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圣骨传 > 第880章:任海

  线索又断了,林牧目光深邃的盯着痴傻的肖定恶。很明显,他是被人毁去最根本的神识,就是连精神力最后一点根基也摧毁了,这样是最为残忍的做法。
  紧握双拳,林牧回忆起之前的一些零星碎片,实在是责怪自己没有太过警觉,总以为对方会从灵宫的四面之处直接进攻,没想到他居然是从这边开始下手。
  “不管怎样,你也算是得到应有的报应了。肖定恶,其实有些道理你比我更加的清楚。与虎谋皮,或者是与恶魔的交易,永远都没有好下场,这是铁一般定律。”
  此刻看来,肖定恶已经没有任何的价值。最后的那几句话,也不过是下手之人留给林牧的挑衅。至于他什么时候出现,这是林牧还需要猜测的地方,不会太久。
  既然话已经放出,那么林牧现在唯一可做的就是,将肖定恶处理好,然后联合几大家族之人,暂时不能放松警惕,灵宫的规矩现在已经形同虚设,更要小心。
  之前所有想要侵袭灵宫的修炼者,都是碍于林牧的存在,亦或者是灵宫主人的实力。但是现在,外界闯入的人越来越多,对于灵宫的畏惧也越来越弱。
  接下来的时间,林牧将肖定恶的事情当众与灵宫之人说明。众人虽然有所疑惑,但也不敢多言。既然林牧没有亲自动手,就证明他的确是有问题的,才会如此。
  通过这件事,也算是给众人一个警示,不能触碰的禁区,就千万不要妄想存留侥幸。所谓一步错,便是万丈深渊。林牧的手段人人都明白,所以不敢妄动了。
  就在他们守住灵宫,四大家族之人将四面镇守之时,幻都之中,几乎各处都动荡不安。有的地方甚至爆发战争。原因无他,就是因为之前皓月楼之上的变故。
  能够在幻都中心屹立,而且是做到如此规模的酒楼,其主人一定不简单。皓月楼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皓月公子之所以如此吃得开,自然有他的非凡手段。
  因此,关于之前,众多修炼者几乎在一瞬间就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击杀。他也引起重视,这些日子一直在调查,关于这件事背后的线索,只是暂时没有眉目。
  端坐在皓月楼的大厅之中,皓月公子手中捧着一杯茶。茶香四溢之下,他倒是很会享受。这样悠闲的环境之中,他却察觉到一丝丝的杀机,嘴角扬起笑意。
  “阁下不是很自信吗?既然能够瞬息之间击杀众多的修炼者,为何会如此警惕的不敢出来?难道我一人,就能抵得上众多之人?你未免也太高看我了吧?”
  话音落下,一道黑影突然闪过,残影聚合,出现在皓月公子面前。他手中依旧握着那一柄看似不起眼的长剑,却拥有鬼魅一般诡异的力量,太神秘莫测了。
  “说吧,你为何要在我皓月楼明目张胆的下手?就是为了吸引我的注意,然后让我来调查你?既然如此,今天你又为何突然出现?这样岂不是很矛盾吗?”
  上前一步,心神一动之间,便到了皓月公子的面前。黑衣男子冷冷的说道:“呵呵……你我都是聪明人,既然皓月公子已经在这里等候,又何必明知故问?”
  皓月楼是众多高手云集之地,也是所有消息都会流过的地方。在这里出手,自然是为了吸引众多的目光。但是那些配不上之人,就不必多做计较了,杀了省事。
  “既然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还敢如此放肆的出现?难道你就不怕有来无回?阁下的自信,还真是够强大啊。如今这幻都之中,可是人人都想要找到你。”
  因为太过目中无人,公然击杀众多的修炼者高手。为了自保,众人已经决定联合,将此人找出来。皓月楼为中心,想要寻找一个人的踪迹,想来是极为容易。
  “呵呵……我能够出现在这里,而且敢与你面对面,自然有我的后招。皓月公子,别人不知道你的底细,难道我也不知道?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明白吗?”
  残影一闪,皓月公子出手如同幻影一般。掌风席卷,连续不断的气劲逼近黑衣男子。后者身形后退,空间不断的爆炸,这只是一招之下,便有如此巨大的威力。
  “说,你究竟还知道些什么?今天你若是不说清楚,休想离开这里半步。”两人针锋相对,但是这一次,黑衣人似乎没有要动手的意思,只是诡异的笑着。
  站定,黑衣人平静的看着皓月公子。二人目光对上,一种杀意浮现。黑衣人说道:“不用紧张,你我其实是一路人。既然如此,又何必这般的不友好呢?”
  脸色一瞬间黑了下来,皓月公子不明白,眼前的这人是怎么知道自己的底细的?从一开始他在谋划,便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目的,究竟是怎样的可怕存在?
  “我不需要朋友,也不需要同盟,这些年一个人做事习惯了。所以,既然你知道了我的秘密,那么今天就更别想轻易的离开。管的宽了,总要付出点代价。”
  身形一闪,黑衣人退开。似笑非笑的盯着皓月公子:“是吗?你当真是这样想的吗?皓月公子,其实你心里也害怕了吧?林牧的出现,打乱了很多事情的节奏。
  如果今天他无法离开这皓月楼,那么皓月公子的事情也不一定守得住了。因为他既然敢来,就一定有自己的布置。如此,倒是后者变得有些投鼠忌器了。
  气息收敛,皓月公子恢复平静。看着黑衣人:“既然你来这里是有你自己的目的,那么至少应该先自报家门?我皓月公子从来不与无名之辈做交易,谁也不行。
  “呵呵……很好,在下任海。可能你并不知道这个名字,但是我来自冥宫,也是最后一点嫡系的血脉,这样说来,你应该会了解一些,若你再不知道……”
  点点头,关于这一点,皓月公子自然知道。但是对于他的来历,有些嗤之以鼻:“冥宫?虽然我只是存在于这幻都,但是对于很多变化都很清楚,我知道。”
  “冥宫,就是当年一直与林牧不对付的存在。在他强大之后,几乎被压制得所剩无几。这样的势力,居然还可以闯入圣道,来到这里,简直是不可思议啊。”
  言语之中的讥讽,很是明显,似乎丝毫也没有收敛。任海也没有在意,毕竟他说的也是事实。但今时不同往日,这次他闯入进来,就是为了要改变根本局面。。
  “你这般处心积虑的要进来,并且想要与我皓月楼合作,就只是为了林牧?想要报仇,你也是不顾一切了。即便是没有任何尊严,你也无所谓吗?佩服!”
  气息扩散,任海冷冷的看着皓月公子。平静的说道:“呵呵…你不用如此激将法,我不吃这一套。既然到了这里,什么样的情况我都会接受,无所畏惧。”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