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闪开我要开卦了 > 第257章 再穿道袍

第257章 再穿道袍


  可是现在皇上突然要净身大检,顾珏知道这个消息后,第一时间竟然是找东方皇后,其中到底有多少关系是她不知道的。
  叶轻想着,缓缓低头,视线看向自己的腰包,自从不别乾坤袋,她便将所有东西放在了腰包里,自然包括顾珏曾经给她的生辰八字。
  之前她一直不看,是觉得她也有事没有告诉顾珏,不知道顾珏的过往,对两个人都是公平的。
  但现在不一样了,顾珏身上有太多事是她不知道的,接下来的路只会越来越难走,她必须要和顾珏保持步调一致,才不会给他带来祸事。
  “文晏。”叶轻的手紧攥着腰包,喊来了文晏。
  文晏立即出现,颔首待命。
  “准备热水,我要沐浴。”叶轻说话时,眉心之色凝重。
  大人昨夜才梳洗,今日大白天的,怎么又要沐浴了?文晏只是心里不解,但还是吩咐后厨烧水去。
  叶轻沐浴后,在房间内点燃了一根素香,穿上了久违的道袍,知会文晏道:“这几日我不出门,你也别让旁人进来。”
  文晏见大人穿的衣服都不一样了,立即点头,喊来暗卫守门,以防大人被打扰。
  叶轻回到房间内,盘腿坐在床上,面前放着香炉与写着顾珏生辰八字的红纸,八卦图与罗盘分别在两侧。再次确认屋内无异样,叶轻缓缓闭眼,开始卜命。
  ——
  顾珏自出了自家王府,便一直被随行的将军跟着,走哪儿跟哪儿。
  但将军深谙裕王殿下不好惹,虽然是跟着前边的队伍,却是不敢靠近,见前边的马车突然停下了,立即上前查看。
  “王爷可是有事需要末将协助?”将军亲自上前问道,态度算不上殷切,但也是中规中矩。
  现在的形式谁看不出来,裕王在朝中的势力一直不变,但如今朝堂局势大变,拔掉的人都是皇上的亲信,这样算起来,裕王殿下可不就是赢了皇上?
  虽然不能确定这场博弈到底是谁输谁赢,但目前看来,最不能得罪的人便是眼前这个只手遮天的太监了。
  顾珏懒懒地靠在马车上,听到外头有人问话,回道:“本尊想停就停,将军可管不着。”
  将军面色一滞,沉声回道:“王爷,山匪猖獗,还是早些抵达目的地为好。”
  现在离京城还不够远,可不能让裕王停下来,万一京城有人传信出来,皇上的计划可就要受到影响了。
  顾珏微微应了一声,却并不搭理将军,也没有继续往前走的意思。
  将军只能回到后方继续盯着,以防裕王趁着这个时候离开。直到天色渐晚,他想要过问是否在此处扎营时,却听闻马车中传出裕王的声音:“走吧,晚上就别休息了,赶路要紧。”
  将军吃惊,看着裕王的队伍就这么出发了,气得差点要摔掉手中的剑。裕王的部下休息了半天,他的士兵看着裕王一整天,竟然没有不能歇息就要上路。
  可他们无可奈何,只能继续跟着。
  第二日裕王又是走了一半便停下,将军见状,立即命部下一半休息,一半看守,一会再轮班。
  却见裕王的随身太监前来说道:“王爷说了,可以打道回京了!”
  将军不解,“这离烈马寨还有一段距离,怎么就回京了?”
  王诩笑着回道:“王爷在得知要剿匪后,便已经派人上路了。这不!烈马寨已经被剿灭了!”
  说着,他将前方回禀的书函递上,再向后招了招手,立即有一辆蒙着黑布的车驶来。
  “这是什么?”见车前来,将军草草看了两眼书函立即抬头看去。
  王诩侧身给将军让路,说道:“将军亲自看看就知道了。”
  将军疑惑,对士兵递了个眼色,随后拔刀缓缓走向罩着黑布的马车,抓着黑布用力一拽。
  “这……”将军有些傻眼,黑布之下是一个牢笼,困扰了朝廷和百姓许久的烈马寨三位当家如今就被关在牢笼中。
  王诩站在一旁将将军的神情尽收眼底,见他书函看了,人也见了,便说道:“如今山匪已平,是时候回京城了。”
  他的话音一落,前方的车队立即调头,看样子便是马上启程回京。
  将军心里暗道这哪行,这才出来两天就回去,裕王现在回去岂不是正好与皇上撞个正着。
  见将军还在前方拦着,王诩的脸色瞬间不如之前那般和蔼了,冷然道:“将军这是什么意思?”
  将军左想右想,还是不能让裕王就这么回去了,裕王他惹不起,圣怒他也是惹不得的。
  想着,他只能再找理由:“末将还是觉得亲自去烈马寨看看更好些。”
  王诩嗤声,真真是一点面子都不想再给了,“如今山匪也剿了,山匪头子都给将军您抓来了,将军还想劳烦王爷千里迢迢跑一趟,您还真是好大的架子。”
  将军连忙低头否认,“大监您误会了,末将这是不放心……”
  王诩一听更起了,骂骂咧咧道:“不放心?你这是不放心咱家,还是不放心裕王殿下啊!”
  “这……”将军答不是,不答也不是,只好说道:“大监,末将也是听命行事,还请莫要为难末将了!”
  王诩自然是知道的,大家都是属下,要是不牵扯彼此的利益,他也没必要针对,便好言相劝道:“将军有何为难,只需书信一封,差人送回京去,明明就是完成了皇上的嘱托,回京也是正常的事,要是真有事,那也有裕王殿下顶着,轮不到咱们这种小人物的头上。”
  将军默默听着,眼神倒是越发光亮了,王诩大监说的倒也有几分道理,他只需将所有黑锅全扣在裕王殿下的头上,反正皇上早就想要裕王殿下的把柄了,他做这般定然是不会有事的。
  想着,将军立即书信一份命人带回京城,随即跟着裕王缓缓回京。
  他们走到城外送君亭时,正好赶上士兵将皇上的口谕送回。
  士兵连忙跑到将军身边,附耳说道:“将军,皇上说可以回来了。”
  将军点了点头,没再阻止前行地队伍,与裕王一同回了京。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