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富贵锦绣 > 第二一三章临终托付

第二一三章临终托付

    木婉犹豫了一下,还是抬脚跟了进去。
  
      这还是她第一次来到秦老夫人的住处的。一进门,便可以看到两盆足有三尺高的翠柏盆栽。
  
      绕过梅、蘭、竹、菊四君子屏风,便来到了内室。
  
      内室布置的简单却不失奢华。
  
      一张围着六个黄花梨圆凳子的黄花梨圆桌在上,只摆放一套雨过天晴官窑茶具。
  
      简单却不失贵气。
  
      四周的墙壁上,悬挂着春夏秋冬四季图。
  
      木婉对字画没有研究,看不出好坏,可猜想着应该不是凡品的。
  
      王郎中见众人进来后,便垂着头,默默地退到了屏风后面。
  
      秦老夫人没有绾发,一头花白的头发,随意地披在脑后。
  
      脸色蜡黄,眼睛里已没有了往日的神采。
  
      眼眶深陷,人更是消瘦了不止一圈儿。
  
      才几日不见,人竟然一下子苍老了这么多,真是令人心酸!
  
      她的眼珠子动了动,便像是耗尽了她全身的力气一般,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喜嬷嬷上前给她轻轻地掖了掖被角,低声宽慰道:“三老太太不在城内,这一来一回的,可是要费上一些功夫的。”
  
      您且放宽心,别着急。
  
      秦老夫人扯了扯僵硬的唇角,露出一抹讥讽的笑容。
  
      这跟距离远近没有关系,关键是看有没有心。
  
      她离得远,可她的两个儿媳妇儿可不远。
  
      她们不是同样也没有来吗?
  
      而且,平时也不见她们过来地有多勤快。
  
      还不如木婉呢!
  
      她会经常差人送些东西过来,隔三差五的,还过来坐坐,陪她这个老婆子说说话儿。
  
      喜嬷嬷和秦老夫人相处多年,早就有了只要对方一个眼神,便知道她在想什么的默契。
  
      “林姑娘。”她轻声唤道。
  
      木婉的目光在秦老夫人的脸上顿了一下,见她没有反对,便走了过去。
  
      抓住秦老夫人的手的一刹那,她的鼻子一酸,眼泪差点落了下来。
  
      她紧紧地抿着嘴唇,才没有让眼泪落下来。
  
      以前,她听老人说过,不能在别人的病床前落眼泪,那样会很不吉利的。
  
      像是在诅咒人家一般,令别人不喜。
  
      反倒是秦老夫人更看得开一些,她笑着说道:“看到你过来,我就安心了。”
  
      这话让木婉的心里一突,吓得眼睛里的泪意一下子消失地干干净净。
  
      她打起精神,强压下起伏的心绪,微笑着说道:“老夫人这是在怪我这几天没有过来陪你说话喽?”
  
      秦老夫人也不容她打马虎眼,认真地说道:“木婉,我的时日不多了”
  
      木婉有意想要安慰几句,可张了张嘴,看着秦老夫人气若游丝的样子,又不忍心将其打断。
  
      秦老夫人看着木婉,可目光又像是落在了别处。
  
      她幽幽地叹息道:“这一辈子,我穷过,也富过。努力过,也失败过。”
  
      她抿嘴一笑,“所以说,我不不亏的。”
  
      她闭着眼睛,休息了片刻之后,紧紧地拉着木婉的手说道:“木婉,最让我放心不下的,便是衍哥了。你看·····”
  
      一个将死之人,满眼期待地盯着你。
  
      这份压力·······还真不是一般人可以扛得住的。
  
      木婉抿了抿嘴唇,又抿了抿嘴唇。终于下定决心,语气认真地说道:“老夫人请放心,从今往后,我定然会将秦衍当成亲弟弟一般对待的。”
  
      至于一天的,还是那句话,看缘分喽!
  
      小雅悄悄地咽了咽口水,也不知道是失望,还是安心,总之,整颗心都提了起来,紧张的不行。
  
      真是铁石心肠!
  
      喜嬷嬷对木婉很是不满,就没有见过这样心狠的人。
  
      反倒是老夫人,对木婉的决定十分欣慰。
  
      她笑着说道:“有你这句话,我便安心了。”说着,她轻轻地拍了拍木婉的手。
  
      竟然对自己这么有信心?
  
      她真不知道秦老夫人对她的这份信心是从何而来。
  
      不过,话既然说出口了,便没有收回来的道理。
  
      出尔反尔,言而无信,从来都不是她林木婉的作风。
  
      可她有种感觉,秦老夫人对她的这份信心似乎不是冲着她自己的。
  
      难道是冲着林清樾?
  
      “衍哥儿·······”秦老夫人轻声唤道。
  
      木婉想要起身离开,可手却被秦老夫人握住没有松开的意思。
  
      木婉也不好硬抽出来,只能维持着刚才的姿势,继续蹲在床前。
  
      怎么有种要惊他们两人凑成一对儿的错觉呢?
  
      咳咳,事实证明,她······真的是想多了。
  
      “祖母!”秦衍声音沙哑地唤道。
  
      秦老夫人满眼慈爱地看着他,温声说道:“衍哥儿,你以后便将木婉当成你的亲姐姐来看。”
  
      呃?
  
      秦衍愣怔了一下后,便点头答应道:“是,孙儿谨遵祖母之命。”他的语气认真而严肃。
  
      秦老夫人满意地点了点头,一滴泪珠毫无征兆地滚落下来。
  
      流到嘴边时,那又苦又涩的滋味儿,让她整颗心都抖了起来。
  
      “祖母······”秦衍一见老夫人流眼泪,心顿时慌了。
  
      眼圈儿也紧跟着红了,他也很想大哭一场。可他不能!
  
      没有了祖母,她便是秦家的顶梁柱了,他必须撑起这个家。
  
      祖母这辈子已经吃了很多苦了,他不能让祖母走得不安心。
  
      所以,即便是心里很苦,他也必须忍着。
  
      秦衍可是秦老夫人一手带大的,岂会看不出他的那点小心思?
  
      心里一阵欣慰的同时,又是一阵心酸。
  
      秦家········唉!
  
      秦老夫人将目光落在了木婉的身上。
  
      干嘛?
  
      我不过一个弱女子而已,可不是什么参天大树的。
  
      要抱大腿,你也去找那些粗一些的去抱啊!
  
      “木婉。”秦老夫人轻声唤道,“我知道,我的要求有些唐突。”
  
      既然觉得唐突,那就别说了。
  
      老天爷像是站在她这一边似的,不待秦老夫人继续说下去。
  
      便听到外面有人“嗷”的一嗓子,“老嫂子啊~”
  
      这一声来得实在是太突然了,木婉一个趔趄,坐到了地上。
  
      还好大家的精力都秦老夫人的身上,木婉这边都是没有人注意到,否则,真是糗大了。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