”

    “昨天下午,萨兰这些人突然命令我将船驶向这里,我们不敢违背他的指令,正好这艘船这几天被他们催促的拼命赶路,一些部件出现了问题,我们也正好利用停靠的这段时间维修一下。”

    “船靠岸之后,这些人就把我的这些船员都赶到了前甲板待命,他们在岸上接应的人员将我们都控制在那里,这期间他们指令着机械将那几个集装箱吊运下去,下面上来的人说是要做检疫,鬼才知道他们将这几个箱子拉走是去干了什么,之后还郑重其事地给了我们一份检疫报告,都留在船长那里,你也可以查看,至于他们将这几个箱子吊运下去做了什么,我真是无法得知。”

    “这艘船在那几名从岸上上来的检查人员离开之后恢复了正常,我们只知道那几个箱子的离开了一段时间,但那些人是如何离开的我并不知道,就如这些人同来的时候一样神秘,他们神秘的失踪了,这就是我知道的全部情况。”

    这就是之前的那个夜里拉希姆事先想好的台词,这里面绝大部分的讲述也都是实情,只是拉希姆刻意把自己描绘成了一个受害者的形象,一句被胁迫就把自己将这些事撇清了。

    埃里克与弗兰克、斯蒂芬互相交换了一下眼色,他们没能从拉希姆的描述中看出异常、听出毛病,许多事情也和他们掌握的情况相吻合,并且还证实了费萨尔确实是被伊国特工策反的,不然的话不可能有穆萨手下的第一助手萨兰亲自护送丽萨母子离开叙国前往与费萨尔汇合。

    “你说你是被劫持了?你的故事挺让人同情,你以为我们会相信吗?你敢说你对这些事毫不知情?”

    弗兰克恶狠狠地继续不依不饶。

    拉希姆冷笑了一声:“哼!我不指望你们会相信我说的话,你们米国人又相信过谁呐?但这确实是我知道的实情,你们信不信由不得我。”

    “那几个集装箱是在什么时候被装上船的?”埃里克问道。

    “那几个集装箱是在我和萨兰赶到叙国港口之后装船的,都是萨兰一手安排的,我们的计划里并没有这些货箱,但装船后萨兰给了我们一份正式的托运书、箱单等等,手续齐全,我不敢拒绝,如果你们怀疑,可以打开看看,但我想这几个箱子在之前下去的时候就已经被做了手脚,里面的东西也不是原先的样子了。”

    说完,拉希姆唯恐埃里克这些人不信,又对远处的船长说道:“你去把那几个箱子的托运文件拿来,连同刚才给咱们的检疫报告一起拿来,让这几位先生过目。”

    “再有一个问题,据我们所知,你的船在乌国很早就装载好了货物却迟迟没能离港,这是为什么?最主要的,在离港前的数个小时之内,你的船又被装上了一些物资,并且还是沃洛诺夫亲自押运到港的,关于这批货物你都了解些什么?”

    埃里克知道再在那些已经消失了的人和物上面折腾纯属浪费时间,某种程度上讲埃里克也相信拉希姆的话,如此机密的事老谋深算的穆萨也不可能让拉希姆知道更多的详情,拉希姆和他的这艘船货充其量只是穆萨这次行动中的一个交通工具而已,埃里克要趁此机会尽量搞清关于这条船的所有疑点。

    拉希姆本打算把沃洛诺夫这一节给空过去,但没想到对方连这些也都知晓,这让拉希姆不禁为自己的之前的判断感到庆幸。

    “你说的这个事和之后我遇到的穆萨的事有些类似,这件事我当时就是在现场的,当时我的船装好货物之后却迟迟不给安排离港计划,害得我的船在港口里趴了两天,你知道赶我们这一行的,每一天的成本都是很庞大的,我耽误不起,因此那两天我一直留在港口里催促着这件事,关于这一点你可以到港口的调度那里去求证。”

    “之所以说和穆萨的事件有些类似,就是在于沃洛诺夫也是没有事先对我们提前告知,是他自己在起航前几个小时擅自装上了这批货,并且我还可以告诉你,随着那些货物上船的还有几名乌国人,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这几个人是与沃洛诺夫有关系的偷渡者,或者是一些持不同政见者,但后来我才发现,这些人与之后从捕捞船上上来的那些人里的某些人有联系,他们彼此之间好像认识,这几名乌国人也是在这次停靠之后就莫名其妙的失踪了,我只知道这些,随那几个乌国人一同上来的那些物资基本上都还在船上,你们同样可以去验看。”

    “你是说这几名乌国人和萨兰他们认识?他们后来是和萨兰联系的吗?”

    拉希姆所说的那几名乌国人和萨兰这些人有联系这是让埃里克没有想到的,按肯特通报的情况来看,这些装有大量机密资料的箱子并没有确切的接手人,难道这些也是伊国情报人员策划的另一个行动吗?但拉希姆下面的话让埃里克顿时茅塞大开。

    “不、不、不,那几个乌国人并没有与萨兰这些人接触,我是说是与萨兰指令让在公海登船的那些人之中的某几个人互相认识,萨兰和这几个人好像是有两拨人,平时很少联系,乌国人也仅限于和这几个人联系,但即便是有联系的这几个人平时也很少露面,我能常看到影子的就是两个在他们那些人里年纪不大的两个年轻人,也许是因为年轻的原因吧,这两个人经常出来在甲板上溜达,有时也会和我们的船员说上两句,很明显他们这两个人没有萨兰这些人那么的紧张。”

    这着实出乎埃里克的意料,他没想到这里还有这么多的叉头,这几个不明身份的、与乌国人有接触的人又会是哪里的人哪?

    “你是说这些人和萨兰他们并不是一路?那你可以大致确定这些人的身份吗?”

    埃里克祈祷不要让自己听到让他感到棘手的答案。

    “这些人具体是哪里的我不确定,但我敢肯定他们是东方人,应该是四名东方人。”

    拉希姆表面上轻描淡写的说道,但他心里清楚,自己的这一番话说出来就足够这些米国人忙乎一气了,对自己的追查就变得无足轻重了。

    这就是拉希姆冥思苦想为自己设定的脱身之计。

    拉希姆的设想达到了预期的效果,他清楚地看到了埃里克那诧异的神情。

    “东方人?你确定?你可以大致推测一下他们是哪里的人吗?”

    埃里克几乎已经知道了拉希姆将要给出的答案。

    ...  
  
  混血女主播直播后忘关摄像头私_生活视频遭曝光!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