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崇祯十五年 > 第三章 造船之策

第三章 造船之策


  崇祯本性多疑,尤其是近几年,国事兵事的颓败,臣子的欺骗和背叛,让他性情越发抑郁,也越发多疑了,即使是自己的儿子,他也不能轻易相信。
  朱慈烺跪在地上不动,王承恩和田守信也是不动。
  “起来吧……”半响过后,崇祯才缓缓开口,没有责罚,也没有继续追问,衣袖一摆,走了。
  朱慈烺没有惊异,他清楚的知道,父皇怀疑他背后有人指使,在没有调查清楚之前,父皇不会对他多说什么--崇祯虽是亡国之君,但帝王之术却不亚于任何一个雄主。
  这二十天来,朱慈烺一直都在等。
  他不见少詹事王铎和左庶子吴伟业,也是为了给两人避嫌,东宫之中,除了这两位讲师之外,剩下的全是太监、宫女和侍卫,识字的都没有几个,更遑论有什么高明的见解,所以事情很容易就能调查清楚。
  原以为十天就够了,想不到竟用了二十天,唉,父皇身边的东厂探子越来越不中用了。
  其间有两个消息传来。
  松山溃逃的大同总兵王朴以“首逃”之罪被逮捕。
  孙传庭被重新启用,崇祯任他为兵部右侍郎,凑了六万两白银,令其往SXHN练兵。
  历史上,孙传庭是崇祯十五年二月末被起用的,如今提前了半个月,只可惜粮饷还是六万。
  看来大明朝真是穷到家了。
  不知道经此一变,孙传庭是否能改变Z县兵败,战死潼关的命运?
  对这位明末名将,朱慈烺一直心怀景仰,颇想见上一面,凉亭小筑,青梅煮酒,论一论这天下的大势,只可惜他正处在崇祯的审查期,一举一动都有人汇报给崇祯,加上孙传庭又是他竭力举荐,此时和孙传庭见面,难免会有瓜田李下,勾结朝臣的嫌疑,自己被崇祯责罚事小,万一影响了孙传庭的练兵大计,那就得不偿失了。
  因此,只能忍了。
  ……小爷,到了。
  步辇停下,不等田守信搀扶,朱慈烺迈步进入乾清宫。
  乾清宫修建于永乐十二年,殿基与交泰、坤宁二殿连成一片,统称内廷三殿。从嘉靖朝开始,乾清宫就是大明皇帝处理日常政务,批阅各种奏章的地方,殿分明间和暖阁,外面的明间召见众臣,里面的暖阁是单独召见,非宠臣不能享受。
  明间有金台,台上一把金漆大椅,正后方的匾额上写着“敬天法祖”四个大字。
  匾额两边的楹联是崇祯御笔,一边是“人心惟危,道心唯微。”另一边“惟精惟一,允执厥中。”
  朱慈烺颇为感慨,这十六个字应该是父皇的座右铭,可惜啊,父皇并没有体会透这十六个字的深意。
  崇祯正在暖阁里看奏折。
  “宣太子觐见!”
  虽然父子,但皇家的规矩却是少不了,朱慈烺不能直接闯进去,必须等太监的通报。
  朱慈烺迈步进入暖阁,上前给崇祯见礼:“儿臣叩见父皇。”
  “起来吧。”
  崇祯声音疲惫,眼神黯淡,感觉一夕之间,他又苍老了几岁,松锦之败宛如一记重锤,狠狠砸他身上,让他又痛又悔,而长达三个小时的早朝,除了争吵,攻讦,推诿责任,庙堂之上的衮衮诸公没有能给他任何有用的辽东对策,以至于崇祯咬牙切齿,恨不得将满朝的文武都杀个干干净净!
  但朝臣是杀不得的,即使明知道他们在推诿卸责,也只能忍着。
  大明朝垂拱而治,没有朝臣们的支持,他任何事情都做不了,连圣旨都有可能被封驳。
  幸好,他还有一个儿子。
  等朱慈烺起身,崇祯疲惫的说:“看样子你是大好了,朕心甚慰,朕听说,你最近一直在练习弓马?”
  “是,儿臣敬慕父皇,愿效法父皇,文武并重。”
  明史有载,崇祯十七年BJ城破之时,崇祯手持短把燧发枪,骑马冲突,带着三百太监,想要杀出一条血路,虽然没有成功,但却也说明崇祯并不是一个文弱之人。
  崇祯脸上难得的露出了一丝笑意,他自觉是神文圣武,群臣也经常拍他的马屁,但儿子的马屁更让他受用。
  不过想到颓废的国事,他表情又黯淡了,
  暖阁里忽然安静下来。
  崇祯静静地想着心事,朱慈烺也不敢说话。
  半晌之后,崇祯抬起头:“孙传庭已经到HN了。”
  “父皇圣明,孙传庭必不负重托!”
  朱慈烺朗声回答,他对孙传庭还是很有信心的。
  “嗯,孙传庭有干才,朕一直都很欣赏他,常想授予重任,只可惜他太桀骜了,连朕都驾驭不了,希望三年牢狱改了他的性子。”崇祯声音淡然。
  朱慈烺默然。
  孙传庭三年前只所以下狱,乃是因为得罪了崇祯面前的红人--前兵部尚书杨嗣昌及监军太监高起潜,杨高两人在崇祯进献谗言,使俘虏高迎祥,击破SX流寇,杀得李自成仅剩18骑兵的孙传庭不能进宫面圣,又夺了孙传庭的兵权,意图用孙传庭的SX兵驻守辽东。
  孙传庭以为期期不可,秦兵留在辽东,SX空虚,流贼会死灰复燃。秦兵家眷都在SX,SX出事,秦兵根本无心守辽土,必定逃跑哗变,一旦当逃兵回到SX,很可能就会加入流贼,杨嗣昌此举根本就是在助贼。
  但杨嗣昌坚持己见,孙传庭忧郁重重,不久耳朵就聋了。
  而后,朝廷调孙传庭总督保定、SD、HN军务,照理说,这样的封疆大吏,崇祯是非见不可,但又是杨嗣昌从中作梗,使孙传庭见不到崇祯,孙传庭一怒之下,引病告休,杨嗣昌立刻奏禀崇祯,说孙传庭称病乃是推托之举,崇祯大怒之下将孙传庭削为平民,投入狱中。
  孙传庭狱中三年,天下大变,流贼成了气候,等他被重新起用的时候,李自成已经从十八骑变成了十几万的大军。
  而心急的崇祯又犯了松锦之战的老毛病,不等孙传庭练兵完毕,就不断催促他进军,最终导致了Z县兵败,潼关失守。
  历史上,直到孙传庭战死潼关了,崇祯都还不相信,认为孙传庭是“诈死潜逃”,以至于连“赠荫”都没有给。
  
  个中曲直,朱慈烺前世在史书中看的很多,知道孙传庭的失败,跟崇祯帝的急脾气有莫大的关系,但子不言父过,尤其父亲还是皇帝,一喜一怒都可能决定天下命运的关口,他就更是要谨言慎行了--就像改变历史、改变天下一样,要想改变崇祯的急躁脾气,也必须循序渐进,润物无声。
  不过孙传庭他是必保的,必要时候,他不惜触动父皇。孙传庭在,秦兵在,SXHN犹可为,孙传庭一去,就只能放弃江北的半壁江山,迁都南京了。
  “你的辽东对策非常好,尤其是造大船,循唐高宗之例沿海路骚扰建奴后方之计,朕已经令工部和兵部具体操办造船事宜,一年之内,要给朕造出一千艘船来。”崇祯提了提精神。
  朱慈烺心里苦笑,因为父皇想的太简单了,现今的情势下,工部兵部是不可能造出一艘船的。
  历史上,造船渡海直捣建奴后方的策略是兵科都给事中鲁应遴提出来的,当时建奴已经寇边,并从墙子岭越过长城,进入了HB,鲁应遴的策略虽然好,但远水解不了近火,加上国库空虚,朝廷应对建奴的劫掠已经是左支右绌了,根本拿不出造船的银子,工部和兵部相互扯皮,直到建奴退兵,也没有造出一艘船。
  并不是工部和兵部存心糊弄崇祯,而是因为实在是没有钱,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因此从一开始,朱慈烺就没有打算让工部造船。
  原因两个,第一,国库没有钱,第二,时间来不及,因为十二月建奴就要寇边了。
  
  “父皇,造船旷日持久,而建奴随时都可能寇边,恐怕缓不济急。”朱慈烺缓缓而言。
  崇祯皱眉,用探询的目光看着儿子。
  “儿臣听说,FJ水师刚打了一场胜仗,共歼灭海寇千余人,得船十余艘……”
  “你是说,用郑芝龙?”崇祯明白了。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