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民国谍海风云 > 第六百七十三章 真正目的

第六百七十三章 真正目的


  王大牛的话,成功鼓动了三木,这个小鬼子立刻开始思考,要走一走谁的门路,好能成功接任涿州城的守备司令官。
  可三木只是个小人物,根本没有见过什么日本高层,所以一时之间,根本不知道去拜哪个庙门。
  “唉!”
  三木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表情很是落寞,毕竟送礼都找不到庙门,也是一件让人难受的事。
  看到三木如此表情,还叹了口气,王大牛有些不解,于是开口问道:“山木阁下,怎么了?”
  三木情绪低落的说道:“我根本不认识哪位高层,就算是想要活动活动,也不知道应该找谁!”
  听到是这么回事,王大牛嘿嘿一乐,马上开口说道:“三木阁下,这有什么难得,庙门还不好找么!”
  “你有什么主意?”
  三木马上开口询问,语气中也带着几分怀疑的意味,看着王大牛的目光,也有着一点好奇。
  在三木的心里,自然不认为王大牛能出什么好主意,毕竟日本人内部的事,一个中国人怎么能了解。
  可是这种事情,三木也不能找其他日本人商议,所以才会顺嘴一问,不过心中却没报什么希望。
  “三木阁下,据我所知,涿州城可是来了一位大人物,这位大人物也是刚刚离开。”
  王大牛指的自然是井上为夫,毕竟只有这么一位日本将军刚刚离开涿州城,而且以他的地位,也能知道此事,所以才公开提及此事。
  “你说的是井上将军,可是我跟将军并不熟悉,这些天也只见了两次面?”
  井上为夫来的消息,日本人并没有隐瞒,所以王大牛说出这个消息,三木一点也不奇怪。
  不过他只是一个普通军人,情商智商都有限,所以听了王大牛的话,表现出一种犹豫。
  “三木阁下,仅仅见过两面又有什么关系呢,你可以直接找上门去,我想井上将军就算不管,也不会对你不利的。”
  王大牛继续开口鼓动,反正他只是动动嘴皮子,无论事情成不成,他都没有什么损失。
  “不妥!”
  思索了一下,三木拒绝了王大牛的提议,神情很是严肃,一看就知道非常认真。
  “这是为什么?”
  王大牛略带好奇的问道,毕竟在他看来,三木就算去找井上为夫,顶多是达不到目的,不会有什么危害。
  可三木却拒绝了这个提议,实在让王大牛意外,毕竟涿州城守备司令官的职务,就在三木的眼前,哪怕是有一丝机会,他也应该全力以赴啊。
  “井上将军是北平的宪兵队长,也是特高课的主要负责人,他管的就是军纪等事,要是我直接找上门去,估计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三木马上说出了原因,毕竟他不是一个傻子,知道给宪兵队长送礼,可不是好送的。
  毕竟在表面上,管着军纪的军官,要保持一定的清廉。
  听到三木这么说,王大牛一愣,马上开口解释:“三木君,我真不知道……”
  “好了,我没有怪你,毕竟你不知道井上将军是干什么的,所以才有这个想法,这也是很正常的。”
  没等王大牛说完,三木就打断了他的话,毕竟在这个小鬼子眼里,王大牛并不了解情况,说的一切建议,也都是为他考虑,他自然不会怪罪。
  三木的话让王大牛放下心来,不过他眼珠一转,再次开口说道:“三木阁下,不能直接找井上将军,那找他的副官等亲信总行了吧。”
  民国时期的官场人物,每一个都懂得该如何行贿,毕竟这是一种风气,王大牛虽然只是一个小物,可在耳读目染之下,也明白该怎么做。
  何况王大牛知道,领导的亲信能起到很大的重要,甚至有些时候,可以直接代替领导做决定,所以又提出了这个建议。
  “找将军的副官。”
  三木自然自语的说一句,然后思索了一会,略带疑惑的问道:“这能行么?”
  三木只是一个普通军人,自然想不出这里面的弯弯绕,所以有些担心。
  “阁下,您以前也是吉川司令官的副官,可以回想一下,在某些情况下,您是不是可以代表吉川君?”
  王大牛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了一句,只不过语气中,充满了自信的意味,认为三木一定会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
  “你说的不错,看来我还真找到了一个庙门。”
  仔细的回想一下,三木觉得王大牛说的很对,马上开口赞成了这个意见。
  而且再说这番话的时候,三木的神情很是轻松,表现出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
  “那我就提前恭喜三木司令官了!”
  虽然不知道三木的情绪,为什么会突然发生如此大的变化,可这与王大牛无关,所以他只是说了一句好话。
  “哈哈,现在还不一定呢。”
  三木笑着回应了一句,不过嘴上说着不一定,可他的心中却很有把握。
  因为这一段时间,三木跟井上为夫的副官接触过几次,很了解那个人的性格,所以有很大的把握,能做成此事。
  如此一来,三木的心情自然大好,看着王大牛的目光,更加温和了起来。
  两个人又聊了几句,王大牛话锋一转的问道:“对了,三木阁下,外面有些传言,说吉川司令官的死,好像是别有内情,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王大牛没有忘记真正目的,所以觉得差不多了,就提起了这个话题。
  可这件事情是个机密,吉川次郎对外宣布的死因,是被抗日力量所杀,所以王大牛的语气非常小心。
  问完这番话的时候,王大牛还悄悄观察三木的反应,生怕这个日本军官恼羞成怒。
  “唉,这件事是皇军的耻辱,不过你是皇军的朋友,我也就不瞒你了。
  吉川君的死,的确是别有内情,他之所以会牺牲,是被士兵打了黑枪。”
  虽然这件事情,是日本人的丑事,可三木并没有羞恼成怒的表现,毕竟他认为王大牛和吉川次郎的关系不错,打听这件事的内情也很正常。
  再说王大牛刚刚给他出谋划策,在三木的心中,也把他当成了自己人,所以没有任何隐瞒的意思。
  “原来是这样,这个打黑枪的士兵,真的是罪该万死!”
  王大牛恨恨的开口,表现出一种十分气愤的样子,不过心中却松了一口气,毕竟三木的反应非常平静,没有半点羞恼的意思,这样一来,他就能继续打探内情。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