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全职女婿 > 第四百三十七章 应战

第四百三十七章 应战

对于这种情况,秦宇并没有想到,但这也并不是说他没有遇到过,因为作为一个武者,可以说这样的情况随时会遇到。
  
  这个时候,他又想,这该不会是这位老人请自己到这里来的真实目的吧,就像那句话所说的:席无好席,宴无好宴,虽不至于像历史上的鸿门宴那么剑拔弩张,但这里面的**味还是比较浓厚的,再说了,历史上的丐帮本身就是藏龙卧虎之地,里面不乏身怀绝技者,有的时候,丐帮帮主基本上就是领袖群论的人物。
  
  因为大家明面上都是朋友,对于贺虎廷的挑衅,秦宇笑着说:“在下只是三脚猫的功夫,哪里敢在诸位面前出丑。”
  
  秦宇话虽这么说,但那种气定神闲的态度,却让在场的有些人觉得内心不服,甚至恼火,什么三脚猫的功夫,这明明就是一种蔑视嘛。
  
  “秦先生,要不走几趟,都是自家人,大家以武会友,点到为止。”
  
  “那好吧,就算给大家增添一点酒桌上的谈资。”秦宇只好说。
  
  一经说定,这里自然不是比武的场地,大家索性出了餐厅,来到这幢楼背后的练武场上。这么大的丐帮,怎么会没有一个练武场呢?
  
  等到秦宇等人来到比武场上的时候,那里早已灯火通明,亮如白昼。而四周站满了丐帮子弟。现在,在确定身份后,秦宇可以这样称呼他们。
  
  “秦先生,请。”这个时候的贺虎廷,早已脱去外面的西装,而换上了一套练武的服装。
  
  秦宇依旧是西装革履,因为喝了一点酒,他看上去有些摇晃,好像不在状态中,这是一些人对他充满了担心。
  
  “贺先生,手下留情。”秦宇向贺虎廷拱了拱手。
  
  贺虎廷既然提出比武的要求,那对秦宇的基本态度就是不相信,不服气,所以为了验证自己的基本判断,也就希望能在几招之内,就将秦宇搞定,赢得比武的胜利。
  
  他也不谦虚,只是向秦宇一拱手后,就即刻向秦宇发动了攻击。他要印证自己的基本印象,也有向帮主欧阳烈叫板的意思。
  
  秦宇想看一下这个贺虎廷的功夫究竟是一个什么级别,也不急于还击,而是装作喝得比较高了的样子,用一招醉拳里面的风摆杨柳,就躲开了贺虎廷那一招横扫千军的猛招。
  
  在一些外行看来,秦宇的躲避有些笨拙,也有点手忙脚乱的意思,而在一些内行人士看来,秦宇的拆招正是大巧若拙,有点谈笑间,强撸灰飞烟灭的意思。对于一个练武者来说,这是一个比较高的境界,也是许多练武人的追求,因为一个武者如果达到了这种境界的话,那就象一个成年人,面对一个小孩子的挑衅,可以说有点戏弄的差距。
  
  贺虎廷的拳路,也就像这个人的名字,更像这个人的性格,直爽流畅,威猛进取,但似乎防守不足,就是长于进攻,而疏于防范,就像两个下象棋的人,一个是只攻不守,也就是通常所说的,棋胜不顾家。但棋胜不顾家的下一句却是“就如睁眼瞎”,贺虎廷的死穴就在这里。
  
  有了这个基本判断之后,秦宇也就顺着他的招式走了几招,还有就是贺虎廷按照武者级别,也就是武者九级的样子,甚至达不到武师的级别,这和秦宇真正地差了一大截。如果秦宇认真地比试的话,也可以说是就如成年人和小孩子比试。
  
  没过一会儿,欧阳烈说:“虎廷,住手。”
  
  贺虎廷一听自己的帮主让他住手,赶忙停下说:“怎么啦帮主?我们正比得难解难分。”
  
  “行了,你的功夫远不是秦先生的对手。不信你问罗长老。”说着,朝那位罗长老指了指。
  
  罗长老好像正沉思于一种状态,一听这话,向两个人点了点头,“如果秦先生想要你的命的话,估计你这会儿已经是一具尸体了。”罗长老不可气地说。
  
  贺虎廷倒抽了一口气,但罗长老的话,他又不得不相信。因为在丐帮里面,功夫莫测高深的就只有欧阳帮主和罗长老了。既然他们这样说,那一定是错不了。
  
  贺虎廷有些泄气,本想能够一显身手,但没想到,眼前这个看似年纪比自己小的年轻人,会有着这么高深的功夫。他一边想听罗长老和欧阳帮主的话,一边却又感到不可思议,不想认输。
  
  他还在犹豫。罗长老向欧阳帮主拱拱手,又向秦宇拱拱手说:“秦先生,真想不到,你是一位高人啊,让老朽来向你讨教几招吧。”
  
  秦宇虽然没见过罗长老的功夫,单听欧阳帮主称他为长老,那一定是一个厉害角色,又听这位长老要向他挑战,知道这回是躲不掉了,鸿门宴的味道越来越浓厚起来。
  
  欧阳帮主好像看出了秦宇的心事,大声喊道:“秦先生,放心比试吧,罗长老只是对你的功夫好奇,并没有别的意思,这里绝对不是鸿门宴。”
  
  秦宇点点头,但却又想起一个成语:此地无银三百两,截至目前为止,对方虽然貌似很有礼,但这比武,总让人觉得有点那个。
  
  但事已至此,话也说到了这个份上,还能怎么样呢,那就像那句话所说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具体到什么情况,就到什么情况吧。
  
  这个时候,罗长老已经站到了秦宇面前,他朝秦宇一拱手说:“秦先生,你别误会,我真的只是对你的功夫感到好奇,我也不想你隐瞒,我的这套功夫名叫玄冥功,不知你听说过没有,按照武者级别,我和你差不多,也是武斗级别。只是我好奇,你年纪轻轻,却取得了这么高的武学造诣,想验证一下。”
  
  罗长老这么一说,让秦宇很感动,也放下了所有的思想包袱,因为比武之人,一般都不会向对方透露自己功夫或者招式的名称,那无异于向对方交了底,让自己处于一种被动的地步。这是秦宇不由得对罗长老生出了几分敬畏。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