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我的一天有48小时 > 第一百九十七章 贝蒂

第一百九十七章 贝蒂

“没关系,我们也没什么事,正好来给你帮忙。”张恒道。
  
  赛斯的笑容有些勉强,这时一个女人的声音从屋里传来,“怎么了,赛斯,有客人吗?”
  
  “是肖恩,还有……呃,两个朋友。”
  
  “你不请他们进来吗?”
  
  “我差点忘了,”赛斯拍了拍脑袋,“家里比较乱,你们不要介意。”
  
  说完他把屋外的椅子又搬回到屋里,张恒三人跟在他身后,一起走了进去。
  
  “崔西,去给客人泡点咖啡吧。”赛斯对屋里一个身材丰满的女人道,后者应该就是刚和他结婚没多久的妻子,闻言点点头,走进厨房,过了一会儿她的声音又响起,“赛斯,你知道贝丝刚送的咖啡豆在哪里吗?”
  
  “哦,我知道放在哪里了,我去拿吧。”赛斯一边说着一边上了二楼。
  
  半分钟后那个名叫崔西的女人从厨房走出来,手里端着一盘芒果,“抱歉,赛斯把厨具什么的都收起来了,现在家里只剩下点水果。”
  
  张恒接过水果后道了声谢,他和崔西闲聊了一会儿,后者很健谈,基本上有问必答,而且没有什么戒心,几句话后张恒差不多就可以肯定赛斯并没有把那艘克拉克船上发生的事情告诉她,她对昨晚的事情并不知情,只以为崔西是在新房那边过的夜。
  
  张恒和安妮对视了一眼,已经基本确定赛斯就是他们要找的人,只等他下楼后就跟他摊牌,
  
  然而这时一旁的肖恩嘀却咕道,“拿个咖啡要花这么长时间吗?”
  
  崔西有些不好意思,“我去催催他吧。”
  
  说完她向一旁的储藏室走去,肖恩在一旁提醒道,“赛斯在二楼上。”
  
  “二楼?”崔西闻言愣了愣,“可是二楼刚被我们清空,那里已经什么也没有了啊。”
  
  张恒闻言在第一时间冲了上去,然而二楼却是已经空无一人,其中一间房正大开着的窗户,张恒透过那扇窗户看到了下面街道上一边狂奔一边向这边回头往来的赛斯,转身对安妮道。
  
  “分头追。”
  
  这倒不能完全怪他不够谨慎,毕竟这次来张恒只是打算和赛斯谈一谈,也没打算用什么强硬手段,后者除了夜闯文森特的住处,把年轻的船医吓了个半死外并没有做什么太过分的事情,按理说也没有一见面就逃跑的理由。
  
  不过现在再说这种事情已经没用了,安妮已经冲下楼去,而张恒也翻出了窗户,伴随着一片惊呼跳到了另一栋房子顶端。
  
  他倒不是故意玩起刺客信条,主要因为这一片区域有点类似熏鱼巷,都是拿骚有名的贫民区,不过和熏鱼巷不同,这里的建筑是以住宅为主,布局杂乱无章,对逃跑者很有利,而且赛斯又在这里生活了很长时间,相比于刚来这里的张恒对地形更加熟悉。
  
  张恒只有用这种办法才能占据有利观察位置,保证不把人跟丢,相比之下安妮就方便多了,她在下面只要跟着屋顶的张恒就可以。
  
  赛斯这时候也看到身后的追兵,然而他不但没有停下反而跑的更快了,同时不断改变方向,借助周围的地形遮挡身后的视线,可惜始终没法摆脱居高临下的张恒,他也显得越来越急躁。
  
  张恒在屋顶上活动,倒是不用面对地面复杂的环境,直接选择直线进行移动就好,这一年半海上的生活他的平衡性已经锻炼的很好了,尽管落脚的地方高低不平,但他始终能保持重心的稳定。
  
  眼看距离赛斯越来越近,张恒心里估算着再有十步他就可以从房顶跃下,但没想到最关键的时候却功亏一篑,他刚跳上那片屋顶大概因为年久失修,突然从中间裂开,张恒用最快的速度做出了反应,在身子下落的过程中扒住了一根木梁,然而下一刻那根木梁也应声而断。
  
  眼见张恒摔进一栋小楼里赛斯的脸上露出一抹喜色。
  
  但紧接着一道身影从他左侧的小巷中冲了出来,对方二话不说直接踹中了赛斯的胸口,后者的身子不受控制的飞了起来,撞到了旁边一座木架,赛斯不顾后背的疼痛,从地上飞快的爬了起来,可他一瘸一拐的才跑出不到两步,脖子上就多出了一把军刀。
  
  又过了一会儿张恒也灰头土脸的从旁边的小楼里走了出来。
  
  他赔给门口正在晒太阳的老头两枚金币,这才走到了赛斯的身前。
  
  “为什么要逃跑?”
  
  赛斯闭着嘴,不说话。
  
  “昨晚伪装成怪物潜入文森特房间里的人也是你吧。”张恒又道。
  
  赛斯闻言脸上终于有了表情,开始露出慌乱之色。
  
  “之前我们在海上遇到的那场风暴,你是怎么做到的,和你在那艘克拉克船上找到的东西有关吗?”张恒继续道。
  
  这一次赛斯终于没法再保持平静,之前他的心中还抱着一丝侥幸,张恒是为了别的事情来找他,毕竟事发的时候只有他一个人在场,应该没有其他人看到,而之后那场风暴,一般人也不会和他联系在一起。
  
  赛斯不知道张恒是怎么怀疑到他的身上的。
  
  不得不说经过两次成功的出海,张恒在船员中的威望的确已经达到了一个惊人的地步,赛斯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开口道。
  
  “抱歉船长,我……我没有找到那东西,是她找到我的。”
  
  “她?”安妮挑了挑眉毛。
  
  “我们分开后,有一个女人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她称自己为贝蒂,我搜遍了货仓却找不到这个声音的来源。”
  
  “贝蒂?”张恒对这个名字倒是并不陌生,在那本情诗集中这个名字已经出现了无数次,之前的时候张恒以为贝蒂是船长的妻子或是情人,但现在来看这个名字的主人恐怕并不简单。
  
  “你当时为什么不把这件事情告诉我们?”红发少女问道。
  
  “我那时以为是我自己的精神出了什么问题,”赛斯道,“那个叫贝蒂的女人警告我,如果我把这件事情告诉你们,会被你们当成疯子丢在那艘船上。”
  
  小呆昭说
  
  抱歉抱歉,这章太晚了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