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兽妃可口:鬼王,宠不够! > 第六百七十五章 尸骸的消息 1

第六百七十五章 尸骸的消息 1


      沐倾乐的脸上扬起一抹笑。这个暗艺啊,打从千年前认识他开始就是这样子,每天都把“王”挂在嘴边,如今千年过去了……依然如此。
  
      “不过少郡大人,您能回来那真是太好了!”暗艺此时见到沐倾乐简直不要太激动,就连鬼王的存在都忘了,噼里啪啦地就道,“您不知道您自从……王就像变了个人,话少的可怜,每天阴郁的不像他,整个人都变得残暴,大家都害怕死了……您也知道王那么多年都没朋友,就您一个,结果您还……”他能不疯么?这千年他简直就跟疯了一样!一直到前段时日去那什么鬼的玄兽大陆回来方才又变回了原样。
  
      当时他们一群人还奇怪呢,这王千年都这样了,怎么突然之间又正常了?结果没想到是因为少郡大人回来了啊!难怪呢,他就说嘛!其实也是,除了少郡大人还有谁能这么有本事让王恢复正常呢?
  
      此时的暗艺并不知道,这世上还真的有个人能影响到鬼王的情绪,只是……那个人,终究爱的不是他罢了……
  
      说的正激动的暗艺根本没注意到他身后的某人正凉飕飕地看着他,当他说完后,鬼王方才阴测测地开口:“哦?本王变了?本王话少?本王阴郁?本王残暴?本王朋友少?暗艺啊,本王都不知道,原来在你眼中本王是这样的!”
  
      蓦地,暗艺身子一僵,僵硬地扭过头,便见鬼王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只是那眼神……凉飕飕的,让他不由地打了个寒颤,立马一改方才义愤填膺的模样,赶紧狗腿般的谄笑道:“不不不,怎么会呢,王您英明神武、英姿飒爽、丰神俊朗、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迷倒万千少女……”
  
      “闭嘴!”鬼王阴沉着脸呵斥一声,让暗艺越说越不靠谱的嘴立马就闭紧了,然后某人看着自家王越来越难看的脸色,终于是将哀求的目光望向了沐倾乐。
  
      沐倾乐无奈地看了一眼暗艺,丢给他一个“让你找死吧”的眼神,然后方才在暗艺愈发可怜兮兮的眼神下开了口:“小鬼子,本郡还有事跟你说呢!”
  
      鬼王抿了抿唇,淡淡而又带着怒气地朝暗艺道:“滚下去!”
  
      暗艺如蒙大赦,感激地看了一眼沐倾乐,然后对鬼王又拍了拍马屁:“谢王!王您真乃明君,小的这就滚,绝不碍了王您的眼!”最后一溜烟儿地就麻利地滚了……
  
      然而,鬼王并不知道暗艺跑路的时候心里还在不停地腹诽:果然还是残暴!还是阴郁!这么凶!哼,小心我再也不跟着你了!
  
      若是他知道暗艺心里还在说他残暴阴郁,他一定不管不顾,今日先惩治了这个不听话的下属再说!多让他挨几个板子!
  
      暗艺的身影消失的刹那间,鬼王瞬间又变回了那个风流倜傥而又懒散禁欲的他,一双如女子般美丽的双眸笑意盈盈地凝视着沐倾乐:“不知少郡有何事吩咐本王?”嗯,没错,他用的就是“吩咐”这一词,其实沐倾乐和鬼王之间的感情确实是好哥们儿好兄弟,只不过沐倾乐是兄,他是小弟……
  
      “小鬼子,接下来的话,你一定要如实回答本郡。”沐倾乐一改常态,神情瞬间变得严肃异常,身子也不由坐正了些许。
  
      看出沐倾乐眸中的凝重,鬼王脸上的戏谑之情也逐渐消失,皱了皱眉,正襟危坐地问道:“本王何时骗过你?你问吧,本王定然如实回答。”
  
      “好,”沐倾乐直视着鬼王,那一双懒散而幽深的眼眸似乎能看穿人的心,将人心底的所有纯洁和肮脏都挖掘出来,“你可动过本郡师父的尸骸?”
  
      沐倾乐话落的一瞬间,所有人,包括沐倾乐,都不由地屏住了呼吸,静静地,等待着高位之上的男子的回答。
  
      然而,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鬼王只是紧闭着嘴,丝毫没有开口回答的意思,一双眸子凝望着沐倾乐,不知道看了这么久到底在看什么。
  
      气氛也越来越凝重,右寒甚至都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在他看来,迟迟不回答君上夫人的话就是心中有鬼,那么……只有战斗这条路可走了!
  
      突兀的,鬼王笑了,只是这笑中含着些许苦涩:“少郡,你……不信我?”可他又隐隐觉得她并非不信他,若她真不信他,她也不会这么直白的问出口,更是不用“偷”,而只用了一个“动”字……
  
      沐倾乐摇了摇头,轻轻浅浅的声音再次响起:“小鬼子,我只是想听你亲口说。”
  
      小鬼子,我只是想听你亲口说……
  
      这一次,沐倾乐用了“我”,其实他们本就不该那么疏离。大概,这也是沐倾乐心底的话吧,她信他,所以他们的关系一如千年前……
  
      鬼王又紧紧看着沐倾乐的眼睛半晌,而后方才将身子往后一靠,一头柔顺的黑发铺洒而开,唇边勾起一抹漫不经心的笑容,当然,如果忽视他那认真到不能再认真的眼神的话。
  
      “好,那我告诉你。”鬼王一手撑着脑袋,歪着脑袋道,一字一句道,“我从未动过你的师父,更未动过你师父的尸骸!”那是她的师父啊……对她来说究竟有何意义,他又怎会不知道?更别说她师父的尸骸了……
  
      我从未动过你的师父,更未动过你师父的尸骸!
  
      倏然,沐倾乐一颗提着的心“咚”的一声落了地,她长长地舒出一口气。他说他没动过师父,那么,她便信他!
  
      “你还真没变呢!你还是你,真好……”千年了,她最怕的便是“物是人非”,不过幸好……幸好,一切都没改变,他还是她所认识的他。
  
      “你也没变,”鬼王浅笑盈盈地看着沐倾乐,从千年前她就是这样,只不过那时候的她对身边的人不设防,如今多了一份防人之心。可是,她终究还是她,从未改变!只要是她认定的人,那么她便会倾尽一切保护。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