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金币即是正义 > 第两百五十六章 忠言逆耳,妖女惑心

第两百五十六章 忠言逆耳,妖女惑心

    对于娜帕现在这种独特的“安慰”方法,娜帕倒是笑了笑。他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其实……倒不是我不想赚这笔钱。只要能够在规定时间之前赚到1000枚金币,只要是合法的工作不管什么事情我都愿意干。只是……我想到了一个我在学校图书馆中看到的一个十分经典的经济案例。如果我真的什么都不管去赚这笔钱的话,那么后果很有可能……是整个鹈鹕镇都会在将来的某个时刻毁于一旦。”
      刹那间,这只猫浑身的毛都一下子竖了起来!它的尾巴高高翘起,浑身的毛炸裂,一脸警惕地嚷道:“整个鹈鹕镇都会毁于一旦?!传说中的魔王要复活了吗?!那个在混沌之战中好不容易被封印的魔王???!!!”
      艾罗不由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连忙挥挥手:“不是啦,我还是分得清神话故事和现实的啦。鹈鹕镇被毁灭的方式嘛……可能也和你想象中的有些不太一样。嗯……现在我也不太方便和你详细说明。总而言之,那是一种很经典的战术,可以兵不血刃地毁灭一个人,一个村落,一个小镇,一座城市,一个国家。我现在也只能是猜测,并不能够完全确认……但如果事情真的如同我所猜测的那样的话……那个想要毁灭鹈鹕镇的人究竟是谁?又有什么目的?”
      娜帕想了想,立刻举起一只爪子:“会不会是那个诺里斯子爵?现在唯一和你有正面冲突的就是这个家伙了!”
      虽然艾罗也想这么想,但现实情况却决定了诺里斯子爵应该不是这一次的敌人。毕竟诺里斯之前已经做出过很明显的动作,为的就是限制自己的资金收入。如果这次启动铁器收购的是这位自觉的话,那么肯定能够想到自己可以轻而易举地赚到1000枚金币,这种情况应该是他背后的指使者所不能允许的。
      当然,现在最重要的问题并不是当年自己看到的那个记载在书册上的经典经济战术是否正在发生,而取决于艾罗自己的意志摇摆。
      如果隐瞒自己的所有担忧,那么当然可以一口气赚上一大笔钱,满足自己的任务条件。
      可代价,就是在自己隐瞒一切的时候,整个鹈鹕镇都会因此而在将来的某个时刻承受一种十分高昂的代价。这种代价可能让这座安静祥和的小镇就此毁于一旦。
      但如果自己真的把这些情况和镇民们详细说明的话,先不去说他们会不会相信。如果他们真的相信了自己的所有言语的话……就代表着自己错失了一个如此赚快钱的好时机。
      一边,是钱。
      一边,是鹈鹕镇所有镇民将来的幸福。
      这个选择还真是难以抉择啊……
      只可惜,艾罗现在却不能把自己心中真正所想的事情完全说出来。即便是娜帕一直在旁边安慰关心,他也只能装出一副十分烦恼的笑容搪塞,却不能完完全全地吐露心声。
      毕竟……
      钱重要?还是和自己毫无关系的人们的幸福重要?这种事情实在是需要人好好考虑考虑的呀……
      ————
      天河城,伯爵官邸之内。
      那位大腹便便的伯爵此刻正坐在他那豪华的办公大厅的座位上,听着自己的下属详细介绍最近的工作报告。
      听得有些无聊了,他不由得打了个哈欠,显得没有什么精神。
      在连续打了好几个哈欠之后,这位伯爵见眼前的事务官还是没有说完的意思,不由得有些无趣,挥了挥手,说道:“行了行了,这些事情我都知道了,不用再说了。忠豺,你到底是怎么了?以前这些事情你都不会向我来汇报的,你们自己处理不就行了?”
      正在这边汇报工作,被卡普伯爵称呼为忠豺的事务官不由得抬起身子,那显得十分纤长而消瘦的身影搭配上他鼻梁上的一个单片眼镜,让这个事务官整个人都显得有些阴沉。
      事务官看了一眼自己的主人,缓缓行了一礼,说道:“尊敬的伯爵阁下,向您汇报整个天河城的财务状况,工作进程以及我们领地内发生的大型事件,是我,忠豺·谏言所应该尽的职责。也是我最重要的工作所在。”
      卡普伯爵睁开眼,看了一眼面前这个消瘦的男人。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人跟了自己几十年了,他真的觉得自己会一下子把这个家伙赶出去。
      当下,卡普伯爵再次打了个哈欠,摇摇头说道:“行了行了,我知道你忠于职守。那就还是按照以前那样,领地内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吧,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还是不要再来打扰我了。”
      说着,卡普伯爵就起身,似乎是准备离开。
      见到自己的主人要走,忠豺连忙踏上一步,有些紧张地说道:“伯爵阁下!如果说您实在不想听的话,那还请允许属下在这里向您再次提一个小小的意见!”
      听到是最后一个意见,卡普伯爵想了想, 还是回到座位上,有些烦闷地说道:“什么意见?说说看。”
      忠豺脸上立刻闪耀出一抹兴奋之情,急忙说道:“伯爵阁下,您宠幸您的情妇,这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在有关我们领土的运营方针和进行的战略计划方面,能否请您不要再听信女人的话了?”
      卡普伯爵倒是满脸的疑惑:“听信女人的话?我哪里听女人的话了?笑话!在这个世界上还没有哪个女人敢要我听话。哪怕是那个生不出孩子的盐碱地老妖婆,她也没有资格让我听话!”
      瞬间,忠豺连忙露出一脸的惶恐,紧张万分地说道:“还请伯爵阁下不要再怎么说了!您和夫人之间的婚姻关系可是您为了能够在派系之中维持您地位的一件重要工具!哪怕您对夫人真的没有什么感情了,也还是希望能够经常去看望一下夫人……”
      “这种话就不要再说了。你就这个问题吗?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就走了。”
      忠豺急了,连忙追上两步拦在卡普伯爵的面前,继续紧张地说道:“伯爵阁下!我是您二十多年的老仆人了!在此,我这个老仆人衷心希望,您能够暂时远离那个妖女!那个女人已经快把您玩弄在鼓掌之中了!她说什么您就听什么,而我们这些属下的谏言您几乎都充耳不闻了!自古以来,政治上的事情一旦掺杂了女人之后,就注定是没落和灭亡的开始啊!”
      听到“妖女”这个词,伯爵的精神一下子提了起来。他哼了一声,伸出手一把将忠豺的衣领抓住,大喝道:“妖女?哼!我还在想,最近为什么时不时地能够听到一些闲言闲语,原来是你们这些人传出来的?就因为你们这些谣言,我的美人的精神也显得有些不太好了!”
      看到自己服侍了二十多年的主人,现在竟然因为一个小小的窑姐就冲自己发那么大的火,忠豺的心简直如同刀绞!
      他咬着牙,眼角甚至开始凝聚起些许羞愧与不甘的泪水,扑通一声地就跪在了卡普伯爵的面前。
      “伯爵阁下!请您听听属下的这些话吧!那个女人真的已经将您迷得神魂颠倒了!而且这一次,那个女人竟然还建议您直接发动对鹈鹕镇、洪鹭镇和翠鸟镇的经济战!女人参政已经是大忌!而她建议您做的这件事情更是在败坏您的声望啊!伯爵大人!”
      这个老仆突然下跪的姿态着实让卡普伯爵惊了一下,他不由自主地松开手,脚步后退,跌坐在自己的椅子上。
      或许是被对方给震慑到的关系吧,卡普伯爵想了想,说道:“你……想说什么?为什么你说这件事情做的不好?我倒是觉得这对于我维护我们的巨牙猪肉的销售有着非常好的保护措施啊。”
      忠豺挪着膝盖向前移动了两下,咬牙切齿地说道:“没错!这种事情如果顺利的话的确可以在短时间内征服这三个小镇,甚至可以对泄湖城展开包围之势,甚至在不远的将来可以直接吞并了泄湖城也不一定!”
      “但是伯爵阁下您有没有想过,一旦您真的这么做了,并且做成功了,您在我们国内的政治上会处于一个怎样的地位?”
      “没有错!您所属的派系和诺里斯子爵所属的派系的确属于互相敌对,但多年以来,在现任陛下的掌管下,你们两派目前都维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双方都维持着一种斗而不破的状态!”
      “现在我们蓝湾帝国的前线正在和猎凶座帝国进入剑拔弩张的状态,对外关系十分紧张。在这种时候,皇帝陛下最希望的莫过于国内的两派暂时放下派系斗争,一致对外,不要为陛下制造烦恼!”
      “可如果这个时候,伯爵阁下您率先打破这种微妙的平衡,直接对泄湖城出手的话,诺里斯子爵所属的派系就可以完全抓住这一点对您进行大量的鞭挞!事情一旦发展起来,到时候恐怕什么通敌卖国的罪名都有可能扣到您的脑袋上!而由于您属于率先动手的一方,您的师长、岳父、上司等人即便真的想要救您也需要花费大量的力气!所以,这真的可以算是一种捡了芝麻丢了西瓜的大大不智的行为啊!”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