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雪狼出击 > 第五十七章 惊变 1 最后的谜团

第五十七章 惊变 1 最后的谜团



    “梁青,怎么办?一会儿彭涛他们就到了,到那时,我们的行动就暴露了。”

    如此意外的情况,让李大磊不知如何是好,他急切地等着梁青拿主意。

    这种突变不是你在会议室里就能预见到的,但却在这里实实切切地发生了,面对骤然增加的武装分子和被分割聚集在一起的各色人等,这次突击行动充满了不可控制的变数。

    “首先肯定,捉拿那几个首要罪犯的任务变不了,其次,解救出那些被拐带出的女孩的计划不能变,最后,我们的队员一个不能丢下,这是我们的既定任务,不能改变!”

    梁青即像是说给身边的李大磊,又像是在坚定自己的决心。

    “突击一队,报告你们的位置。”梁青开始做攻击前的最后确认。

    “一队到位,随时可以出击!”

    耳机里传来乐子镇定的声音,通过这一年的战火考验,张全乐的身上多了一份沉稳,以致巴根最近时常夸他有大将风度了。

    “大磊你负责搞定挟持人质的那几名枪手,我打掉车上的那几名机枪手,准备。”

    梁青还在掐算着时间,不到万不得已,她不会在队伍没有全部集结到位的情况下发动攻击的。

    透过狙击镜,梁青和李大磊严密监视着远处那处会馆里的一举一动,现在,那里的任何异动,都可能是‘雪狼’小队发动攻击的一种指令。

    根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思考,因为会馆那里已经发生了变故。

    面对威猜的逼问,巴裕并没有急于回答,他对着身边的一名亲随吩咐道:“先把那些女人们都赶到那边那套房子里去,现在是男人们商讨正事的时候,完事之后,她们才能是大家的消费品,怎么样?各位不会有什么异议吧?”

    那名打手带着另外一个人,将小研她们十多个人,一起都赶到了会馆旁边的那座小别墅里。

    “阿裕!这样不大合规矩吧?来的这些人都是客人,你们内部之间有什么分歧犯不上让我们大家都陪着看热闹吧?难道我们都成了你们的人质了吗?”

    度过了开始的慌张之后,杜彬率先发话了,他在这个行当里也算是个长辈了,而且这里许多人在大陆的生意都需要杜彬的照应,就是张海波也不例外,因此这个时候杜彬出头也算是恰如其分。

    “哈哈哈!杜老板,你是贵客,无论到什么时候你都是我们的座上宾,今天的事让您受惊了,来,您先请坐。”

    没等巴裕说话,张海波率先迎了上去,他真的是很礼貌又很恭敬地将杜彬让到了这处宽大凉亭下的首座坐下,随后对呆立在一边的毛彪点手说道:

    “毛彪老弟,你用不着那么紧张,来,你先代我照顾好杜老先生,待会我和威猜算完账咱们再详谈,来,大家都入座吧。”

    被刚才的那通打杀吓坏了的众人这才稍微放松了下来,就近找座椅坐了下来,看着面前这对峙的双方,这可真叫坐山观虎斗。

    “巴裕,如果我没猜错,在美塞那次,你就想借这姓张的手,来做掉我是吧?正因为如此,你才在我被追击得四处躲避的时候,才迟迟不来救援,想陷我于死地是不是?”

    一直缠绕在威猜脑海里的疑问,现在终于解开了,当时张海波带人几乎追击了威猜十几个人近一个上午的时间,巴裕带领的卫队才迟迟赶到,差一点威猜就命丧美塞。

    “那都是过去的事了,还提它干什么,不管怎么说,我终究还是把您完整的带了回来。”巴裕既不否认也没承认。

    “那好,那你说说你是怎么跟这个无赖走到一起来的。”

    威猜看着一旁坐在靠背椅里得意洋洋翘着二郎腿的张海波,心里一团怒火。

    “我来告诉你,你也不用瞎猜了,今天我就让你死个明白。”张海波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威猜,有些事是你想多了,有些事确如你所说的那样,只不过这一次我和巴裕的合作是双方共赢的合作,生意就是生意,不带个人恩怨,早在美赛的时候我也同你提过类似的合作协议,但被你一口否决了,并且你还毁掉了我的工厂,这样做事你未免太绝情了吧,现今这个社会,你还想一手遮天霸着全部的市场不肯放手,你这么做是不是想把我们这些人都饿死?”

    张海波说着用手指了指周围坐着那些同道中人,这些人里确有多年来一直受威猜排挤的人,但无奈他们人单势孤,根本无法与财大气粗的威猜抗衡,大多数人最后都只能忍气吞声,如今看到今天这场面,有些人倒是乐于相见。

    “不光是我们这些人,你对你身边的亲信又如何那?巴裕那么多年一直追随着你,你又给了他什么好处?还不是一天到晚围在你的身边转,像个下人一样共你驱使。”

    “好在巴裕比你务实,在你派他到美塞来追杀我的时候,他就曾暗地里派人与我联系,巴裕不想为了你的狂妄与自负而枉费兄弟们的性命,我们的目的都一样,我们只想让我们这里的东西占领全球市场,我们共同去挣全世界的钞票,而你只想你自己挣钱。”

    “曾经你是我们的榜样,也曾经是个呼风唤雨的风云人物,可这么多年下来你看看你亲手创建的帝国,现在已经摇摇欲坠即将崩塌了,坐吃山空、因循守旧、狂妄自大几乎让你失去了整个世界的广阔市场,如今你还剩下什么?你现在已经几乎一无所有了却还在这里颐指气使地吆五喝六,你唬得了谁呀?”

    “巴裕比你看得远,知道我们两家一味地斗下去必将两败俱伤,到那时恐怕连仅剩下的一点市场也会被蚕食干净,我们正愁如何可以将这场争斗体面的收场的时候,可巧你派来的人找到了我隐藏设备和人员的秘密据点,巴裕立刻就想到了借此行动来将这场乱局体面收场,这样既给了你的面子,我又可以塌下心来重新开始装备我的工厂,本以为此事过后你会见好就收、急流勇退,没想到你今天又整出这个大动静,你无非还是想显示你的无所不能,但你知道吗?只要你还坐在这个位置上,今天来到这里的这些人,未来将都不会有好日子过!”

    听着张海波滔滔不绝的演讲,亦非心里最后一点疑问也清楚了,当初自己提出要去矿上找米武,巴裕几乎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那时候巴裕应该正愁如何将自己支走去和张海波联络,自己的主动提出正好给了巴裕一个借口,因此才有了巴裕不耐烦地催赶阿明赶紧走的那一场景。

    “先生,原谅我出此下策,这也是不得以而为之,今天正好借各方人士都汇集到此的良机,您就退让一步,找个风景秀丽的地方颐养天年多好,在座的这些人各司其职,也不再担心那一天被吃掉、被做掉的危险了,这里会再一次迎来兴旺发达的十年。”

    巴裕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那种谦卑之态,话虽说的很委婉,但却透着不容置疑的威慑,并且自始至终他都没有抬头看一眼不远处的威猜。

    “先生,我再尊称您一次先生,这一次您要是答应了我们的要求,从此金盆洗手不再参与这里的大小事物,我们会让您体面地离开这里,绝对不会为难您,我们这些人依旧会当您是前辈,而且我还告诉您,这样的结果还是巴裕极力为您争取来的,在此我奉劝您一句,识时务者为俊杰,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张海波和巴裕一个红脸一个白脸,在这优美的景致里,只有他们两个的声音在空洞地回响,其余,则是一片死寂。

    巴裕、张海波以及在座的众人都在紧盯着威猜。

    仿佛凝滞了的空气带给人们的压力是巨大的。

    被关到别墅那里的小研和雯雯一直在留心着外面的动静,看到藏在暗处的‘雪狼’小队在情况突变的时候并没有马上采取行动,小研就猜到了肯定是还有关键的位置的队员没能布置到位。

    现在这里所有的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个凉亭里面,她们所在的这个别墅里只有两个看守,面对如此多的美色,这两个人时不时的揩油,不是这里摸一把,就是那里掐一下,所有的女孩都敢怒不敢言,只剩下了无声的哭泣。

    小研看了一眼雯雯,以目示意,而后颤抖着站了起来,带着哭腔说道:“我想去卫生间。”

    两名看守并不明白眼前站起来的这个漂亮女孩嘴里说的中文是什么意思,看到小研一个劲的比划,指着远处拐角那里的房门,两个人一下明白了,继而淫笑着对着小研点头。

    小研抽出身来哆哆嗦嗦地向里面的卫生间走去,一名看守竟紧随着跟了过来,后边传来了另一个人的口哨声。

    来到卫生间门口,小研闪身进去刚要转身关门,那名歹人竟伸脚一抵顶住了卫生间的房门,面带恐惧的小研摆手摇头,看样子是在极力地拒绝他的跟入,这种场面反而更加刺激了这名歹徒的**,他体内的雄性荷尔蒙在激增,伸手一下就推开了卫生间的房门闯了进去,继而返身将房门锁上,这就叫不作死就不会死。

    ...  
  
  混血女主播直播后忘关摄像头私_生活视频遭曝光!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