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兽妃可口:鬼王,宠不够! > 第一百九十五章 不会觉得自己不够资格么

第一百九十五章 不会觉得自己不够资格么


      玄灵大陆最中央的玄灵国皇宫之中,御花园一些花盆皆被搬走了,原地只留下证明它曾经存在过的,或圆的,或方的泥土痕迹。
  
      而这拥有三千佳丽的后宫之中,晨曦宫中此时是繁花锦簇,热闹非凡,形形色色的人陆续地进入这大殿之中,甚是有些男子也被邀入宫中,想必是些文官的公子哥儿,或是一些文武双全的权贵公子,比如兵部尚书府大公子洛景阡就在此地……再或是一些声名远播的年轻官员,比如摄政王夜言也在此处……
  
      当然,这夜言到底是如何来的,其实还是有待考究的……毕竟沐倾乐觉得,沐兮儿若想痛快地在这花宴中随心所欲,那肯定是不会请来这么个大麻烦的!何况,如今摄政王宠妻无度的事实已是人尽皆知了……
  
      凤挽清昨日也确实很精心地为沐倾乐挑选了一套宫装,内穿一件薄如蝉翼的乳白色抹胸长裙,外搭一身淡粉色的纱衣,隐隐约约地将其窈窕的身姿显露出来,与她以往所穿的青衫相比,青衫衬托的她淡雅宁静,是个如水一般的女子,而这套衣裙则是将她的肤色衬得更为白皙透亮,其精致的妆容更为她增添了一抹俏皮的色彩和尊贵的气质。
  
      然而,在这里出现的,最让沐倾乐的意外的不是夜言,不是洛景阡,也不是沐亦,而是另有其人……
  
      “沐小姐。”一道让人如同忽然间置身于墨水世界中的声音倏地从沐倾乐的身后响起。
  
      沐倾乐下意识地转身望向来人,表情微有惊讶:“四王子?”
  
      凤琴颔首,微微一笑笑道:“沐小姐何必这么见外,如同初识般喊我凤琴便可,当然,若是沐小姐习惯了琴凤这个名字,那也可以喊琴凤。”
  
      沐倾乐眉梢轻挑,爽快地便答应了下来:“好!凤琴。那你也不用这么见外,喊我王妃便可。”
  
      这话正好巧不巧地被往沐倾乐这边而来的夜言听了个正着,嘴角抑不住笑意的微微弯起。他打从沐倾乐出现开始便已经看见了她,只不过他给了她足够的时间观察周围罢了,怎料这该死的凤琴突然凭空出现,所以他才迈步向沐倾乐而去,他也不曾想过竟然会听见这般能让人喜笑颜开的话!
  
      夜言快步迈至沐倾乐身旁,长臂一捞,沐倾乐便稳稳当当地被他圈于臂膀之间,而后对着脸色因方才沐倾乐的话而稍有些僵硬的凤琴笑道:“四王子,这才几日不见,今日你便出现在这花宴之中,看来是怕本王太过想念你啊!”
  
      凤琴笑容淡淡:“鬼王说笑了,父王本就命本王抽空来看看清儿,正巧遇上兮嫔娘娘设宴,又听闻兮嫔娘娘与王妃乃是姐妹,而清儿又随着王妃入了宫,所以本王这不打算碰碰运气来瞧瞧么!”
  
      说话间,凤琴似是对一直没看见凤挽清感到很奇怪,问向沐倾乐道:“王妃,不知清儿如今在何处?为何没与你一起?”
  
      沐倾乐听到凤琴的话,方才好像突然从梦中惊醒一般:“啊!你说挽清啊!她……去处理一些事情了,会晚些时候到。”
  
      “处理事情?她可是被什么事给绊住了?”凤琴眉头微皱。
  
      “她……”沐倾乐正欲再说些什么,却望见凤琴的身后,凤挽清正欢快地向她跑来,并单指放于唇边,做出了一个“嘘”的手势。
  
      “王妃……”见沐倾乐不说话了,凤琴疑惑间欲开口询问,话却在半路被一双柔嫩的小手给打断了。
  
      凤挽清调皮地向沐倾乐和夜言身后跟着的几乎认不出来的墨臣吐了吐舌头,而后悄悄伸出一双嫩白的小手,将凤琴的一双眼眸遮住,故意尖着嗓子道:“猜猜我是谁。”
  
      凤琴微愣,差点下意识地反手给身后之人一掌……还好,他听出了此人的声音,及时地住了手,轻笑一声道:“本王若是猜对了,小王妹打算如何奖励本王?”
  
      闻言,凤挽清撇了撇嘴,郁郁寡欢般地放下双手,嘟着嘴道:“戚……真是没意思……”
  
      沐倾乐没良心地抿唇偷笑,凤琴无奈地瞥了一眼沐倾乐,笑道:“王妃真是狠心,明明知晓清儿要玩闹却也任由着她来,万一我若是猜错了,那可怎生是好?”
  
      “不会的不会的,我这不是相信你么?”沐倾乐笑着答道。
  
      “那看来,我还得多谢王妃的信任才是啊……”凤琴似笑非笑般的说道,眸中却难掩脉脉含情。
  
      沐倾乐笑了笑,欲继续开口与其说话,却怎料被一道细软的声音打断:“哟!大姐可是真厉害,不仅有摄政王的宠爱,跟凤王子的交情似乎也不浅呢!看来,妹妹还是得多向大姐学习学习啊!”
  
      沐倾乐等人向声音来源看去,只见是一名身着艳红色罗裙的女子被一众宫女簇拥着款款而来,颇有一副众星拱月的架势。而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沐倾乐的二妹,礼部尚书府的二小姐,应茴的独女,沐兮儿!
  
      沐倾乐冷笑道:“兮嫔娘娘无需向本妃学习什么,本妃与凤王子的关系非常普通,仅是有过几面之缘罢了,又谈何交情?”
  
      凤琴闻言,却是默默地替沐倾乐换了种说法:“本王与王妃确实并未有什么交情,只不过能称得上是朋友罢了。”
  
      然而,沐兮儿却是一笑而过,反而对着夜言道:“皇弟,算起来,本宫应当是你的嫂嫂,正所谓长嫂如母,本宫虽不能算是长嫂,但关心皇弟的心还是一样的。所以,本宫不得不好心地提醒你一句,本宫的大姐貌若天仙,身边的桃花可是一朵又一朵,皇弟可是要小心为妙啊……”
  
      夜言对沐兮儿的话却是淡然处之,不甚在意,倏尔间又冷然道:“多谢兮嫔,只不过本王的事儿,皇兄都不曾管过,兮嫔你这会儿这般插足本王的感情生活……不会觉得自己不够资格么?”
  
      沐兮儿一愣,转而又笑道:“皇弟……”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