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兽妃可口:鬼王,宠不够! > 第二百五十四章 强大的白鹤

第二百五十四章 强大的白鹤


      “有没有这个实力,王妃……哦不,应该说,鬼王和墨公子是最清楚不过了。”男子阴冷笑道,语气中十分笃定,对自己的实力那是百分百的自信。
  
      语罢,夜言与墨臣等人瞳孔骤缩,只见男子身后不知何时竟已然出现了一只白鹤,雍容懒散,高贵非凡,周身隐隐地散发出一股纯正的蓝光。
  
      “唳——!”白鹤仰头尖叫一声,周身蓝光倏地暴涨,竟隐隐有一种欲遮天蔽日之感。
  
      白鹤的尖叫声异常刺耳,就好似有人在你耳朵边大吼一声,震得耳膜几欲破裂。
  
      夜言、墨臣、洛景阡、欧阳卿等人自发地便散出一道道结界,将沐倾乐、凤挽清、夜汐等人护在了结界之内,虽无法完全挡下白鹤的尖锐声音,但好歹也减弱了一些它的声贝,入耳也没有那么的振聋发聩了。
  
      夜言眸色微沉,对待眼前的男子更是不敢有丝毫地懈怠,而墨臣、欧阳卿、洛景阡等人亦是如此,他们心中都十分清楚眼前之人的实力,他们也没想到今日竟会碰上这样的人!而现今的情景,让他们也无暇去思考为什么他们会惹上神阶强者……
  
      “小鹤,那个女子赏你了。”男子嘴角噙着一抹阴冷的笑,看着沐倾乐的眼神好似就在看着一具尸体般。
  
      沐倾乐听闻男子这般不客气的话,唇角狠狠地抽了抽,她怎么总觉得他的话有些……
  
      然而,事实证明,果然不是她想多了……!
  
      白鹤闻言,先是朝着男子讨好般地蹭了蹭,而后双眼泛着爱心地看向沐倾乐,犹如粉嫩的桃花儿在其中绽放……
  
      见此,夜言、洛景阡、沐亦等人皆是黑了脸,就连墨臣、凤挽清和夜汐都不例外,而苏翎虽是一直保持着他惯有的笑容,眼神却是冷了几分。
  
      “唳——”又是一声鸣叫,那声音中有着兴奋、激动,更是隐隐透露出一丝……杀气!
  
      白鹤双翅一震,微低头颅,一双细长的腿“噔”地一下便飞奔而出,直朝着夜言等人包围的圈而来,目标——沐倾乐!
  
      白鹤的气势很庞大,势如破竹,夜言等人也只能堪堪抵住,却不能阻止它前进的步伐……
  
      沐倾乐眉梢轻皱,忽地从包围圈中闪身离开,虽然她现在只有王阶绿玄的实力,但是她也不想拖累他人,尤其还是他们……
  
      “白鹤!”沐倾乐拔高声音,意欲引起白鹤的注意,而白鹤也是眼尖,在沐倾乐闪离包围圈的时候也早已注意到了,蓦地一个转身,换了个方向,继续朝着沐倾乐冲去!
  
      众人一惊,纷纷想要去护住沐倾乐,却见沐倾乐竟是朝着他们的同一方向奔离而去,而白鹤亦是紧随而上。
  
      沐倾乐额头冒汗,竭尽全力往前跑,这什么白鹤的速度比她快好多好嘛!她不死命跑那她的小命可就呜呼哀哉咯……夜言等人则是用尽全力追着白鹤,开玩笑,他们要是不拼命追,让白鹤先追到沐倾乐,那后果……怕是夜言要癫狂!
  
      不过还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在白鹤还未来得及追上沐倾乐之时,夜言等人先追上了白鹤,将白鹤团团围绕,手中运气玄气,毫不留情地击向白鹤!
  
      “唳——”白鹤鸣叫,蓝光乍现,好似形成了一层特有的保护膜,将夜言等人的攻击一一反弹回去!
  
      沐亦等人一个措手不及,皆是被反弹回来的自己的攻击击中,震飞出数十丈,背着地,捂着胸口,压抑着胸腔里汹涌澎湃的感觉,嘴角却依旧滑下一丝鲜血。
  
      与白鹤相比,反应较为敏捷的夜言等人则是险险地躲过一击,却仍旧中了自己半成的功力,也好不到哪里去。开玩笑,他们方才可是用了十成十的玄气击出去的,要是真的全中了自己的攻击,自己给自己打残了,那就真的有愧帝阶之名了……
  
      夜言等人衣袍被轰出个大窟窿,发丝少许凌乱,唯独欧阳卿却是这几人中最不狼狈的一位!
  
      “唳——”白鹤鸣叫一声,双翅振动,似乎是对夜言等人挡了它的去路很不开心,随着那一双大翅膀的振动频率愈发快速,无形的风似化作凌厉的剑,刮过众人的耳廓、脸颊、手背、大腿……
  
      众人撒出防御罩,然而,夜言等人的防御罩也许对他人来说很强大,几乎是如同铁牢般击不破、打不碎,可此时竟是被那总是触摸着肌肤的无形之风呼啸几下便……碎了!防御罩于他们而言本就是最后的一层保护膜,此时破了,便只能硬生生地抗下白鹤的攻击!
  
      而沐亦等人对于白鹤来说太过弱小,防御罩一触即破,身上又增添了许多新伤口,伤上加伤,很痛!可是他们却咬着牙不愿喊出来,他们不想让沐倾乐担心,所以他们装作若无其事……
  
      夜言等人离白鹤最为接近,受到的攻击伤害也最大,白鹤的这一击,便把夜言等人的防御罩破了不说,甚至是直接甩了出去!
  
      “噗——”夜言、洛景阡、墨臣、苏翎倒地,脸色苍白,唇角溢出血迹,眉峰紧蹙。
  
      “咳咳……”欧阳卿脸色微白,朝后飞出几丈后稳住身形,咽下涌到喉咙口的鲜血,凝神静气,一瞬不瞬地盯着白鹤,却在暗自疗伤。
  
      本已跃到沐倾乐前面的夜言等人被震散开后,首先受到攻击的便是沐倾乐了!
  
      沐倾乐一边躲闪一边开启防御罩,然而防御罩一次次展开,却一次次被击碎,躲避的速度也跟不上随处都在的风……身上的伤不停地增加,不重,却也不轻!
  
      男子不知何时已跃到了王府大厅的屋檐之上,而后便一直静静地站在那儿观看空中的战斗情况,面上波澜不惊,好似对于白鹤的胜利感觉是毋庸置疑的。
  
      沐倾乐身上血迹斑斑,如同在血水中浸泡过一般,有些伤口甚至是还在流着汩汩鲜血!沐倾乐此时的状态其实不太好,估计是失血过多,有些摇摇欲坠,脑袋也开始有些昏沉。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