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 > 第六四零章 被炮灰的公主8

第六四零章 被炮灰的公主8


  柳梅娘撑着回到房中就躺下了。
  她的闺女春妹现在也不过五六岁的样子,看柳梅娘累的躺到床上起不来,就自己踩着小板凳做饭。
  冬哥也赶紧过去搭了把手。
  柳梅娘听着外头孩子做饭的声音,眼中的恨意更浓。
  如今看着乖巧伶俐的孩子,可最终都是白眼狼,没有一个孝顺的。
  还有m.00kxs.com那个赵宏文,这就是个烂人,当初看她柳家家境不错,看她有一手好绣活,就死皮赖脸的求娶,等她进了门,家里地里的活都让她干,这么些年,赵宏文出门会友,书院读书,买纸笔书籍以及赶考路上的花销全都是柳梅娘挣出来的。
  可以说,没有柳梅娘就没有赵宏文。
  可赵宏文考中状元就抛弃糟糠之妻,直接跟圣上说没有娶妻,求得公主下嫁当了驸马。
  在她带着孩子找上门的时候还想要杀她和两个孩了。
  若不是她机灵,恐怕……
  她最终还是把这个驸马拉下马来,让赵宏文没了功名,后头被流放至死。
  可这又能怎么样?
  她的一辈子也跟着毁了。
  在赵宏文死后,她辛苦的抚养孩子长大ChéngRén,她努力的赚钱,最后落得一身是病。
  可春妹和冬哥不但不心疼她,长大之后还怨恨她。
  说什么当初如果不是她逼迫,他们的父亲就不会死,他们的父亲可是驸马,只要父亲在,他们的日子过的得有多好。
  他们会有公主嫡母,会有高官厚禄的父亲,那日子才威风呢。
  尤其是春妹看中了一个官家的公子,可是她的身份不说给人家当正妻,便是连妾都有些不够格,春妹就更加怨恨她了。
  她怨她这个母亲太狠心,把她父亲害死了,让她失了大官父亲,到了该成亲的年纪也说不到好婆家。
  而冬哥也恨她,恨她让他没有荣华富贵的日子。
  她满身是病躺在床上动弹不得的时候,这两个孩子根本不管她,任由她冻饿而死。
  想到这些,柳梅娘心里的恨意就往上翻涌,她恨赵宏文,恨两个孩子,也恨安宁公主。
  如果不是安宁公主不要脸抢她的相公,她又怎么会落到那个下场。
  如果安宁公主但凡是个要脸面的,但凡是个有点良心的,在她带着孩子进京找到公主府的时候,安宁公主就该把他们接到府里好好的安顿,她就该让贤退位,让出嫡妻的位置给她。
  这么想着,柳梅娘越发的恨起公主来。
  上一世,她只是一个农妇,没背景没能力,根本不能把那一对渣男贱女如何。
  可这一次她已经什么都不怕了,她还有神仙赐的神器,她会让赵宏文和公主都没有好结果,她会让那两个人不得好死。
  还有一对白眼狼孩子,她也绝不会像上一世那么好好的抚养。
  他们不是怨恨吗,不是怨她让他们没了当官的父亲吗,那就让两个白眼狼跟着当官的父亲去过吧,倒是看看他们能不能活下去。
  柳梅娘恨恨的想了很多,然后拿出一颗药丸吞下去。
  等她再次起身的时候,身上就有了力气。
  安宁闹了显德帝很久,他终于下了圣旨,给安宁和薛贺赐婚。
  当圣旨传到薛家的时候,薛阁老在病床上喜极而泣。
  他拉着薛贺的手不住的叮咛:“贺儿啊,祖父终于可以安心了,可以安心了呀,陛下给你赐了婚,还让公主下嫁,往后你肯定能好好的活下去,贺儿,你记得,不管公主是为了什么下嫁予你,你都要对公主好,听公主的话,我们求的是公主能够庇护于你,还有,成亲之后,你就住到公主府里,能不回家,便不回家,知道了吗?”
  薛贺不住的点头:“祖父,我知道,我听您的,听公主的。”
  薛阁老笑了笑:“我们加儿是个有福的,往后有陛下看顾于你,我就能放心了。”
  薛阁老拖着病体和薛贺进宫谢恩,又面见了显德帝。
  也不知道薛阁老和显德帝说了什么,反正安宁和薛贺的婚期订的特别紧。
  不过倒也不是很麻烦。
  之前显德帝已经让人给安宁盖好了公主府,一应物件也都准备齐全了。
  安宁的嫁妆在好多年之前显德帝和黄贵妃就在准备着,这会儿根本不用匆忙准备嫁妆,别的东西也都有内务府去办,婚期就算是订的再近,也是不怕的。
  显德帝赐婚之后没有一个月,六礼走完,安宁和薛贺就完婚了。
  在显德帝下旨之后,京城真的是为着这事都快闹翻天了。
  谁也没有想到安宁公主竟然会下嫁给薛贺。
  京城的权贵人家谁不知道薛贺就是个傻子啊,不说公主,就是那些小官人家的姑娘都不会嫁给薛贺的。
  可偏偏,公主就愿意嫁给他。
  不知道多少人羡慕的不行,很多人都觉得薛贺走了狗屎运。
  当然,也有朝臣认为是安宁公主大闹天极宫,已经被显德帝给厌弃了,所以才给她弄了这么一桩恶心人的婚事。
  尤其是周景行和刘若兰。
  这两个人在知道安宁要嫁给薛贺的时候,那简直就快高兴疯了。
  周景行跑到刘家去见刘若兰,两个人就在说这件事情。
  周景行冷笑道:“安宁公主真是不识抬举,她若肯安安生生的嫁给赵宏文多好,省去多少麻烦事,赵宏文就算是有妻有儿,可起码还是个才子,长的也不错,可安宁公主偏偏闹腾起来,弄的陛下颜面大失,这回好了,遭厌弃了吧,她这次连赵宏文那样的都摸不着,只配嫁给一个傻子。”
  刘若兰嘴角含笑:“陛下再是慈父,那也先是帝王,帝王的脸面是那么好下的?安宁公主也是任性惯了的,真的是什么都不管不顾了。”
  说到这里,刘若兰往湖中丢了些鱼食,引的鱼儿争先去抢:“也不知道她后不后悔。”
  “后悔也晚了。”
  周景行揽着刘若兰的纤腰:“且等着吧,以后有她受的。”
  和周景行同样想法的人还有很多。
  也有一些家世并不显赫,或者家里已经败落的公子后悔没有早点求娶安宁公主。
  他们想着,安宁公主连一个傻子都肯嫁,那他们总比傻子强多了吧,若是他们求娶,说不得就能当驸马了。
  可惜了……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