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兽妃可口:鬼王,宠不够! > 第五百九十九章 魔凤琴出世 5

第五百九十九章 魔凤琴出世 5


      反而是一旁的妖姬十分耐心而又语重心长地为它解释道:“小家伙,这世道远没有你所想象的、看到的那么简单,这世界上强者林立,更是有着许多你所不知道的隐世强者,你万不可掉以轻心。你看,对面两座山头上,不是还有两方势力还未有所动作么?”
  
      小火狐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一双大大的狐狸眼望向黑龙和凰神,眸中似是迷茫又似是了然,至于它到底懂了多少,以后又会了解多少,那只能等它自己慢慢去探索了。
  
      “这场战斗,输的会是凰神。”忽而,小白狐似是小大人似的开口,脸上神情严肃,一点儿都看不出它在开玩笑的模样,它那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紧紧地盯着天空中打的激烈的两只兽,好像是在仔细观察着它们的招式一般。
  
      小火狐对于小白狐的话是毫无疑问的,它说什么就是什么,似乎小白狐的话对它来说就是权威。其实,小白狐比小火狐的年龄要大上一些,性子也沉稳许多,不会乱来,懂得分寸,因此,狐族之人才会默许它带着小火狐到处乱窜而不管制。
  
      “哦?何以见得?”闻言,夜言墨眸暗芒一闪,倒是对于小白狐的话忽然起了兴趣,这小白狐小小年纪竟然就懂得分辨形式……
  
      小白狐并未看向夜言或是其他人、兽,它依然紧紧盯着远处的天空凝视,耳中却是已经听进了夜言的话,口中也开始解释道:“虽然看上去是黑龙被凰神逼迫的现了本体,实际上,即便它不现形,也能打败凰神,只不过会耗费更大的力气罢了,而如今的关头上,显然是应当要保存实力的,因此,它方才用本体进行战斗,以求速战速决!”
  
      小白狐话音刚落,便见战场上形势一转,原本双方还持平的战斗,凰神瞬间就落为了下方!而后没过多久,黑龙巨大的龙尾一摆,拍向了凰神,凰神凄惨地长鸣一声,庞大的身躯砸向地面,灰尘弥漫,将凰神完全湮没其中。
  
      见此,小火狐看小白狐的眼神愈发的崇拜了,就好像看见了无所不能的天神一般,心中更加坚定了对小白狐的信仰!嗯,以后白白的话一定一定,永远都是对的!
  
      烟尘漫漫,久久未能散去,凰神也没了声响,而黑龙见此,也不愿再管凰神,径自朝凤殿摆尾而去,然而——
  
      当它到达凤殿上空的时候,只见那魔凤琴已经落入了一名身着白袍,神色冷漠的男子手中,而这名男子正似笑非笑地望着它!
  
      呼——!黑龙顿时怒火滔天,鼻中喷出一股龙息,龙息带动着周身的风,强势地逆转了风的吹动方向,朝着白袍男子而去!
  
      轰!一阵剧烈的响动过后,便见滚滚的烟雾之中突然又多了个人影。待烟雾散去之后,便见那名男子的身前又出现了一名同样身着白袍的俊俏男子,只是该男子神色中透着一股阴狠,不过容颜倒是与方才那名男子有些相似。
  
      看见他们的出现,沐倾乐的唇角微微弯起,露出一副“果然如我所料”般的神情:“这只黑龙还真是蠢,不如叫蠢龙得了!”
  
      “噗……哈哈哈,蠢龙……可以可以,这名字可以!”洛景阡倏尔被逗笑,毫无形象也无所顾忌地笑了起来,他还真觉得,若非他们离的远了,否则那黑龙听见这话,指不定要被他家乐儿气的七窍生烟呢!
  
      小白狐和小火狐也是笑得开怀,捧着肚子,顺便还擦了擦眼角的眼泪。而妖姬则是为了保持形象,一直憋着笑,然而,她殊不知这模样更难看……
  
      夜言也好心情地微微勾起嘴角,宠溺地摸了摸沐倾乐柔软的青丝。娘子说的不错,这头龙还真是蠢的可以!他们没有特意注意天池和鬼域之人,都非常清楚地感觉到了他们的动作,这苏翎和苏凡早已带人趁着它们打斗之际,偷偷摸过去了,这蠢龙竟然都没发现……!
  
      “他们打起来了!”小火狐激动地看着再次发生战斗的凤殿,完全不觉得它自己现在正处于危险之地,好像只是在观看擂台比赛似的……
  
      沐倾乐摇了摇头,蹲下身,抱起小白狐,蹭了蹭它柔软的毛发,而后摇了摇头道:“黑龙没戏。”没有魔凤琴的它,必输无疑!
  
      小火狐哀怨地看着小白狐,对于沐倾乐的怀抱还是念念不忘。而一边接受着小火狐的哀怨眼神,一边还得被强迫接收某人阴冷的视线……
  
      啊啊啊,求姐姐快把白白放下来啊!!!你家男人的眼神好可怕……
  
      洛景阡撇了撇嘴,表示不愿意抱小火狐了,于是用眼神示意一直站在一旁看戏的妖姬抱它,那好歹也是它们家的吧?赶紧的赶紧的抱走!他一个大男人抱着狐狸算是怎么一回事啊!
  
      妖姬表示,她真的想要翻个大白眼!嗯,但是呢,为了自己的形象,好吧,还是在心中给他个大白眼好了!居然这么嫌弃他们家的小火火!
  
      这厢,妖姬等人笑笑闹闹,那边也果然不出沐倾乐等人所料,黑龙已经败下了阵来,这场回合所用时间还不如之前黑龙与凰神战斗的长呢!
  
      黑龙身形狼狈,如今连化为人形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鼻中吐出一口口微弱的龙息,身上伤口宛如是被细细的银线所割开,鲜红的血液汩汩流出。
  
      黑龙睁开暗金色的双眸,愤怒地盯着苏翎等人,似乎对面的人是它的杀父仇人一般:“卑鄙,小人!”它好歹也是通过战斗得来的,可这一群人却是趁着它在和凰神打斗之时趁虚而入,抢来的!偷来的!说卑鄙小人还是太夸他们了!
  
      “卑鄙小人?”苏翎冷笑一声,似是不屑似是嗤笑的眼神落在黑龙的身上,“我们不过彼此彼此,人家凰神都说魔凤琴的主人不是你了,你还非要夺,难道我们不是一种人么?”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