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超级大酋长 > 第三六八章 又臭又硬

第三六八章 又臭又硬

    赛米诺——西班牙联军的溃逃,让远征军阵地上沸腾了起来。
  
      虽说都是经过大小战斗十几场的老兵了,可如此摧枯拉朽的把敌人就这么打的溃逃,这种胜利还是非常值得庆祝的。
  
      狂牛笑的连小舌头都能看到了,可见他是多么的高兴。
  
      虽说之前也打过十好几场胜仗,可那都不是他亲自指挥的。而刚刚结束的这场战斗,可是在他的指挥下取得的大胜,他这个指挥官当然高兴了。
  
      当然,最让他着迷的不是大胜之后的那种肾上腺激素迸发的快感,而是那种指挥兄弟们打赢这场战斗的过程。
  
      那种施发号令,手下的兄弟莫敢不从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
  
      怪不得老大经常说大男人要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以前不明白老大说的这番话是啥意思,可是真的独自指挥了这场战斗之后,狂牛算是多少明白了一些这句话的意思。
  
      美人膝啥的没啥意思,自家家里那几个婆娘足够了,用不着再找婆娘了。
  
      可是当自己的意志通过命令的传达并且被手下的兄弟们彻底的执行时,那种号令天下的感觉真的是太美妙了。
  
      嗯,号令天下还差得远,但是能够让几百人听从自己的命令,服从自己的意志,这种感觉就已经够让人着迷的了。
  
      而如果真的能够如同老大所说的那样,让整个天下都服从自己的意志,那种感觉该有多么美妙?
  
      嗯,这种事儿估计也就只能是老大能够做的来,就算是乔拉克鲁鲁首领恐怕都做不到。
  
      那自个儿也不求真的能够号令天下,只要能够跟着老大混,能够号令更多的士兵,那就足够足够了......
  
      权力的滋味真的是很让人欲罢不能啊!
  
      这边第一次感受到没有任何制约的权力滋味后,狂牛深陷其中差点无法自拔。
  
      那边在距离这场战斗上千里地之外的高树部落,石熊却有点一个头变两个大。
  
      他也没有想到大角羊这家伙竟然像是一块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虽说和这家伙之前接触的那几次都是很不愉快的过程,但两个人之间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
  
      现在,整个克里族都已经被远征军打下来了,就连他们的酋长都愿意归顺了,可为啥这家伙还是咬着牙坚持着不归顺?
  
      要不是这家伙确实是有成长为一名帅才的潜力,石熊才不会和这个在自己手里失败了很多次的家伙浪费唾沫星子呢。
  
      可如果就这么放弃这家伙,石熊也是有点舍不得。
  
      大角羊这家伙别看之前和自己是分属不同部族的敌人,可这家伙确实是拥有不错的潜力的。最起码在石熊看来,这家伙的潜力应该是和乔拉克鲁鲁是一个级别的。
  
      只不过乔拉克鲁鲁的天赋潜力在于内政方面,而这个大角羊的天赋潜力则在于战争方面。
  
      要是能把这家伙招揽过来,那么内有乔拉克鲁鲁做帮手,外有这个大角羊帮助,自己回轻松很多的。
  
      正是抱着这样的想法,石熊才决定今天继续和这个又臭又硬的家伙磨!
  
      没错,在石熊看来,劝说大角羊这家伙其实就是一场慢慢磨的过程。
  
      而且经过这么多天的盘磨,石熊心中也渐渐的有了一种隐约的感觉,那就是这家伙肯定会被自己拿下来的。只是自己还欠缺一个机会,一个能够彻底打动大角羊的机会。一旦自己找到这个机会,那么拿下这个又臭又硬的家伙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石熊一边琢磨着,一边带着特普这家伙往大角羊居住的地方走去。
  
      从切洛基王庭回来之后,石熊就没有在刻意的去关押大角羊。大角羊这家伙也光棍的很,自己就在高树部落的边上搭起了一座棚子,木头为骨架,然后他自己出去猎杀了一些动物,把这些动物的毛皮剥下来鞣制完毕后搭在了架子上,外面再覆盖上混合着黄泥的茅草。
  
      这种小棚子又小又逼仄,别说和现在高树部落的族人居住的那种用红砖、岩石还有水泥建造的房屋相比了,就算是与以前居住的那种木屋比起来都差得远。
  
      但大角羊这家伙就是要坚持住在这里,对于部落里给他准备的那种宽敞明亮的房屋他压根就不理会。
  
      而且这家伙在建造这座小棚子的时候,还坚决的拒绝了众多高树部落的族人,包括老木头一家人的帮助,用他的话来讲,我自己住的地方我自己弄就够了,用不着别人来帮忙。
  
      大角羊这家伙的臭脾气可见一斑。
  
      因为石熊事先交代过,所以高树部落的族人对于这个不知道好歹的家伙倒是不怎么介意,否则要是按照高树部落这帮人的脾气而言,这种不知好歹的家伙早就被打出去了。
  
      石熊就是被这个又臭又硬的大角羊连续拒绝了四五次的。
  
      然后石熊晾了这家伙足足三天,今天他才决定再次劝说一下这家伙。
  
      大角羊的棚子就位于部落的边缘,在外面一点就是远征军的训练场。现在大部分远征军士兵还在克里族的地盘上没有回来,所以训练两千新兵的是跟着石熊回来的那五百远征军士兵。
  
      不过这两天训练也停止了,两千新兵蛋子跟着高树部落的族人以及那五百远征军老兵开始忙活着秋收。所以训练场这几天变得很冷清,以往熟悉的口号声也彻底消失不见。
  
      石熊来到大角羊的棚子时,发现这家伙正一手拿着一个装着高度烈酒的皮袋子,一手拿着一根已经啃得差不多的牛腿骨,满嘴满脸都是油,看起来吃喝的很嗨。
  
      看到石熊走了过来,大角羊的脸上露出了一抹难得的笑容,这让石熊心里打了一个激灵。
  
      “守护者大人,能不能让我见识一下你用来打败我的那种武器?”大角羊喝了一口酒,随手用手背抹了一把嘴角,有些醉醺醺的问石熊。
  
      石熊心里再次一动,问道:“为什么想看掷弹筒?”
  
      “哦?那种打败我的武器就叫掷弹筒吗?”大角羊打了一个响亮的酒嗝,“那我能不能近距离的看一看这种掷弹筒呢?”
  
      随后,他摇了摇头,“你怎么也得让我见识一下那种掷弹筒吧?否则我心里这根刺永远都拔不掉。我只是想搞清楚这种武器为什么能把我的两万士兵打的大败亏输,如果搞不明白,我死了双眼都不会闭上的!”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