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拜见教主大人 >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气运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气运


  ps:感谢盟主黑崎叶风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梵教有一点说的很对,本源的力量,是人无法掌控的。
  
  之前阴阳本源被动的融合时所产生的那点波动虽然让楚休跨越了一重武仙,但却也让他的肉身被重创。
  
  而这一次楚休更是大胆到主动去引动阴阳本源的力量,虽然只是有那么一丢丢的力量散发出去,却也不是现在的楚休能够抵挡的。
  
  至于梵教研究出来的那种秘法,将的身躯转变属性,用来承载本源的力量,倒还是有一些用处的,但也仅仅只是有一些而已。
  
  前提是你自身的力量必须要足够强,否则的话,哪怕你是极阳之体或者是极阴之体也是无用。
  
  长出了一口气,楚休一口吞下一大把丹药,决定先不去碰这东西了。
  
  虽然这股力量很强,甚至可以说是强到了超乎想象的程度,楚休只要能够借用其中的一丝力量,威能都堪比顶尖神通,达到青天照影甚至是超越它的程度,但可惜,这不是属于人的力量。
  
  梵教为了研究这东西而付出这么多武仙的性命,看来并不是胡扯。
  
  就在这时,吉新罗忽然敲门走进来,小心翼翼道:“大人,我这里找到一样东西,可能对您有用。”
  
  “哦?什么东西?”
  
  吉新罗拿过来几张纸道:“这上面是之前老殿主还在时,所发现的一些隐秘,曾经跟教主以及其他两位殿主商议研究过。
  
  后来老殿主便离世了,辛伽罗接任殿主之位后便没有关注过这方面的东西,不过我感觉这些东西大人您会感兴趣的。”
  
  吉新罗这个叛徒当的还是挺称职的。
  
  他知道,眼下梵教那边还有一个吉新罗,这也就代表他现在是回不去了,起码在梵教被灭之前,他是回不去了。
  
  所以他只能尽量找机会,在楚休面前立功,这样才能有出头之日。
  
  叛徒有时候可是表现的要比自己人都要忠心,都要尽力。
  
  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若是不把握住眼前的一切,他们可就真的没有其他路可以走了。
  
  楚休拿过来那纸张一看,上面所写的东西竟然还真是蛮新奇的,因为那上面所写的东西,竟然是关于气运的。
  
  上代毗湿奴殿殿主实力虽然不及另外两殿的殿主,但却是一位极其博学之人,所钻研的东西很多。
  
  他根据上古大劫,还有这一万年来大罗天的演变发现了气运这种存在。
  
  天地有四季轮回,人也有气运成败。
  
  毗湿奴殿的殿主认为,人在这一方天地当中并不特殊,其他万物所要经历的枯荣轮回,人也要经历,只不过时间很长而已。
  
  上古大劫便是针对人族的一次气运轮回,但那却并不是死局。
  
  在上古大劫来临之前便已经有了不少征兆了,比如天降陨石,地龙翻身等等。
  
  结果那时候,只有灵宝观等少数宗门选择站出来以人之力,抗击天地大劫,其他宗门都选择逃离。
  
  最后的结果已经不用说了,那些武者找到了大罗天的存在,集体逃到了大罗天当中,放弃了下界。
  
  如果当初那些武者没有走,而是选择摒弃门户之见,联合在一起共同对抗大劫,那么他们有很大的可能在保存一半力量的前提下,挺过大劫,然后重新迎来新一轮的气运盛世。
  
  在这其中竟然还提到了有关独孤唯我跟宁玄机的事情。
  
  大罗天这些宗门对于独孤唯我和宁玄机并不了解,他们只知道对方来自下界。
  
  但按照他们从大罗神宫内阵法当中所观察到的元气水平来看,下界的元气并不浓郁,远远不如大罗天,甚至还不如万年前已经毁掉的上凡天呢。
  
  所以独孤唯我和宁玄机的存在,本身就是不合理的。
  
  但在这里,毗湿奴殿的老殿主也给出了一个解释。
  
  他猜测,当初上凡天的武者全部离去,留在下界的要么就是普通人,要么就是一些低阶武者和宗门内不受重视的那一批武者。
  
  所以他们所得的传承其实不全的,实力要比正常情况下弱。
  
  但气运属于整个人族所有,它是不会变化的,正因为上凡天离开了大部分的强者和天才,所以下凡天的气运分割不均,导致全都聚集在一两个人身上,无限拔高他们的实力,也是有这种可能的。
  
  眼下大罗天这里,万年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众多武者都已经能够感觉出来大罗天的变化。
  
  比如秘境之类的地方元气衰败的越来越快等等,大罗天的气运可能也要由盛转衰。
  
  若是不想像昔日下凡天那样,那最好的办法便是联合起来,把分散的气运合一,共同对抗气运衰败的劫难。
  
  不过很可惜,最后这位老殿主的建议并没有被梵教教主采纳,同时也被梵天殿和湿婆殿的殿主所嘲讽。
  
  毗湿奴殿的老殿主突然离世,也跟他耗费了大量心血去研究这件事情有一些关系。
  
  不过等楚休看到毗湿奴殿那位老殿主给梵教教主的建议之后,他却感觉很正常了。
  
  换成他是梵教教主,他也不会答应毗湿奴殿这位老殿主的建议的。
  
  对方竟然想要让梵教跟天罗宝刹放弃昔日的成见联手,彻底掌控西域。
  
  然后再以西域为基,吞并南域跟东域,最后与道门联手,集合道佛之力,渡过这气运之劫。
  
  别说关于气运这类的东西暂时还只是这位老殿主的猜测,就算是真的,想要让梵教放弃恩怨跟天罗宝刹联手,都是天方夜谭一般的事情。
  
  换句话说,就算是梵教答应了,天罗宝刹那边还不一定答应呢。
  
  这件事情被楚休记在了心底。
  
  他现在虽然无法完全相信毗湿奴殿老殿主所推算出来的一切,但他所说的,却跟真正的情况**不离十了,特别是他对于下界的推断,虽然他没来过下界。
  
  气运气运,如果独孤唯我和宁玄机的崛起,本身就代表着下界气运的汇聚,那他楚休的气运又在哪里?
  
  气运这种东西看不见摸不着,都只存在于其他人的猜测当中。
  
  况且若是说独孤唯我和宁玄机能够走到这一步,只是因为那虚无缥缈的气运,楚休是肯定不相信的。
  
  或许他们能够走到巅峰,是有气运加身的原因,但却不是因为气运选择了他们,而是气运只能选择他们。
  
  因为在当时的下界,也只有独孤唯我和宁玄机能走到巅峰,也只有他们有资格去触碰到那虚无缥缈的气运。
  
  一旁的吉新罗还在小心翼翼的看着,楚休对他挥了挥手道:“你拿来的东西很有用,放心,我楚休对于安心做事的人是不会亏待的。
  
  只不过因为你现在的身份特殊,所以暂时不能出去露面。
  
  等到梵教覆灭之后,你能得到的地位,甚至要比毗湿奴殿的一个宫主更大。”
  
  吉新罗千恩万谢的离去,不过他心里却是对楚休的话有些不以为然。
  
  他承认楚休的确是很强,但现在的他投身到楚休麾下只是为了保命而已,他却是不相信,楚休能够覆灭梵教。
  
  他是梵教的宫主,怎么说也算是梵教的准高层了。
  
  正因为如此,他才知道梵教的恐怖之处。
  
  楚休能够靠着偷袭覆灭了梵教的一个殿,但他却不相信,传承了万年多的梵教会被楚休所灭。
  
  等到吉新罗走了之后,楚休也开始闭关养伤。
  
  之前那阴阳本源的冲击可是对楚休的肉身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哪怕他如今的肉身已经强大无比,但阴阳本源最后渗透出的力量,却根本就不是楚休能够挡得住的。
  
  一个多月之后,楚休这才出关,顺便把梅轻怜喊来,问问西域那边有没有什么情况。
  
  梅轻怜摇摇头道:“西域那边并没有什么动静,根据司空潭那胖子所传来的情报,西域那边,梵教损失了一个殿,可以说是损失惨重,而且也没有世尊归来的消息,所以梵教只能警惕的按兵不动,收拢败局。
  
  至于天罗宝刹那边,他们除了紧盯着梵教之外也并没有其他的举动,好像是准备见好就收一般,没打算跟梵教死磕到底。”
  
  楚休点了点头,这跟他之前的猜测差不多,梵教这种反应,应该是不会来找他麻烦的。
  
  不过就在这时,梅轻怜却是忽然道:“不过西域那边没有事情,北域那边却是有了一些事情,你应该要注意一些。”
  
  “什么事情?”
  
  “星河散人你应该知道,就是跟叶唯空关系很不错的哪个。
  
  在你闭关的时候,星河散人联手其他三名古尊,在极北天柱山观星阁建立星河武院。
  
  所有古尊的弟子或者是各大门派的弟子以及散修都可以前来修行,不论出身,不论门派。
  
  而且只要没有拜师,来往随意,想来听课便来听课,想离开便离开,自由随意。”
  
  说完,梅轻怜皱眉道:“那家伙是疯了吧,他这么做跟往外白送功法经验有什么区别?
  
  大罗天其他强者讲道都只是讲解武道,但他却是把核心功法都拿出来讲解,简直疯狂。”
  
  听到梅轻怜这么一说,楚休的脑海里却是猛然间蹦出了一个词来。
  
  气运!
  
  长出了一口,楚休的目光当中闪烁着不明之色道:“一位武仙九重天的巅峰强者可不会疯,更不会吃亏。
  
  他这恐怕是在争夺气运!”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