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全职女婿 > 第四百三十九章商榷难定

第四百三十九章商榷难定

众人从比武场回到另一个大厅。这里应该是一个会议室,是丐帮商议事情的地方。
  
  这个时候,众人对秦宇是刮目相看,想不到,真想不到,人家竟然会有这么上乘的功夫。
  
  因为时间已经不早了,欧阳烈命大家下去休息,众人和欧阳烈以及秦宇打招呼之后,就都离去了。
  
  “我也该回去了。”秦宇说。
  
  “我们到客厅里座,我还有一些事情想和秦先生交谈一下。欧阳烈丝毫没有要让秦宇马上离开的意思。
  
  秦宇无奈,只得跟着欧阳烈又一次来到他的私人小客厅,就是他刚来的时候,他们坐过的那个客厅。不过这一次,跟着秦宇和欧阳烈同时回到客厅的,还有罗长老。
  
  三个人坐下后,欧阳烈开门见山地对秦宇说:“秦先生,想和你谈的事情很多,我们一件件来,首先是你给我治了病的医药费,你说一个数字,我让手下人过给你。”
  
  秦宇心想,当时自己也没考虑收取什么诊疗费,只是要救人一命,而且现在人家这么隆重地招待了自己,就算是付了药费吧,所以他说:“行了,感谢你们的款待,就算是已经付了药费吧。”
  
  “那可不行,我们一是一二是二,何况你不但给我治了病,将我从死亡线上拉回来,另外还为我破费了一些钱财,正是我们这些人效法的典范,说实话,我们现在的这个丐帮,并不和以前一样,是将那些乞讨的人联合起来,互相帮助,而是一些隐姓埋名,不显山不露水的富商巨贾联系起来,让他们拿出一部分钱,作为公共资金,设立公司,产生利益,从而资助那些需要我们帮助的善良人,也就是用于一些公益事业。你放心,我现在支付给你的钱,是我自己的钱,并不是大家的公款,那是需要经过董事会商榷讨论的。”
  
  秦宇看了一眼罗长老,罗长老点点头。
  
  秦宇忽然说:“那你今晚弄这么大的动静欢迎我,也有以权谋私之嫌。”
  
  “哈哈哈,秦先生真是个直性子。确实这点我也考虑过,不过不尽如此,我之所以这样做,以后怎么样,但现在希望你和我们大家认识一下,做个朋友,互相有个照应,我希望你不是我一个人的朋友,而是整个丐帮的朋友。”
  
  “哦,是这样。”
  
  “我知道,我这样做,肯定有一部分人不理解,包括罗长老。”说着欧阳烈看向罗长老。
  
  “帮主,开始我不理解,但现在我忽然明白了。”
  
  “呵呵,不仅如此,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就是想和你们二位商议一下,一方面是罗长老同意,另一方面是秦先生同意,我想将你聘请为我们丐帮的健康顾问,你看怎么样?”
  
  罗长老一听,高兴地拍起了手,“这个我赞同,我虽然没有见过秦先生的医术,单冲秦先生刚才和我比武中那种刚正不阿之气,我认为他的医术一定也是过人的,这样会有好多好处。”
  
  “我真是这样想的,不知秦先生意下如何?”
  
  “不必这样拘泥,我是一名医生,治病救人是我的本职,以后只要你们需要,我保证随叫随到就可以了。”
  
  “秦先生,你可能不知道,我们丐帮自古就是正义之帮,有的时候也免不了和这个社会上的一些邪恶势力产生矛盾,从而发生武斗事件,也就难免有人受伤,甚至会有性命之忧,所以我们迫切需要你这样一位既能保护自己,医术又很精湛的人,不瞒你说,以前我们也曾招聘过这样的医生,医术高不高先不说,光那种场景,就吓得胆颤心惊。”
  
  这倒是真的,因为这个秦宇也知道,并且不止一次地经历过。但秦宇还是坚持不肯做聘请医生,因为那样的话,欧阳烈又会给他支付钱,让他有一种无功受禄的感觉。
  
  没想到,双方竟然为了这件事情相持不下,还有就是秦宇送给欧阳烈的那一万元钱,欧阳烈要以百倍的利润偿还,而秦宇却不答应,“我又不是放高利贷的,哪有这样的事情。”
  
  最后罗长老出来打圆场道:“我看这样吧,秦先生拿回一万元钱,权当帮主借朋友的,这总行了吧?大家既然是朋友,我相信即便秦先生,也会有需要我们帮助的,我们在这一方面的优势可是得天独厚,自古如此。”
  
  这话在场的三个人都明白,那就是打探消息,这一点,确实如此。
  
  欧阳烈还有点狐疑,看了一眼罗长老。
  
  而秦宇却是眼前一亮,欣喜地说:“好,我现在就有一件事情,拜托你们查一下。”
  
  欧阳烈就是一愣,“该不会是秦先生故意这样说吧?”
  
  “绝对不是。”秦宇正色道:“这些日子总有人跟踪我,而且这个跟踪的人我认为功夫了得,我都是只能感觉,却无法将其抓获,还有就是我的家门口,以及我妻子的公司门口,总有人找我们的麻烦,我怀疑这些人可能是受雇于人,但具体是受雇于什么人,我则是一头雾水。”
  
  “呵呵,看样子秦先生也是树敌不少啊。”罗长老笑道。
  
  “唉,这活人的,树欲静而风不止,被人欺负了不反击不行,这一反击就树敌了。”
  
  欧阳烈笑道:“这个简单。”
  
  罗长老笑道:“你看,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我们互相帮助,胜过那些金钱,这不是很好吗?”
  
  “嗯,真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欧阳烈说着,从茶几下面的抽屉里取出一张名片,递给秦宇说:“秦先生,这是我的一个电话号码,你有事情可以随时打过来。”
  
  “行,我也给你一个我的电话号码。”秦宇在接过欧阳烈的名片后,也将自己的电话号码写下来,递给欧阳烈。
  
  欧阳烈说:“我的这个电话号码你记住就可以了,万不可存在手机里,我怕会给你带来不利。”
  
  秦宇有些愕然,“总没有这么夸张吧。”
  
  罗长老说:“看样子秦先生是一个不信邪的人。”
  
  “对,既然大家是朋友,那有那么多的患得患失。”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