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兽妃可口:鬼王,宠不够! > 第四百八十八章 黑衣人来袭 1

第四百八十八章 黑衣人来袭 1


      欧阳卿一双星眸看了看右非又看了看左烟,心中自然是了然了几分,笑着颔首道:“好。不过……本皇子对右公子不甚了解,所以本皇子要提醒右公子一句,请公子控制言行。”他还真是担心右非会因为什么事而一下子暴怒而起,然后就把计划搅和的泡了汤。虽然他也知道右非并非是头脑简单之人,但感情的事谁也说不准不是么?
  
      “多谢大皇子提醒。”右非双眸微眯,对着欧阳卿颔首道。
  
      第二日,为了营造大皇子舟车劳顿的景象,欧阳卿等人特意到了午时方才从玄武国宫内慢悠悠地出发,还一副未睡醒的模样。
  
      本只用四日的路程,欧阳卿硬是生生地给走上了八日,刚到青龙国的时候,凤琴也是被他们给无语死了,他早早就收到欧阳卿的消息,说替凤挽清来看看他这王兄,还带了一份好礼给他,因此便琢磨着他们四日前大概也就到了,哪想竟是又等了四日!
  
      欧阳卿看着一脸无语的凤琴,摆出了他的招牌式笑容,一脸人畜无害的模样道:“还请帝王见谅,本皇子前些日子才回到玄武国,第二日便又心急赶来见您,即刻出发了,但本皇子的下属们都体恤本皇子舟车劳顿,将马车赶慢了些,本皇子已经教训过他们了,还请帝王海涵,莫要放在心上。”
  
      欧阳卿这席话说的好,不仅表明了他为了他连休息都不肯休息了,还表明了他的下属是因为体恤主子才这么做的,他已经教训过了,若是凤琴再惩罚他的下属,那就说不过去了。因此,凤琴无法反驳,也就只能笑着装大方道:“哪里哪里,本帝怎会怪罪他们?大皇子真是厉害,有这么多为主子着想的下属,本帝可真是羡慕啊!”
  
      “帝王真是说笑了,您贵为两国之主,为您着想的人比比皆是,是本皇子该羡慕才是!”欧阳卿笑着与凤琴说着客套话,边说边往里走。
  
      后来跑来一人,凤琴便说是有政事要处理,便吩咐了一名宫婢让她带着他们去了先前早已整理好的宫殿。
  
      这座宫殿也是极大的,里面有好几间殿宇,正好够他们几人居住。正中间的殿宇并不是欧阳卿住,反而让给了左烟和左凌两个姑娘家,欧阳卿和右非则是一左一右地分别住在了临近她们殿宇的宫殿内,而至于剩下的人,则一律住到了离这儿有那么点距离的另一个稍大的殿宇,就连跟来的付太医都跟着一起去那儿住了。除此之外,在暗中还有楚谭等人在保护。
  
      夜色寂寥,一道身着黑色夜行衣的身影闯入了欧阳卿等人所居住的宫殿——龙行宫。看着此人行进的路线,便可以看出此人一定是宫中之人,因为他对此了如指掌,没有丝毫摸索的模样,径直地朝欧阳卿所居住的殿宇而去,而且非常熟悉这里的地形摆设,哪儿有花盆、桌椅、水缸……他都能一一绕过去!
  
      他来到欧阳卿的殿外,伸手在空气中碰了碰,果然碰到了那一层防御罩!然后一只手微微用力,防御罩便发出了“咔擦咔擦”的声音,没一会儿防御罩上便布满了裂痕,最终“啪”地一声清脆响起,防御罩破裂!
  
      此人犹如入无人之境,径直走入了欧阳卿居住的房间!看见欧阳卿一双星眸紧闭,安静地躺在床上,呼吸轻浅,显然是已经熟睡的样子。
  
      黑衣人一双红色如血的双眸死死地盯着床上的欧阳卿,唇边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然后伸出手,欲抓向欧阳卿的脖颈!
  
      就在他快碰触到欧阳卿的刹那,欧阳卿双眸忽然睁开,一手运起玄气挡开了黑衣人伸过来的手,另一只手顺势击出一掌,轰向站在床边的黑衣人!
  
      黑衣人似乎是没想到欧阳卿会在突然之间醒来,愣了愣,却在攻击袭来的档口及时避开了这凌厉的一击。
  
      “呵,”黑衣人身形一跃,退至门边,冷笑一声道,“你竟然没事?真是失策!”
  
      听见他的声音非常嘶哑,欧阳卿眉宇微皱,冷声道:“你到底是谁?!”那声音一听就知道肯定是经过变声的,那不是他原本的声音!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即将死在这儿!”说罢,黑衣人蓦然发动攻击,一道浅蓝色夹杂着青色的玄气扑面而来,甚至在其中隐隐泛起了一种不正常的暗红色玄气……
  
      看见浅蓝色,欧阳卿心中震惊万分,他没想到,这世上除了他的好兄弟夜言以及他身边的那一群变态之外,竟然还有其他天赋异禀之人!半神阶……半神阶青玄!遇到麻烦了!
  
      “口出狂言!”然而,欧阳卿的脸上依然一派镇定,正所谓输人不能输阵啊!若自己表现出害怕,那才是合了对方的意呢!
  
      欧阳卿瞬间便与黑衣人对上了,他尽量使用大攻击,以便造成大的动静,让旁人注意到他这边,否则以他一人之力,他迟早要死在这里!
  
      黑衣人似乎是看穿了欧阳卿的想法,大笑着道:“你别妄想外面的人来救你了!这里早被我布下了结界,就算是发出再大的声音,外面也根本听不见!”
  
      “卑鄙无耻!”欧阳卿骂道,又在瞬息间与黑衣人缠斗在了一起。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欧阳卿渐渐落了下风,身上的伤口一道比一道深,一道比一道长,如今还在往外不停地流着鲜血,那模样……简直就是从血水里出来的人!
  
      黑衣人玩味地打量了一番欧阳卿,道:“没想到你还挺能耐啊!区区一名帝阶,在我面前还能坚持这么久,而且……身上伤也不少,这倒是让我对你刮目相看了。”
  
      “呸!”欧阳卿吐了一口唾沫,冷笑一声道,“本皇子还不需要你的刮目相看!因为……你终究会是本皇子的手下败将!”
  
      话音刚落,黑衣人暴怒而起,再次袭向欧阳卿!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