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巅峰御魂师 > 第340章:商量

  第340章:商量
  灵皇的眉头并没有舒展开,冷淡地说道:“爱妃之意,是没有顾独,朕才敢动?”
  闵瑶灵娇声嗔道:“皇上,臣妾说得只是时局,皇上何必拿捏臣妾的口误呐?皇上若是这样,那臣妾以后不敢说话了。”
  说完便坐起了身,嘟着嘴将脸扭到一边。
  灵皇笑着哄道:“好了,生什么气呀?朕不过是随口一说罢了,爱妃说得在理,这确是喜事。”
  “哼。”闵瑶灵不依不饶地掉着脸。
  灵皇搂住她哄道:“好了,朕不是冲你,都怪那个行尾,既然跟着朕来了,为何不向朕效忠?”
  闵瑶灵转回脸看着他说道:“皇上,行尾是来向我报恩的,他是否向皇上效忠并不重要,只要他能听从臣妾驱使就好了,恕臣妾僭越,他们东岛国人一根筋,皇上莫要为难他,免得引起祸患。”
  灵皇又沉了脸,不悦地说道:“朕是大御魂师,还怕他生祸吗?”
  闵瑶灵嘟嘴说道:“皇上,为何今日处处与臣妾为难?皇上是厌烦臣妾了吗?”
  灵皇心里有些别扭,淡漠着说道:“好了,不要再争论了,时辰不早了,该起行了。”
  闵瑶灵暗暗咬牙,灵皇心胸促狭,刚愎自用,若不是为了他的血脉,真想一掌打死他!
  但是为了自己,该说的话还是要说。
  闵瑶灵问道:“皇上,还要往西北走吗?顾独既然要回灵皇大陆,说不定很快就要带着楚淑媛去龙国,皇上是否应该返回灵皇大陆?”
  灵皇冷着脸说道:“军国大事,你莫要多言!”
  灵皇不愿意承认,甚至都不敢相信,他被顾独打怕了,闵瑶灵一提要回灵皇大陆,他心里居然有些发慌!
  闵瑶灵眼中闪过一抹极寒,她委身于灵皇,为得是贵为皇妃,有一个国家做后盾,从而震慑御风阁,不敢再来找她。
  可灵皇表面上强横,实则已经是丧家之犬,却还要摆着皇帝的架子,不承认事实,也不听人劝。
  这样的人,连小事都很难做好,更不用说什么复国大业了。
  可奇怪的是,她跟了灵皇有段时日了,为何一直怀不上身孕?灵皇有子嗣,难道是她不能生养?
  起行的时候,闵瑶灵借口灵皇和太子有了龃龉,让太子伴驾,而她自己坐到了皇后的车辇上。
  队伍出发后,闵瑶灵挪到了皇后身边,皇后眼神惊慌地斥道:“你做什么?”
  闵瑶灵低声说道:“皇后莫惊,臣妾想跟皇后商量些事情,坐得近些方便说话,失礼勿罪。”
  皇后稳了稳神,冷着脸问道:“何事?”
  闵瑶灵说道:“臣妾就是想请问皇后,皇上要废了你改立我,皇后心里舒服吗?”
  皇后的微微有些颤抖,强忍着内心的愤怒,尽量平和地答道:“皇上身担复国大业,为长久计,改立你为后是权宜之计。”
  闵瑶灵笑,看着她问道:“权宜之计?那就是说,待到皇上复国之后,还会废了我,重新立你为后?”
  皇后一愣,连忙答道:“本宫没这样说,你莫要信口雌黄。”
  闵瑶灵笑意更浓,说道:“皇后误会了,臣妾不是那个意思,臣妾想请问皇后,泽帝有几名妃子?”
  皇后一愣,想了想答道:“本宫不知。”
  闵瑶灵说道:“据臣妾所知,泽帝除了皇后礼夏之外,只有两名妃子,还是因为朝臣诽议,他为了礼夏的安全才选的,但自选妃入宫,至今无所出,唯有礼夏生得两个儿子,且现下皆已长大成人。”
  皇后有些不解地看着她,不明白她说这些话是何用意,只是警惕地说道:“闵妃倒是对敌国之事了如指掌,难怪皇上对你爱重,说你才貌双全。”
  闵瑶灵笑得有些不屑,说道:“皇后不必防着臣妾,恕臣妾无礼,我要想让你死,根本不用施什么计策,我现在一掌打死你,皇上也不会处置我。”
  皇后眼神一惊,下意识地往后仰了下身,闵瑶灵向后挪动了一下,跟她离开些距离,说道:“皇后莫惊,臣妾可舍不得让你死。”
  皇后皱紧了眉头看着她,闵瑶灵说道:“皇后已过五七之年,芳华将逝,如今国也没了,皇上又要废后,身为女人,我可怜你。”
  皇后心中一阵酸楚,别开头,强忍着泪水。
  闵瑶灵说道:“泽帝也好,顾独也罢,他们都是多情却重情之人,你我何其不幸,没有遇到这样的男人,而是随了皇上。”
  皇后说道:“闵妃慎言。”
  闵瑶灵微笑,又说道:“皇后,你可曾想过,若是我产下皇子,太子的地位还能保全吗?”
  这句话戳中了皇后心底最深处的忧患,灵皇怎样对她都好,生为女人,这是她的命,可她的儿子不能有事!
  皇后转回头,两眼含泪地看着闵瑶灵,哀求道:“我求你,放过我儿子,哪怕将他贬为庶民,只做个山野村夫,让他平平安安地过活便好。”
  闵瑶灵淡了笑意,握住了她的手,问道:“你可知道,太子向皇上进言废后之事,险些被皇上杀掉。”
  皇后愣住,闵瑶灵说道:“我就知道他没敢跟你说。”
  皇后声音发颤地问道:“为什么?皇上为何要杀怡儿?”
  闵瑶灵答道:“太子当着皇上的面,想掐死我。”
  皇后再一次愣住,片刻后说道:“不可能!凭他的灵力和武技,又是在皇上面前,他都不可能近你的身,如何能掐死你?”
  闵瑶灵答道:“你只说他想掐死我,并没有说他掐到了我。而且,他不仅是想掐死我,还当面斥责皇上无道,所以皇上才对他起了杀心,若非我出手阻止,太子早在数天前便死了。”。
  皇后泪如泉涌,就要给闵瑶灵跪下,闵瑶灵按住她,说道:“你莫跪我,我可受不起你这一拜。”
  皇后说道:“闵妃说哪里话,皇上原本就有意改立你,如今怡儿这么一闹,此事已成定局,不日你便是皇后,有何受不起我叩拜之说?”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