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红警之末世重启 > 116.第五十八章 教会的审判

116.第五十八章 教会的审判


  “你们说,你们是到这里来进行交易的游商?”比尔德打量着眼前装备豪华地有些过分的士兵,眼神中充满了狐疑。
  “我们就是过来的游商,难道你连这点都看不出来吗?”从车上走下来的间谍韦伯少校一遍故意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一边打量着眼前应该是笛芒特镇的护卫的幸存者。
  尽管笛芒特镇号称是周围最大的幸存点,但这个护卫的衣着很难证明这一点,他穿着天蓝色的上衣,不过这个“天蓝色”之前要加上“应该”,各种深褐色,让人会产生某些不太舒适的联想的污渍早就涂满了整件上衣,让人很难分辨出真的颜色。
  下半身的衣着更是不堪,原本应该是比较耐磨的帆布裤,现在早就已经破烂不堪,有磨损出来的破洞、有被撕扯出来的大洞,还有几道像是大型动物留下的爪痕。不过从爪痕下的完整皮肤来看,这个爪痕的受害者应该不是韦伯少校眼前的男人。
  唯一能够证明这个衣着破烂的男人是来自一个大型幸存点的东西,大概就是他的武器——一把由铁管和木头加上拼在一起的步枪,上面没有什么锈痕,而且作为枪管的铁管也非常厚实。
  “你们最好给我说实话,要不然我……我们都会很麻烦,伙计。”认为对方没有说真话的比尔德威慑性地举起了自己的武器,准备用对待以前的那些游商的方式,用强烈的措辞吓一吓对方。不过这也只是一个习惯反应,大兵们手中的武器让比尔德打消了自己的想法,也让他的语气变为了恳求。
  “我说了,我们只是一群游商,过来也只是做一场试点交易而已。”注意到对方表情细微变化的韦伯少校继续说道:
  “我们现在唯一可以向你透露的是,这应该是你们的头领最需要的货物,所以你应该让我们尽快进去。”
  故意说一些引起对方误会的话,让对方产生一些奇妙的联想,从而让自己获取一些小小的便利,这是韦伯少校最喜欢用的手段。
  “你说什么?!”果然,韦伯少校的话让比尔德露出一副震惊的表情,他先是看了眼大兵们手上的武器和统一的着装,然后在心理权衡了一会耽误自己老大事情的后果,开口道:
  “我会把你们带到大门,如果你们真的是老大的客人,内利上校一定会认识你们。”
  “内利上校,天了,怎么是那个家伙。”韦伯少校故意装出一副见到了最不想见到的人的样子,然后观察比尔德的反应。
  “这种话你以后还是少说为好。”比尔德提醒道:“内利上校现在可是老大最欣赏的人,如果你还想在这里继续做交易。”
  很好,我知道了这个内利上校是这个幸存点首领不久前提拔的人,而且目前的权势非常大,甚至连我这个被城镇首领“看重”的商人都敢干掉,韦伯少校在内心笑道,脸上则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说道:
  “我真是没想到,不过出去一段时间去筹措商品,现在回来居然会变成这种样子。”
  “谁又知道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不过都死拼命地活着罢了。”比尔德自嘲似地感叹了一句,随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看着韦伯少校说道:“说起来,为什么我之前没有见过你们?”
  看起来他反应过来了,韦伯少校暗道,不过他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本来这些货八个月前就能带过来了,但是教会那边,你是知道的。”
  考虑到教会正在加紧对于这些小城镇的渗透和争取,所以把教会拿出来挡箭牌绝对没有错,而且说不定还能从这个反应有些慢的大嘴巴口中知道一点什么。
  “教会的异端灭绝令吗?那可真是一场灾难。”想起最近从教会的那些幸存点传来的小道消息,比尔德有些同情地点点头,“你们也是不容易啊。”
  根据那些从教会掌管的小镇里逃出的幸存者的说法,每一年的圣临日,教会就会派出自己的审判庭的成员,前往自己治下的小镇。这些审判庭的成员会在小镇外看一会小镇,然后决定这个小镇是否应该被施加异端灭绝令。
  至于异端灭绝令,那简直是一场最可怕的灾难。由教会的外围人员包围小镇,然后全副武装的狂热修士们进入小镇,将里面的大人全部杀死,只留下一群什么都不懂的小孩被他们带走。
  教会的异端灭绝令,我这是在中世纪吗?韦伯少校暗暗吐槽道,同时说话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庆幸,“是啊,如果不是跑的快,我们现在也别想过来和你们做交易。”
  “你们也是运气好,而且还有汽车。”比尔德感叹道:
  “按照教会的解释,审判庭是发现了小镇中隐藏着恶魔,而且这恶魔已经将大部分的人腐化,只有那些还未成年的孩子,他们身上还未消退的主之赐福保护他们免受恶魔的腐化,还能够成为主的侍奉者。”
  越听越像是中世纪,韦伯少校皱了皱眉头,“有听说过那些小孩会被怎么样吗?”
  “你们在教会那里听说过吗?”比尔德露出一副奇怪的表情,明明在教会治下的小镇,为什么连这些东西都不知道。
  “你也知道教会那边会封锁这些东西。”韦伯少校耸了耸肩。
  “果然教会就是虚伪。”比尔德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随后又小声说道:“
  我这也只是听说而已,那些小孩会被抚养到十八岁,然后进行一种更加严酷的恩赐仪式。至于结果,有人说这种仪式只会造出一群怪物,又有人说这种仪式会造出一群完全忠于教会的狂热修士。”
  “没有人知道真正的结果是什么吗?”韦伯少校问道,这样摸棱两可的答案实在不适合作为汇报给指挥官的内容。
  “连你们在教会那边呆过的人都不知道,我们又怎么可能知道。”
  随后两人又聊了一些笛芒特镇最近发生的事情,然后汽车重新发动,朝着笛芒特镇前进。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