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华夏小当家 > 第二十章 引子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看了一晚上的孤本,周松也没有看懂几个字,看不懂就算了,不能耽误睡觉,睡得特别好,真是验证了那句,吃得好睡得好的古话。早上,周松去书店买了一本繁体简体转换的字典。就急匆匆的下厨将护心三仁粥做了出来。
  没有忍住,周松又做了两碗的量,一个当做早餐,一个准备去写字楼送给保安。赶到写字楼的时候,还是晌午,保安大叔依旧在自己的亭子里,无所事事的到处张望,看到周松又过来了,冲着周松笑了笑,示意周松可以来这边等。
  将车停在亭子旁,周松从后备箱里拿出了准备好的粥。
  不好意思的一笑:“师傅,今个还是麻烦你了。”
  “小伙子是等对象吧,要不这么积极。”保安大叔也不在意,将周松迎进了自己的亭子里。
  只是,刚刚关上门。保安大叔的眼神就变了,一股诱人的香甜味道瞬间充斥了这个亭子,这么诱人的味道他从来没有体会过,四处张望了一下,最后确认了周松手中提着的小盒子。
  “给对象带的?可真够香的啊。”大叔看着周松满意的点点头:“现在这年头,你这样有心的年轻人很少了,还有这么好的厨艺,了不得啊。”
  看着大叔掩藏的渴望,周松将盒子放到了大叔的桌子上:“大叔,给您带的。”
  听到这句话,那大叔一愣,随即摆摆手:“那哪行,我这没啥事的怎么能吃你的东西?这可不对,这可不对。”
  周松看着大叔没有说话,只是伸手将餐盒打开,就算你是铁血真汉子也得马上因为这碗粥俯首称臣。,果然,大叔的鼻子开始剧烈的蠕动起来,可以看到,喉结一上一下,已经开始生津了。
  “大叔,您可千万别客气,实话跟你说吧,小弟家是开药膳的,这碗粥,对您的心脏可有大好处,您可得赏个脸尝一尝。”周松看着大叔依旧不敢的样子,伸手按在他的肩膀上,让他坐在了餐盒前。
  “这.......”大叔看着眼前诱人的粥品,心里纠结不已。
  “您要真不好意思,就给我十块钱,算我卖你可好,这么香总比你去外面吃来的好你说是不?”
  听到周松这么说,大叔的脸上总算是缓和了尴尬,拿起了勺子,没有再犹豫。
  周松微笑着看着眼前的一幕,这一幕,他早就料到了,每一个第一次吃自己手艺的人都会露出这种满足的表情。
  也就几分钟,餐盒就见底了,今年四十多了,在这小青年面前舔餐盒可不行,抱着这样的想法,大叔恋恋不舍的放下勺子。
  “这辈子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粥。”大叔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彩。
  “大叔,这还没完,你缓一下,感觉感觉身子可有舒服一些?”周松示意大叔不要兴奋。
  听完周松的话,大叔正准备反问,却突然感觉到胸口一阵温暖,不仅仅是胸口,在这天寒地冻的,自己的四肢都开始有了热烘烘的暖意,整个身子都十分的舒坦,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自己感觉沉重了几年的心,突然有了轻松的感觉。
  这种感觉心脏病人最是能够体会,是一种真正的轻松,仿佛整个身体都更加的流畅了。
  “小兄弟!这是咋回事,喝了一碗粥,怎么身子还能这么舒服?”大叔不可思议的问道,眼中充满了神奇的光彩。
  “大叔,昨个听您说,您的心脏不大好,讲真的,心脏病这种疾病是真的不好治,要是在西医里,就得手术,但是西医把人当零件,坏了哪里就换哪里,可是咱们中医不一样,身体的每一个器官都是整体的一部分,心脏不好,并不单单影响的是心脏,咱不是一下子拆拆卸卸,而是温润养身,让一切,都周转起来。”周松尽可能简单的解释给大叔听,这些话,都是他昨天在那本孤本上看到的,能懂的不多,但是对于中医的诠释,他还是多多少少看懂了一些。
  “难不成老弟是中医,怎么看都不像啊。”大叔疑惑的看着周松,这小子怎么看都是个非主流,怎么还有这能耐。
  周松当然看懂了大叔不相信自己的眼神,没办法,年轻人,长得又好看,难免让人嫉妒产生不信任,我不怪你:“小弟当然不是中医,咱也就是个厨子,只是,懂点医学的厨子,咱做的,都是药膳。”
  “药膳?”大叔好奇的说。
  “对,就是,寓医于食,用食物,来达到医学中一些治疗的作用。”周松解释着,看了看亭子里的钟表,这个时候,已经是十二点半了。
  “还能治病?!”大叔仿佛突然发现了新大陆。
  “能不能治好也不敢打包票,但是总是对身子好的,这是个过程,不是一蹴而就的,您说,你这么些年了,这病,说好就能好?咱也不能说些不现实的是不?”看着写字楼开始陆陆续续出来的人群,周松顺口回答了大叔。
  陈静是这栋写字楼里的员工,也算是有点身份的人,经理秘书,每个月的工资也是上万,虽然在帝都也不算高,但是已经比很多人要好了,至少有着体面的工作和宽敞的工作环境。
  早上,不知道为什么,经理开完会对着她就是一阵训斥。
  平时,陈静的工作一直做的小心翼翼,自己也有些姿色,其实,完全可以靠别的路子走的更快一些,但是自己并不是那样的女人。
  硬气也是有代价的,自己在这个经理的手下,就不是很讨喜,这两天,公司又来了另一个助理,说是助理,其实大家都看得出来,那就是经理包的小三,来抢自己的位置的。
  没有任何缘由的,就被一通臭骂,陈静到现在都还不愿想起那个女人贱笑的嘴脸。
  呼!越想越气!陈静轻拍着胸口,走下了台阶,来到了广场上。
  中午吃些什么呢?
  老娘今天心情不好,血拼不起难道我还吃不起?!
  正想着,一道诱人的的味道就传入了自己的鼻尖。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www.zhulang.com阅读最新内容。当前用户ID:,当前用户名: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