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腾博会国际首页 > 腾博会国际平台 > 第474章 有人抢才香 大章

第474章 有人抢才香 大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古佳书在温泉山庄停车场接到汪言,顿时龇牙咧嘴的,像是有点蛋疼。
  “汪儿,你这是干嘛去了?前几天没见你打扮得这么新鲜啊……”
  刚从山里回来时,汪言基本要套件羽绒服,一切以保暖为主。
  今天去找三万小姐姐谈恋爱,所以穿得比较骚。
  爱马仕秋冬新款高帮休闲鞋,白色皮面,印花h标,鞋口一圈淡蓝色碎花宽条纹,复古时尚。
  一条浅蓝白色水洗牛仔裤,3d立体剪裁,裤脚收腿,可以直接掖在休闲鞋里,而且显得小腿格外的笔直修长。
  巴宝莉经典的黄白格休闲腰带,磨砂皮,配色材质无不恰到好处。
  上身,里面一件极简风格的灰白渐变色修身小绒衫,外面套着那款巴宝莉石灰白风衣。
  手上自然是戴着那款白色橡胶表带的皇家橡树离岸型。
  整体感觉清新、时尚、充满活力,而又不失贵气。
  最最重要的是,这是鼓角极少出现的风格。
  有钱买最好最贵的品牌,不等于会搭配,更不意味着能够买到最新、最潮、最适合自己的衣装。
  自打审美得到进化,汪言的购物水准就日益暴增。
  这一身穿搭,搁在一线城市都极其出彩,回到鼓角,简直就是对暴发户们公开处刑。
  古佳书酸意上涌,感觉穿着阿玛尼最新款皮大衣的自己像是一个瓜批,走在骚狗的身旁,年龄和身份都仿佛有着断层。
  “同学聚会怎么不见你这么重视……”
  黑着脸碎碎念,像一个刚刚被里里外外睡过好几轮又惨遭抛弃的怨妇。
  大少只感觉好笑,心想:
  这算什么?
  我还没穿那身粉配绿的春夏装,或者那身蓝白西服呢……
  算了算了,别刺激可怜孩子了,怎么说都是同学,我要善良……
  于是温和的笑笑:“如果待会儿要下温泉,现在穿什么不是都一样?对了,怎么会把聚会安排在这里?”
  古佳书板着脸解释:“那几家私人会所,天天都有家里大人出没,温泉山庄比较安静,更方便些,倒不是准备下池子。”
  “哦。”
  大少了然点头,随口又问:“今天的趴是王公子组织的?”
  “对呗!除了他,鼓角谁有这么大面子?”
  古佳书兴奋的开始叭叭,给汪言科普王公子的光辉历史。
  鼓角最牛哔的单位不是市府委,而是西曲矿。
  西曲矿全名“西山煤电集团西曲矿”,总部不在鼓角,而在省城。
  王公子正是集团一哥王钰宝的小公子。
  “王总是去年11月上位的,以往王英豪就很叼,今年更了不得,在省会都排的上号……不过,他平时都在帝都上学,放假还是喜欢回鼓角玩,对我们都很照顾……”
  古佳书的语气里只有羡慕,没啥嫉妒,看来那位王哥很有手腕。
  慢慢溜达进山庄后院的宴会厅,古佳书在人群里一阵寻摸,伸手一指:“看,那就是王哥!”
  人堆中,一个25岁左右的青年被众星拱月般的围绕着。
  那青年不算帅气,圆圆脸,看着和善而喜庆,穿着一身简单的深蓝色西装,气质不算出挑,但是满脸的春风得意。
  那是一种诸事顺遂所养成的精神状态。
  之前汪言得到过一次【春风得意】光环,外在表现就与对方差不多,很是提升精神面貌。
  核心圈里还有另外两个青年,衣着华贵。
  “那两位是?”
  古佳书摇摇头:“面生,应该是王哥的同学或者朋友,帝都来的吧……”
  汪言又扫一眼,都不认识,便没放在心上。
  “走,我带你去认认人,跟王哥打个招呼!”
  古佳书兴奋的拉一把汪言,就要往人堆里挤。
  大少一看到那里三层外三层的阵势,顿时就失了兴趣,摆手敬谢。
  “算了吧,我只想消消停停混个饭,和熟人们聊聊天,你去吧。”
  矿省的坐地虎,于汪大少而言并无意义,没什么结交的价值。
  搞矿是不可能搞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事业上既无交集,年龄上又有断层,基本上就很难成为朋友,最多能够保持一个点头之交的状态。
  事实上,二代圈里的大部分人都是这样的关系。
  彼此清楚对方的存在,碰上了寒暄两句,但是基本不在一起玩,有事儿再说有事儿的。
  在成年人的世界里,要么成为利益共同体,要么拥有深刻的共同爱好,否则都是“混”——
  混圈混圈,混的是圈,而不是单独的某个人。
  “那好吧……”
  古佳书摇摇头,不见丝毫遗憾,马上就扔下汪言往里钻。
  “你自己玩一会儿去,待会咱们去找何梦!”
  汪大少笑着点点头,然后打量一圈四周,走向摆放食物的长桌。
  为刘璃鞠躬尽瘁一整天,现在饿得前胸贴后背,抓紧吃饱才是正格。
  今天的自助餐水准很高,餐台前散落着不少人,汪言一眼扫到同校的李少和王子,俩牲口正在调戏扒虾小妹儿,索性过去蹭热闹。
  “额奶!汪老板!好久不见,新年快乐啊!”
  “我刚才还在猜你会不会来……最近怎么样?”
  李子亮和王梓热情的打招呼,他们都是上次汪言夜店包场时熟悉起来的,实验中学同届里比较有名的富二代。
  “看你俩的出息劲儿!一对儿哈怂!”
  汪言瞥一眼那个扒虾的小姐姐,发出无情嘲笑。
  小姐姐清秀可人,85分上下,素手纤纤,正在剥小龙虾。
  那俩货一边吃着一边调戏人家,快乐得一批。
  汪言拿过一个盘子,深情的与小姐姐对视:“美女,不要理他们,我会保护你的……把虾仁都给我可好?”
  “噗嗤!”
  小姐姐抿嘴一乐,笑弯了腰,然后主动把一盘子虾仁都夹给了汪言。
  “靠!”
  王梓郁闷的竖起中指:“你是人么?”
  “日巴踹!”李子亮竖起两根。
  狗哥当然不会在意败犬的哀嚎,美滋滋开始填肚子。
  那俩货看得直吧唧嘴,快馋哭了。
  刚吃没两口,身后突然传来一个讨厌的嗓音:“日求玩意,瞅瞅你那点出息!”
  紧接着,鼻端又钻来一股刺鼻的香气,像是大量不同种类的香水混合在一起发酵出来的骚味。
  不用回头,汪言就知道是谁——刘伟龙。
  大少慢条斯理的吃着虾,头都没回。
  对付这种人,无视就是最好的惩罚。
  “哼!”
  刘伟龙冷哼一声,开始左顾右盼,看到刚进场的何梦,突然眼睛一亮,冲对方招招手。
  “老同学,这边!”
  何梦看到刘伟龙,淡淡的点点头,原本并不想过去,但是再一看到汪言的背影,脚步瞬间一顿。
  “汪言,伟龙,你们都来了?”
  何梦简简单单打个招呼,就让刘伟龙很兴奋。
  “何女神,今天聚会可是在你家主场,你居然才来,等得我心都碎了……”
  刘伟龙的马屁才一出口,汪言就在心里给他打了负分。
  问题出在哪里?
  敲黑板!
  主场不主场的,是男人才会在乎的点,大部分女人都对此不敏感。
  夸一个白富美,千万不要扯什么“哎呀你爸好有钱”,要从她自身的优势着手。
  气质、品位、眼光、审美,那么多点可以夸,总盯着钱,俗不俗?
  可能她本人确实很俗,但人类的天性就是没b数,清新脱俗点夸着准没错儿。
  同理,大忌是“你男朋友真有钱”。
  怎么着,我是奔着钱挑的男朋友?
  正确答案是“你男朋友真帅”,显得她有眼光,而且竞争力强,所以才会被那么帅的男人追求。
  如果惦记着挖墙脚,那就更要夸她男朋友,拍舒服了再不动声色的挖坑。
  像刘伟龙这种拍法儿,纯属弟弟行为。
  怪不得舔何梦那么多年,却没有半点进展,一个字即可总结:菜!
  果然,何梦完全不为所动,甚至很不客气。
  “怎么,今天的聚会规定时间了?”
  刘伟龙瞬间垮了,干笑着填窟窿:“没,没有……我不是那个意思……”
  大少捡了个乐,然后心里突然一动——现在好像是个节奏?
  汪言一直想抽刘伟龙一顿,惦记着很久了,可惜总是找不到机会。
  打架太low,坑钱又不解恨……
  在今天这个场合下,借何梦牌道具人一用,可不是正好?!
  想想便觉得有趣,于是大少开始秀操作。
  “何女神,你今天真漂亮。”
  这话何梦听多了,并不感冒,甚至还因为对汪言与小鹿的关系有点怨言,一看到汪言就心气不顺。
  “哦?哪里漂亮?”
  故意板着脸,她开始出题。
  然鹅,一切都在渣汪的意料之中。
  淡然笑了笑,从头到脚又打量她一遍,仔仔细细的端详。
  何梦被看得有点不自在:“看什么啊?”
  汪言理直气壮:“不看仔细怎么知道哪里漂亮?”
  何梦气笑了:“你刚才都没看就夸我漂亮?还能更不走心点儿么?”
  大少不好意思的垂下眼眸,不再看着她的眼睛,眼神略有闪躲——对,现在请叫我羞涩的小奶狗!
  影帝附体之后,局促开口:“你的眼睛里有星星……”
  顿了顿,方才继续辩解。
  “刚才我只顾着数星星去了,怎么会知道你哪里漂亮?反正眼睛是真的美,像星空。睫毛不刷化妆品好评,自然浓密,像夜幕。”
  biu!
  一箭中靶!
  何梦嘴角瞬间上挑,急忙又抿住,努力绷着。
  “睫毛上怎么刷化妆品?那叫睫毛膏好吧?你怎么这点常识都没有……”
  故意嘀咕一句,她终于微微扬起下巴。
  “我从来都不刷睫毛膏的,年轻的时候还是自然点好。”
  有汪言在前头打样,刘伟龙终于get到点了,急忙接口:“别人也没有你那么长的睫毛啊!想自然,她们自然得起来吗?”
  这句马屁有内味儿了,值得鼓励!
  但是,何梦此刻的注意力都在汪言身上,愉快必然会反馈给挑起话题的汪言,刘伟龙这是纯属打白工。
  嗯,社会主义好舔狗啊……
  至于何梦,因为是带着气来的,明显不会如此轻易的放过汪言。
  “那现在呢?”
  刚才你没看清,现在看清了吧?
  “其实还是没怎么看清……”
  汪言盯着她红润粉嫩的嘴唇,腼腆羞涩的笑:“好像又陷进另一处了,你的唇形也好美……呃,要不然,再给我一个小时?”
  卧槽!
  刘伟龙彻底懵了。
  彩虹屁原来是这么拍的?!
  羊皮原来是介样披的?!
  何梦彻底绷不住了,脸颊微红,嘴角上挑,心情不是小好,是大大大好。
  不过,以她的难撩,没那么容易结束战斗。
  “所以你在大学里天天学习怎么哄女生来着?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油嘴滑舌的?”
  这不是生气,而是一个解释的机会。
  解释得好,什么气性都能消掉。
  搁往常,大少保准顺杆爬上去了,最擅长这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