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兽妃可口:鬼王,宠不够! > 第六百七十三章 不为人知的故友 1

第六百七十三章 不为人知的故友 1


      “那我也要他们……生不如死!”“生不如死”四个字已经深深刻在了沐倾乐的脑海中,她只想让他们知道动了她的人的后果和代价!
  
      夜言俯身,在她露出的额上落下一吻:“好,一切都依你。”
  
      身后的血月殿和樱冥宫众人:……喂喂喂,注意下场合啊两位!他们还在后边呢,要不要这么公然撒狗粮啊!虽然他们确实饿了,可是他们不想吃狗粮啊喂!啊老天,为什么受伤的总是他们这些单身狗呢……
  
      “君上夫人,我们先去哪儿?”终于,被推出来当炮灰的右非摸了摸鼻子,轻咳一声,打断了沐倾乐和夜言之间的浓情蜜意,然后……他很成功地收到了自家君上的眼神杀。
  
      沐倾乐俯瞰着底下一片灯火通明,却依旧透着黑暗气息的鬼域,冷然中带着慵懒的声音不轻不重地道:“鬼域。”千年未来过了,就让她先探探千年后这鬼王的宫殿如何了吧!
  
      此时,坐在鬼域宫殿中的高位上的鬼王缓缓地睁开了双眸,抬眸望向了门外灰暗的天空,对着空气吩咐道:“看来今晚有贵客要来了,去,紧闭殿门迎客!”
  
      “是。”隐匿于暗中的人并未对“为何迎客还要紧闭殿门”而有所疑惑,只是接受了鬼王的命令便一阵风刮过,立马就下去准备了。
  
      夜上三更,三道身影悄然地摸进了鬼域宫殿。
  
      沐倾乐将身影隐匿在一个角落的阴影处,再加上她黑色的纱裙,倒是让人不容易发现,只是……这角落的阴影本就小的可怜,如今竟然还硬生生地挤下了三个人!
  
      沐倾乐抽了抽嘴角,无奈地瞥了一眼跟她和夜言保持了一定距离的右寒,颇为无奈。本来她是打算让樱冥宫和血月殿众人留在外边,她和夜言先进来探探情况的,结果哪料那几个小兔崽子现在翅膀硬了,她的话都不听了,非要跟着来。
  
      当然,其实她知道他们不过是担心她和夜言罢了,毕竟鬼王是何许人也,神秘又危险,他们会担心也在情理之中。于是经过挣扎,以“人太多容易被发现”为由,只带了个武力值最高的右寒。可这才是最惨的!!!
  
      沐倾乐黑着脸,再瞥了一眼右寒,脸色更沉了沉,右非、右祁和右凉她都见过,最冷漠的莫过于右凉了,可右凉对她这个君上夫人也倒是颇为温和,可没想到这个右寒……还真的是人如其名啊,简直是移动冰箱!大晚上的冷死她了……
  
      夜言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一想到右寒跟着自家娘子挤在一块儿,他就想一拳打过去,把人能打的多远是多远,再看看自家娘子,总是眼睛瞟一瞟瞟一瞟的,别当他瞎的啊喂!
  
      宫殿内空无一人,就连个守门的侍卫亦或是通报时辰的小厮都没有,沐倾乐皱了皱眉,将身形从暗处显现了出来。
  
      夜言和右寒紧随而出,黑色的夜行衣暴露在忽明忽暗的烛光中,这样的气氛,这样的着装,还当真是偷鸡摸狗、杀人放火的必备啊!
  
      “我们被发现了?”右寒显然也已经注意到了宫殿的不同寻常之处。
  
      沐倾乐勾起唇角,轻笑一声,眼神中是促狭的笑意:“不,我们不是被发现了,而是……被迎接了。”鬼王早就知道他们会来,因此才故意撤去了所有看守的侍卫。
  
      右寒在心中翻了个大白眼,被迎接了?他怎么没看出来?哪有人迎接别人是紧闭着宫殿大门的!而且一个人都没有!与其说被迎接,还不如说被埋伏了呢……
  
      沐倾乐才不管右寒心里怎么想的呢,她眉梢轻挑,空灵般懒散而又动听的声音响起在宫殿的每一处角落:“鬼王,千年不见,你就是这么迎接本郡的?”
  
      “呵呵……”回答沐倾乐的是一阵轻快的笑声,可这笑声在这样的夜晚响起,倒是有一种令人毛骨悚然之感。
  
      紧接着,“哧”的一声,沐倾乐等人不远处的一个拱门处亮起了火光,然后又不断地亮起烛火,接连而下,竟是形成了一条明亮的道路!
  
      沐倾乐嘴角扬起了微小的弧度,轻声道了一句:“这还差不多。”便迈开步伐悠闲地如同在自家庭院,一路逛了过去,顺带还欣赏点评了一番鬼域宫殿的景色。
  
      鬼王看着一路上跟个点评师一样的沐倾乐,无奈地摇了摇头,嘴上轻声呢喃道:“她还是跟以前一样,没变啊……”
  
      本来一盏茶功夫的路程,硬是被沐倾乐走出了一刻钟的时间,当然夜言是自家媳妇儿怎么高兴怎么来,根本不会多说什么,而右寒则是个跟着主子走的人,不会像右非一样会吐槽,因此一路上沐倾乐耳根子清净的很。
  
      蓦地,沐倾乐停下了脚步,看着眼前紧闭着的黑色大门,脑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门内的景象,千年前,她对鬼域宫殿里的每一物都非常熟悉,而千年后……不知是否还一如千年前?
  
      似乎是知道沐倾乐等人的到来,大门忽然“吱呀”一声开了,逐渐显露出了大殿内的景象……大殿灯火通明,不似鬼域的天空常日灰暗,殿堂下方早已摆好了两张桌椅,其中一张显然大些,足够二人使用,桌椅上精致美味的糕点还冒着热气,似乎就是掐着点端上来放着的。而殿堂的高位之上坐着一名身着黑袍的男子,男子五官深邃,轮廓分明,皮肤比女子还白皙,他的一只手正撑着自己的脑袋,笑意盈盈地望着门口的三人。
  
      原本是一副风流倜傥的少公子模样,可他的衣襟并未半敞,反而一丝不苟地系好,给人一种禁欲之美。不羁和禁欲二种极致的美,在他的身上演绎的和谐而又淋漓尽致。
  
      “那本王这么迎接少郡,少郡可还满意?”鬼王似笑非笑的眼神落在沐倾乐的身上,眸中复杂的情绪让夜言皱了皱眉。
  
      沐倾乐弯了弯唇,并未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只是轻轻浅浅地吐出四个字:“明知故问。”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