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拜见教主大人 > 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 始末和乌鸦嘴

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 始末和乌鸦嘴


  
  在那幽冥鬼气的最深处,无数密密麻麻的人影拥挤在一起,有些甚至都已经肢体扭曲,不ChéngRén形了。
  这些人汇聚在一起,全都被那幽冥鬼气所浸染,脸上的表情狰狞无比,发出一声声凄惨的哀嚎来。
  这些人,或者说是这些鬼,全都是这么多年来,被鬼将所吞噬的大罗天武者。
  鬼将特殊就特殊在,其他妖鬼杀完人之后,那些死去的人,他们的元神并不会被吞噬,而是会在中州这片规则扭曲之地,逐渐被同化,成为恐怖的妖鬼。
  而且被鬼将所吞噬的人,他们他们却是汇聚在这里,成为了鬼将的一部分。
  但楚休找到的并不是他们,而是在这些人的最中央,有一个浑身被黑气所包裹的壮汉。
  他穿着战武神宗模样的战甲,元神竟然还能保存完好。
  但此时看到楚休,他的面色却是无比的狰狞,疯狂的想要挣脱开周围那些黑气的束缚。
  他的口中只喊着三个字:“杀了我!杀了我!快杀了我!”
  微弱的元神之力向着楚休探来,并没有丝毫的威胁,但看到其中那所包含的一段信息,楚休却是不禁摇头。
  眼前这壮汉,他不是妖鬼,但他却是妖鬼的核心。
  在那段元神之力中,楚休看到了鬼将生成的始末。
  这壮汉乃是三千年前,战武神宗的一名殿主,在进入中州之后,被高阶妖鬼所杀。
  其实这都是宿命,每次大罗天开启,进入其中的武者能够有一半存活就不错了。
  一部分是死在同行的武者手中,还有一部分便是死在妖鬼的手中。
  正常情况下,这壮汉应该是被同化为妖鬼的,但偏偏他手中却还有一件上古异宝,可以保存他的元神。
  中州内的力量想要同化他的元神,结果却被那异宝所阻挡,但却这并不是好事。
  中州内的力量是两个世界连通,所造成的规则扭曲,那是连武仙都无法对抗和掌握的力量。
  所以那股扭曲的力量虽然一时之间没有彻底将那壮汉化作妖鬼,但却不断的在其外部汇聚力量,将他整个人都给包裹在其中。
  那股力量越来越强,最后甚至已经产生了自我的意识,形成了鬼将。
  而后鬼将杀的人越来越多,吞噬的力量也越来越强,这战武神宗的武者已经彻底没有了逃脱的希望了。
  而他虽然有着异宝守护元神,能够保持最后一丝真灵不灭,但却要永远的被无数恶灵所残绕包裹,被那幽冥鬼气所侵蚀。
  所以现在这名战武神宗的武者只能说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若是早知道如此,他甚至都不如当初就直接让妖鬼所杀,元神消散同化,也好似现在这般被折磨。
  这么多年来,楚休是第一个达到他元神最深处的人。
  以往其他人在面对鬼将时,看到它如此强大的力量,异于其他妖鬼的对战方式,下意识的便将他当做是特殊的存在。
  但他们却是忽略了,在中州这个地方,力量规则能够把一切元神之物扭曲成为妖鬼,鬼将的力量方式虽然特殊,但他本质上却还是妖鬼,所以弱点,自然也是一样的,找到其核心,一举摧毁,便能够彻底将其斩杀。
  鬼将天生的本能察觉到了楚休的威胁,一瞬间那些幽冥鬼气大盛,渗入了那密密麻麻的真灵元神当中。
  刹那间,无数面色狰狞,嘶吼咆哮着的恶鬼向着楚休袭来,而楚休则只是结出了一个印法。
  十字莲花印!
  楚休身上这几个神通,其中法天象地是雕像中传承的,不是他自己领悟出来的。
  而青天照影则是独孤唯我的,也不是他自己领悟出来的。
  只有这十字莲花印,是他引动须菩提宝树之力,这才成功领悟的,虽然须菩提宝树是关键,但那只是一个引子,真正将神通具象化的,还是楚休自己。
  所以这三门神通,其实楚休真正能够完全掌握的,却是这属于佛门的十字莲花印。
  眼下楚休虽然是元神状态,但这式神通却已经铭刻到了他的真灵内,哪怕是以元神之躯,也是能够施展的。
  下一刻,圣洁耀目的佛光大盛,净化一切,驱散一切。
  十字莲花盛开,幽冥鬼气退散,那些真灵纷纷消散。
  而在十字莲花盛开到最顶点的时候,那战武神宗武者最后的真灵也是m.w.com在那力量之下被净化,开始消散着。
  不过元神真灵消散,他的眼中却没有任何痛苦之色,有的只是解脱的神色。
  那战武神宗的武者冲着楚休一礼,谢他解脱了自己,同时在他彻底消散的一瞬间,一道微弱的元神讯息,则是传递到楚休的身前。
  查探了一下那其中的信息,楚休挑了挑眉毛:“讲究人。”
  虽然楚休只是想要干掉鬼将,不是专门来解脱他的,但那战武神宗的武者最后还是给了楚休一个谢礼。
  他本是战武神宗一个殿的殿主,自身其实已经是半步武仙境界了,进入中州之后是有望突破武仙的那种。
  但还没等他突破武仙境界,他便发现了一处前人所留下的遗宝,引得好多强者进行争夺,最后他虽然胜了,但却也被重创。
  结果还没等他找地方去休养回来,便倒霉催的碰上了一个高阶妖鬼,结果死了那里。
  他给楚休的消息,便是他的陨落之地,有他的遗体所在,也有他夺来的那些遗宝,只不过那里有一尊高阶妖鬼,只要楚休能够将其斩杀,便能够得到这些。
  看了一眼四周不断坍塌消散的幽冥鬼气,楚休周身元神光芒大盛,返回到了自己的体内。
  但在元神归位的一瞬间,楚休却是面色一阵发白,犹如死人一般的苍白。
  十字莲花印虽然是神通,但消耗却并不算太大,楚休若是以肉身之力施展,完全是能够扛得住的。
  但方才他可只是以单纯的元神之力来施展十字莲花印,那种消耗就算是以楚休如今的元神之力,也是有些吃不消的。
  而此时宇文复等人都已经呆愣在了那里。
  他们并不清楚鬼将的内部发生了什么。
  他们只看到,一道金色光芒闪过,好像是元神类的攻击,然后那鬼将便开始消散。
  不是之前那种暂时的消散,而是真正的消散。
  幽冥鬼气在飘散在半空当中,彻地的消失不见。
  而那鬼将所留下的盔甲和兵器也是随之崩溃,变成一些寻常的战甲和兵器,在场只留下一颗魂晶,一颗足有人头大小的硕大魂晶。
  宇文复等人都是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敢置信神色,简直以为自己看到了幻觉。
  那鬼将他们之前都曾经面对过,他们也知道其强大的实力,正因为如此,他们才有信心,楚休肯定会死在那鬼将的手下。
  但谁承想,这实力堪比武仙一二重天的强大鬼将,竟然死在了楚休的手中,死的莫名其妙!
  司空潭在一旁小心翼翼道:“宇文兄,咱们快点走吧,要不然等楚休缓过来,我们可就遭殃了。”
  宇文复一边吐着血,一边紧握着拳头,忽然冷声道:“走?走什么!
  废了这么大的力气,你我被重创,还冒着危险引来鬼将,我们就这么走了,岂不是笑话?
  虽然我并不知道那楚休究竟是靠着什么手段斩杀鬼将的,但你看他现在的模样,自己绝对不好过就是了。
  连续跟我们恶战一场,又拼尽力量斩杀鬼将,他楚休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司空潭,你可是还有战力在的,陈兄和许兄也是毫发无损。
  三位天地通玄境巅峰的存在,去杀一个消耗过度的楚休,还杀不掉吗?”
  司空潭已经在心中破口大骂宇文复无数次了。
  他现在感觉宇文复就是一个乌鸦嘴,每当他信誓旦旦说有把握的事情,一定会出意外。
  就好像他之前拉着自己去拖住楚休,想要把对方拖的力竭,但结果呢?你丫还好意思说什么恶战一场,那分明就是吊打,对方连点汗都没出。
  之后又是断言什么鬼将定然能够将楚休斩杀,他们在这里眼巴巴的看着,结果是斩杀了,但却是楚休把鬼将给斩杀了。
  现在宇文复竟然还拉着他要动手,司空潭是真的怕了。
  既怕楚休的强大,楚休的深不可测,又怕宇文复的乌鸦嘴再次生效。
  此时陈九龙和许将也是在犹疑着。
  他们跟楚休没仇怨,只是因为跟宇文复的交情,还有被楚休身上大量的令牌和魂晶吸引,这才动手的。
  楚休在这里肆无忌惮的打劫这么长时间,殊不知在其他人看来,他也是一个很好的打劫对象。
  但是在许将和陈九龙看到宇文复竟然被伤的这么惨,甚至就连鬼将都死在楚休手中后,他们也是有些心中没底了。
  纵然他们两个没有跟楚休直接交手过,但却也能够感受到那强大的压力。
  这时楚休稍微缓过来一些神,他一伸手,鬼将那魂晶被他收入囊中。
  同时楚休也将目光转向了宇文复等人,嘴角扯出了一个阴冷的渗人笑容来:“都没走?那正好,以后也不用走了!”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