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兽妃可口:鬼王,宠不够! > 第六百七十章 清算,夺回 11

第六百七十章 清算,夺回 11


      待紫雷散去,乌云消散,晴空再次出现在众人和众狐狸眼前的时候,众人和众狐狸便听见妖媚大笑的声音:“哈哈哈……来啊!有本事再来啊!什么紫雷啊,也就这么点本事,恐吓恐吓人就差不多了,还想对付本神?哈哈哈……”
  
      “哦?”九尾白狐轻笑一声,九条大尾巴甩了甩,顺势将沐倾乐和夜言卷了过来,轻轻地放到了它的背上,“本皇有说过紫雷就这样完了么?”
  
      闻言,妖媚愣了:“什,什么意思……”
  
      九尾白狐不言,只是听着沐倾乐轻轻叹了一口气,而后打了个响指,然后……妖媚的身上开始“噼里啪啦”的响起了滋滋声,就好像……有人触电了一样,不过妖媚这情况跟触电也差不多了……
  
      “啊……”妖媚嘶哑着声音叫出声,紧接着便是一声接着一声的尖叫嘶吼,“啊——!!!啊,不——啊!!!”那撕心裂肺的吼叫声,不难听出它此刻承受着什么样的痛苦和折磨。
  
      九尾白狐、沐倾乐、夜言、妖娆、妖卿、妖姬、小狐、陌如玉、月樱和夜沐白等人冷眼望着妖媚承受紫雷之苦,而众狐狸更是不敢上前求情。其一,这妖媚令它们都所不耻,它们还去给它求情干嘛?其二,这可是狐皇大人的惩罚!哪个作死的还敢去求情啊?当然,沐倾乐除外……不过显然的,沐倾乐根本不可能插手此事。
  
      而最揪心的莫过于妖风和小白狐了,只是被凉透了心的妖风和小白狐父子二人也只是别过了头,闭上了眼,不去看妖媚,耳边听见的惨叫声他们也权当没听见。
  
      “阿卿……阿,阿卿……”妖媚疼的眼泪都出来了,身子蜷缩着在地上打滚,双眸充满希冀地望向妖卿,希望妖卿能救它,哪怕是带它离开也好……
  
      可是,当它望见妖卿那冷漠的眼神只是轻轻瞥了一眼它后,便转而望向身旁的女子,冷漠瞬间便被温柔深情代替,它的心痛的宛若感受不到身上的疼痛……为什么,为什么是她……为什么,为什么什么好的都被她占了!不公平,不公平!!!
  
      妖媚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也不管不顾身上的疼痛,忽然一下子扑向了妖娆!
  
      它要撕了这个女人,它要让她死!她死了就都是它的了!妖卿是它的,妖风也是它的,狐神之位更是它的哈哈哈!!!
  
      九尾白狐眼神骤冷:“看来你还很有力气。”敢在它的眼皮子底下动手?真不知道该说它是蠢呢还是蠢呢还是蠢呢?
  
      “啊——!!!”妖媚的身子还没扑到妖娆的跟前,便在中途骤然坠落!而坠落后着地的疼痛它也丝毫顾不得,只能一个劲儿地继续在地上打滚,希望能以此减轻自己的痛苦。
  
      是的,没错,就在刚才,九尾白狐将紫雷的威力放大了无限倍,以至于到了最后妖媚的声音已经完全哑了……只能通过喉咙发出微弱的“哈哈”声。
  
      “妖风……”最后的最后,妖媚的口中只是微弱的吐出了两个字,可在场的众人和众狐狸都听清了,妖风……
  
      妖风的身子一震,惊讶地看了一眼妖媚,而后依然还是闭上了眼,叹了口气。其实它也该知道的,妖媚对它应该多少会有些感情,只是它一直不愿意承认……以至于最后伤透了它的心,到了现在,还有何好说的呢?
  
      “哎呀,这狐狸终于是消停了。”九尾白狐终于是恢复了它原先娇媚的模样,咯咯笑了几声后,又道,“它就交给你们处理了,妖娆,你还是狐神。”
  
      “是!多谢狐皇大人!”妖娆单膝跪地,恭敬地抱拳道。众狐狸见状,皆是随着妖娆跪了下来,对着九尾白狐叩首。
  
      沐倾乐不舍地摸了摸小狐柔软的毛发,轻声道:“小狐,回你爹娘身边去吧。”现在小狐也找到了亲生父母,它不能再留在自己身边了……
  
      “娘亲……”小狐显然也舍不得沐倾乐,泪眼婆娑地望着沐倾乐,小脑袋在她的手掌心拱了拱,不肯离去。
  
      “小狐乖。”沐倾乐温柔地摸了摸小狐,“娘亲和爹爹日后会想你的,有空也会回来看你的,你乖乖地和你爹娘在一起。”
  
      小狐撇了撇嘴,沉默半晌,方才点了点小脑袋,道:“好,那爹爹能不能不和小狐解契?”它想时刻感受到爹爹的存在,爹爹在,娘亲就在,它只要知道他们安全就好……
  
      沐倾乐愣了愣,显然没想到小狐会提出这个要求,要知道他们刚来狐族的时候就是妖媚说让夜言跟小狐解契,说狐族不能与人契约,可如今……
  
      沐倾乐将目光移向那一对身着水蓝色衣衫,一个巧笑嫣然,一个温柔含笑的神仙眷侣,只见他们点了点头,道:“无妨,这样小狐也能安心些。”
  
      “那……好吧。”沐倾乐无奈地叹了口气,而后拍了拍小狐的身子,亲了一口它的小脑袋,“去吧。”
  
      小狐伸出舌头舔了舔沐倾乐的脸颊,而后又一下子蹿到夜言的跟前,也伸出舌头舔了舔夜言的脸,然后在他还没发怒之前,迅速逃离了九尾白狐的背上,蹿入了自家爹娘的怀抱……
  
      沐倾乐好笑地看着夜言阴沉着的脸,用手肘碰了碰他的手臂,轻声道:“好了,你就别这么洁癖了,小狐这也是舍不得你嘛。”
  
      闻言,夜言只是冷哼一声,并未说什么,只是拦过沐倾乐,将她紧紧地禁锢在自己的怀中,将头埋在她的脖颈处,呼吸着她身上淡淡的清香,似乎借此才能让自己的心情好点。
  
      “保重,再会。”沐倾乐淡淡的声音落下,身影便已消失不见,同时,陌如玉和月樱的身影也随之消失,只留下了夜沐白一干人等贴身保护小狐。
  
      而片刻间,九尾白狐便已经带着沐倾乐和夜言出现在了距离狐丘不远处的一片林子中,随着九尾白狐的身影出现,血月殿和樱冥宫众人如临大敌,一个个瞬间戒备了起来。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