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雪狼出击 > 第二章 疑惑 2 不明之物

第二章 疑惑 2 不明之物



    第二章 疑惑(2)不明之物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之间,亦非、乐子二人来到这个陌生的国度已近半年了,在这半年的时间里,两人见证了以**人的敬业与专业,感受到了他们那严谨、细致入微的工作态度,而最令他们二人印象深刻的就是各种高科技装备在各种突发事件以及突击行动当中的实际运用所带来的惊人效率和战斗力,这些含金量很高的成熟科技成果在实战中的应用,让许多危险、复杂的工作变得简单轻松并且安全了许多。

    在更衣室,亦非见到了已经几天未见的乐子,此时他们二人两个早已被分配到不同的行动小组里随同行动了,这种形式的加入是亦非和乐子极力争取、并且通过两国相关部门的协商与沟通才确定下来的,两人争取加入一线行动组的目的就是为了切实、真切地体会以军处置危机的反应能力与应变措施。

    “亦非,明天周末,你有啥安排?没什么事的话咱们也出去逛逛,来这大半年了,咱也该调剂一下咱们两点一线的生活了。”

    乐子是刚刚换班过来,而亦非这一组人则是刚刚值完夜班准备回去休息,两人现在往往只是在更衣室才能够互相交流一下。

    以国与其他国家有一点很大的不同就是这些强力部门军人、警员等并没有一个统一固定的营地来集体住训,反倒是更像是有固定上下班时间的职工文员一样,许多人都是随身携带配发给自己的武器装备往来于家庭与工作部门之间,这种状况的形成源自于他们长期的流离失所给他们带来的伤害,以国人有极强的、随时拿起武器保卫自己家园的决心与勇气。

    “好呀,正好我也想出去走走了,还好这些天不像前一段时间那样有那么多的袭击事件发生,正好可以缓口气。”

    由于伊战的爆发,以国的立场与世仇让他成了许多阿拉伯极端势力的报复与攻击的对象,一时间针对以国的全方位恐怖袭击屡有发生,这让亦非和乐子在这大半年的时间里,一直随着以国内务部队的特别行动小组奔波于以国各地,不时还会有越境擒拿、缉捕的行动,这种紧张状态到最近这一段时间才算稍稍安稳了下来。

    “盼着咱们这口气能喘匀实了,最近不是情报部门都在追踪一条袭击的线索吗,但愿这是一条虚假信息,我真佩服他们的情报搜集和分析能力,那么多盘根错节的消息来源,经过数据中心的处理很快就能滤出有价值的信息,这也为提前做出预判与应对措施争取到了最为宝贵的时间。”

    乐子不无感慨。

    “乐子,你看见了吗,这就是差距,‘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这句话放在我们队伍里同样适用,和他们相比,我们在很多地方还都差的很远很远。”

    对于乐子所言,亦非同样深有感触,紧接着亦非又对着乐子笑道:

    “行呀!乐子,这半年你长进多了,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以后回去你又有的吹了!”亦非戏虐道。

    “嘿!我说你怎么和你那小媳妇说话一个口气呐?不挖苦人就不会张嘴说话哈?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亦非的一句话勾起了乐子斗口之心。

    “得、得、得!我没工夫和你斗口,你还是赶紧收拾好去开准备会吧,我回去了,正好今天天气不错,我先自己溜达溜达,顺便把我那件衣服洗了。”

    亦非说完,对着乐子摆了一下手,转身出了更衣室。

    耶城是三大宗教圣地,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三教混杂其间,教堂林立,每一座建筑、每一块石头是有着数说不尽的历史渊源,这里既是三大宗教和平共处的港湾,也是一块极易引起纷争的动荡之地。

    亦非他们所在的特情五处就坐落在紧邻老城的一条繁华的街道上,从这里出来走不多远,就到了一处步行街,这里不仅有一些大型的购物中心,还有许多各具特色商铺在售卖着当地的特产和一些工艺品,一些独具韵味的餐饮、小吃店、书店分布街道两侧,尤其是这里的招牌式的露天咖啡厅更是吸引了不少人驻足,坐在那里的人们一边细细品味着咖啡的浓香,一边翻阅着店里提供的报纸图书,惬意写满了那里每一个人的脸上。

    亦非他们租住的公寓离特情五处并不太远,只相隔两条街,回到自己的住所,亦非换上了一身便装,重新将自己的配枪、证件携带好,打开衣柜里找出那套西装,拿着衣服向门外走去。

    一脚门里一脚门外,亦非又愣在了那里,仿佛是想起了什么,又转身退了回来。

    重新回到房间的亦非从屋里一角找出行李箱,在行李箱里面拿出那条项链,托在手里端详一下,之后将它放在贴身的衣兜里,这才转身离开。

    将衣服放到洗衣店之后,亦非转身来到了不远处位于老街上的一家首饰店,这是当地一家颇有名气的老字号首饰店,它在欧美都设有自己专门的店面,经营着自己独家的品牌。

    推门进去,店里面一个年轻的小伙热情地招呼亦非,还没等亦非坐定,从里间屋里又走出了一位年纪稍大的长者,亦非赶紧起身,垂首恭敬地站立在一旁等候着老人的到来。

    “年轻人,请问你有什么需要的吗?”老人很和善,面带微笑地向一边的亦非伸出手来。

    亦非赶紧伸出双手上前,身体微微前倾握住了老人那温暖的手。

    “哦,先生,我这里有条项链被扯断了,您看看可不可以帮我把它重新接上?”

    亦非一边说,一边从上衣口袋里掏出那条被丝巾包裹住的项链。

    “是吗?让我来看看。”

    老人从亦非手里接过项链放到桌子上,缓慢地将包裹着项链丝巾一层层地打开。

    “我猜想这条项链对你一定具有非同一般的意义,不然的话你不会不远万里将这条项链带到这里,应该是……!”

    丝巾被完全的打开了,正在与亦非攀谈着的老者只看到了这条项链一眼,就立即止住了话语,代之而来的是用一种狐疑的眼神紧盯着面前的亦非。

    亦非看到了老者表情的急剧变化,他有点不明所以,只得陪笑问道:

    “怎么样?老先生,您看看这个应该可以修复吧?”

    “年轻人,我们是有多年良好口碑的首饰店铺,我们有自己的做事原则,那就是我们绝对不会参与到对那些来历不明的贵重珠宝的修缮、加工的业务当中去,你这个我不能帮忙。”

    老人口气坚决,一边说着一边将面前的丝巾、项链一并推回到亦非的面前。

    虽说这大半年的时间里亦非已基本上能听得懂以国人所讲的希伯来语,但这老人说的这一大套话还是让他仔细琢磨了半天才算弄明白,急的亦非赶紧站了起来用英语开始对老人解释。

    “老先生,您误会了,这不是偷盗抢来的东西,这确实是我的,是别人送给我的。”

    情急之下亦非也无法详细对老者解释这条项链的详细来历,只得笼统地说道。

    老人停住了正要往回走的脚步,紧盯着面前的亦非,良久,老者开言道:

    “年轻人,我相信你没有撒谎,但这条项链能出现在你的手里绝对不是一件寻常的事,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是从哪里来的?你的祖国是哪里?”

    听着老者这前言不搭后语的问话,亦非真是有些哭笑不得,他也不明白老人这问话的深意到底是什么,只好如实回答:“我是从中国来的,我是中国人。”

    听亦非这么一说,老人重又露出笑容。

    “和我猜想的一样,好!中国人是我们的朋友,永远的朋友,孩子,我相信你的话,但我还是想知道,这条项链你是从那里得到的?是什么样的人送给你的?另外,你知道这条项链的来历吗?”

    老人的接连几个问话让亦非不知怎样回答,但却触发了他心中一直想要弄清楚的这条项链所带来的一个谜团,那就是,这条项链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威猜在当时那极为危险的时刻、在他弥留之际将这条项链悄悄放在了自己的衣袋里,肯定不会是想留给自己一个纪念物那么的单纯、那么的简单,老者如此问话,难不成这位老先生知道这条项链的奥秘不成?

    想到此,亦非尽量简洁、扼要并加以修饰地说了一下这条项链的来历。

    “老先生,这确实是别人送给我的,但直到如今,我也不大明白他为什么要送给我这个。”

    看着老者在注意地听着,亦非接着说道:

    “在来这里之前,我曾是我们国家的一个特殊部门的一名工作人员,再一次打击贩毒、走私的行动中,我认识的一个人被击中身亡,当时他正巧倒在我的身边,在他弥留之际他将这条项链偷偷地放到了我的衣兜里,当时情况很乱,我也没注意,过了很长时间我才发现这个事,我想也许是这条项链对他或者他的家人有什么特别的纪念意义,他想托我给带回去,只是时间过去了许久,这件事就被我忘记了,今天正好收拾东西,在我的衣兜里又找到了它,这才想拿到您这里来看看能不能把这段断裂的给重新修复一下。”

    ...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